切换到宽版
  • 2079阅读
  • 1回复

穿越时空的人文观照(文学评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发帖
2667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04-08
——评吉欣璋历史小说《畸零人》

历史小说的着眼点应该是小说,而不是历史。如同一座建筑,历史只是它的框架,而小说才是实质性的内涵。吉欣璋的历史小说《畸零人》以历史为文学创作的突破口,以极其丰富的精微细致生活细节,把清末民初的历史画卷用文学形象反映出来,唤醒并激活读者的尘封记忆,启迪其对人生的思考,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小说作为一种文学体裁,其最终的价值体现是一种终极的精神维度和意义指向。清末民初是一段风雨飘摇、风雷激荡而又变幻莫测的年代。对这段历史的书写许多作家注重描述的是叱咤风云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而忽视了那些草根一类的小人物,更不用说关注其衣食住行和喜怒哀乐;难能可贵的是,作家吉欣璋却把他们写进作品,并渗透到个性内核,让其焕发出个性的异彩。在他的作品里,皇宫贵族也好,知县衙役也好,甚至是下层那些卑微的读书人和仆人也好,他们都是作为人——充满弱点和个性扭曲的“人”而存在的。或者说,作家一开始就将他的现代意识融入到创作之中,不是简单地将历史故事化,更不是简单地对几个历史人物概念化,脸谱化;而是将历史与当下生存相结合,从而产生了感人的力量。
悲剧的历史决定了小说中一切人物的悲剧命运,而历史的悲剧又来自人性本身。乔章,一个掉书袋子的读书人,经历了晚清民初重大的历史事件和社会变革。在风风雨雨,苦辣酸甜,曲曲折折中依然具有叛逆性格;遇到丑陋邪恶之事敢于嬉笑怒骂,冷嘲热讽,抨击鞭挞,毫不留情;但另一方面,在他的身上流淌着堂· 吉诃德和孔乙己的血液,愚昧和迂腐的影子挥之不去,从而无法摆脱传统观念的束缚,变得彷徨犹豫,懦弱而胆小,演绎出一段悲情的人生。他虽然有着善良和宽容的品质,但由于二伯乔方刚和他的几个儿子贪得无厌,致使其连续遭受重创,伤痕累累;先是差点被石块击伤丢掉性命,后又因为佃出去的地被堂弟毁坏,造成立修两口子的灾难。应该说这完全是二伯一家咎由自取,罪有应得,没想到乔章却自责不已:没这五十亩地,自己也不会饿死,为什么一定要闹得家破人亡?愚昧的他到最后竟然打自己的头和脸!
对人性的卑微进行尖锐揭露和对人性的善良淳朴热情讴歌,让其回归自然的本真和生活的现实,是作家心目中价值观的形象再现,也是文学精神的最根本立足点;但是在物欲横流信仰缺失的当代,越来越多的作家选择了逃遁,作品的道德指向混乱,也造成了读者的审美迷惘;而这对于人类来说,对光明的向往一旦迷失,无异于精神家园的坍塌和崩溃。难能可贵的是,历史小说《畸零人》却脱颖而出,点亮思想的灯火,勇于直面和解剖人生,使作家鲜明的价值取向得到生动体现。如《慈禧回銮》一章里对乔章见到芸香失态的描写:
……乔章清醒了过来,对着人家的丈夫看人家的妻子,可是最大的忌讳。
乔章故意侧起头,眼睛继续在芸香的脸上旋着,道:“表姐的福相可是出来了!”
高秀才原本觉得蹊跷,怎么这样看人?听了这话才转过念头,高兴地问:“论之也学过相面?说说看,咋就看出来了!”
相面的书乔章看过三眼两眼,但只记得男人如何如何,关于女人,却一句也记不起来。他转向高秀才,心里一急,随口说道:“邪正看眼鼻,真假看嘴唇,功名看气概,富贵看精神……你瞧表姐,这体态精神,真真正正一位妇人。兄台这科必发无疑。她刚归于府上,最少该有个文魁第让她住,才能抵挡得过去。”
高秀才点点头……乔章心头一松这才遮盖了过去。于是装出高兴的样子,给高秀才倒吸,给芸香道喜。又扯了些闲话,才告辞出来。
这里,作家把乔章因痴情而失态,因失态而尴尬,因尴尬而掩饰,因掩饰而急中生智,继而再自圆其说的心理变化轨迹给绘声绘色地刻画出来,让读者过目不忘。在《畸零人》中,作家通过悲剧的层层剥离,反复表达的是,在封建统治和封建礼教的社会怪圈里,人性彻底扭曲,是那个时代国民劣根性最突出的一面。同时,从侧面展示孙中山、黄兴、张之洞等志士们为实现民族复兴而力挽狂澜,自强不息的斗争历程,对他们付出的艰苦努力和表现出来的大智大勇给予赞扬和肯定;尽管这场政治变革因为历史的局限性而最终以失败而告终,但它留下那些宝贵的借鉴,对后人力图改革和探索实现“中国梦”将大有裨益。从这个意义上说,吉欣璋的历史小说,虽说写的是历史,其超越性的价值建构就更有了鲜明的时代感和现实意义。

                                   二
巾帼不让须眉。然而在很长时间一段男性崇拜的阴影笼罩里,许多历史小说反映的大都是男性极权时代的社会面貌;作家自觉书写关注女性的作品可以说少之又少;而长篇历史小说《畸零人》用大量的篇幅对女性的心理世界进行探索,无疑是一道美丽的文学风景!
恩格斯说:“爱情是一种最崇高、最个人的痛苦。”这就像一棵植物,包括生根发芽和开花枯萎的过程。作品描述了乔章和几个女人的恩恩怨怨及感情纠葛。他喜欢女人,而且喜欢好几个女人。二妞儿爱得大胆热烈,淋漓尽致,以自己的终生不嫁来显示对乔章的忠诚,留下了凄楚而悲凉。芸香,在嫁给高举人填房之后,她来看乔章时又甘心做妾,又被乔章坚决反对,藕断而丝连,缠绵出悠悠的恩怨让人五味杂陈。惠儿的温柔贤惠,忍辱负重,伴随乔章一生相夫教子,默默付出的风险让人心旌摇动。于是,作家把这些特定时代环境下的女性融入复杂多变的人生瞬间时,读者看到的是在她们背后的时代、社会、命运等无形力量的挤压和扭曲的心灵,像一颗小草柔弱无助;扪心自问:千百年来那些对女性的指责,谁说不是不是后世人们对自身心灵道德价值审思的开脱和逃避呢?!
小说的审美理想,是通过作家独特的细腻描写人物而完成的。在这个过程中,作家并不隐瞒自己的激情、焦灼、伤感和痛心等,并用活生生的细节给予描绘出来,把人物都置于鲜明可感的生活场景之中,个性鲜活,神态各异,显示出一种逼真酷似的现实美感。如二妞的描述就是这样。
二妞儿见到乔章,偏偏脸,便要躲开。乔章忍不住跑上去,挡在二妞儿的面前。
“……好几年了,能不能给我正儿八经说句话。”
“见你没话。”
“没话你守我一夜?没话你骂宗臣?我是对不起你,你也犯不着这么耽误。”
“我为你耽误?”二妞儿满脸鄙夷,“你也配!我是没配上好的,更怕碰上没良心的。我的心碎成两半儿,还要碎成四瓣儿,八瓣儿————走开,可胡同的人,瞧见什么意思。”
(乔章又一次追上来)“你还是男人不是?”二妞儿停了下来,“才觉得有点男人味儿,又缩回去了。我早些年就喜欢了一条狗哇?说这话,更让我恶心。日后长点儿志气,争点儿气。不管成没成,让人家想起来,当年瞧上的是个人物,眼不算瞎!”
寥寥数语,把一个敢爱敢恨,泼辣而心底善良,刀子嘴豆腐心的女性刻画出来,让人如临其境,如闻其声。不仅是二妞儿,还有芸香、巧儿、惠儿、大妞、钱氏和赵氏等女人的描写都属于不能复制的“这一个”,或温柔,或痴情,或刚烈,或直爽,或忍辱负重,仿佛一个个从历史深处信步走来,甚至气息可闻,须眉毕现,从而给读者留下了清晰的印象。
以史为镜,可知兴亡。小说《畸零人》文本里所包含作家的现代自省意识,使作品的理性思辨更加深刻,上升到一个新的精神维度。它对义和团起义、八国联军侵略北京、慈禧回銮、四川保路运动等历史事件进行了侧面描写,为人物的活动和思想轨迹提供了广阔的舞台,也让读者感受到了历史的风云变幻和曲折复杂。吉欣璋的笔下饱含着一种痛心疾首的关注、悲悯、焦虑,让那种富有忧患意识的写作探索始终直面历史,紧贴现实,把忧虑的目光投放到当下,使得历史不再仅仅是故事的背景,人物不再仅仅是作品的支撑,使文本里流淌的焦灼和疼痛的气氛给予我们警示:那些封建时代腐朽颓废的思想意识仍在当代人的骨子里潜滋暗长,如果掉以轻心,将会给我们的社会带来大的危害!既如此,那么作家这种超越时空的关注以及冷静的思考,让作品的艺术感染力又进入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境界。

作为一部历史小说,《畸零人》在主旨上超出了故事本身的内涵,这就是吉欣璋恰当的选择叙述视角所达到的艺术效果,其中主要是隐喻手法的巧妙使用。这是小说里英诚说的一段话:“……中国数千年之屡乱屡平,在于中国有一批犯言直谏,为民请命,以天下为己任的读书人。儒要强调信念,强调人格,达则兼济天下,穷则安贫乐道。虽然倡言者多,力行者少,总有一定的规范之效,如果切实任用身体力行者,必能造就风气。“其实这话也流露出作家殷殷的期盼,更寄托了作品的深层含义:一个纸上谈兵空发议论,唯唯诺诺,迂腐而僵化,或者陶醉沉湎于红男绿女的帷帐之中,只会读书的“畸零人”,是难以担当复兴中华的时代重任的。作品的封面设计别出心裁,寓意深长。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蹲坐在蒲团上,挠头搔耳,脸色郁闷显得沮丧而失望;配上暗灰色的背景暗示了风雨如磐的清末民初时代,万马齐喑,萧条冷落,那大厦将倾摧枯拉朽的悲哀的失败命运是必然的,也是难以挽回的。触目伤怀不禁让人反思,新的世纪我们该如何汲取教训,未来的中国奔小康的路该如何去走?基于此,《畸零人》这部小说就写的不仅仅是历史,或者说是清末民初那段历史发生的故事,而是在小说中有深层的人性反思和文化反思,也就极大地拓宽了作品的意蕴空间。
小说的风格就是作家的语言风格。《畸零人》这部小说的语言创新就体现了作家吉欣璋采用多种形式塑造人物形象的特点。一、是再现清末民初时的原汁原味的人物语言。以孟拂尘为例,……他点点头,又摇摇头说:“庐墓终丧,其志可嘉,而哀毁守制,游猎嬉戏,复成何事体?你家世代簪缨,诗礼传承,纵无慈心善举,归美泉下,岂可实行杀戮,血污亡人。”这话文绉绉的,塑造了一个粗暴蛮横而又百般狡辩的豪绅形象,字里行间隐隐表达了对乔章行为的揶揄,对历史文明的漠视。二、使用与当代现实生活相衔接吻合的语言。乔章说:“都怪文大叔,我说不要你,他偏给,是让咽个苍蝇,不吐一回,能吐出来!——你说能吐出来?”惠儿说:“那怨人家,巧儿,二妞儿,也是人家给你哩?没见过,你这人,见一个,心里挂一个,天生哩浪荡哥儿,还怨人家!”这段夫妻对话,一个强词夺理,一个温柔贤惠,有个性,有滋味,既熟悉又亲切。三、不事雕琢的叙述语言,如素描画一样闪射出朴素、简洁的美。“一片绿油油的麦田,远处旋转移动,近处飞掠而去。路基下村子宛如鸟瞰的画图,泥垣草舍,绿叶百花,春光明媚,间或遇上的坟地,清明刚过,添了土的坟头儿格外醒目……庄稼养村子,村子填坟墓,坟地肥庄稼,吃了拉,拉了吃,生了死,死了生,春夏秋冬,总是这段无休止的轮回。”这段话极其传神生动描述了乔章在火车上那种百感交集又夹带几分惆怅空虚的心理特征,情由景生,景情交融,二者浑然天成,贴且而自然,准确而生动。笔者认为,吉欣璋是一个很注重语言的作家,从古代文学中汲取了丰富的营养,特别是受到诗词歌赋的熏陶感染,使他的语言形成了雅俗共赏的风格,洋溢着浓厚的生活气息,细细咀嚼含义悠长,芬芳飘香。
历史是已经过去的现实,现实是正在发生的历史。吉欣璋的专业是搞书法的,写历史小说谈何容易?然而,小说《畸零人》传统文化意味较浓,人生哲理性强,能将人物的不同凡响的生命体验融入广博的知识和社会背景之中。文本中描述的青楼歌妓,酒宴诗赋,科考策对,风情民俗,宫廷礼仪以及等准确展示了京豫两地的历史生活风貌;八国联军的野蛮残酷,慈禧回銮的奢侈腐化,武昌起义的波澜壮阔以及保路运动的风起云涌,还有黎民百姓遭遇亡国的苦难艰辛,都让读者心中激荡着的那种震撼和感叹、感慨,久久挥之不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由此看来,小说文本的文化性与作家身后的历史文化功底是分不开的;而不下一番功夫,是很难达到如此水准的。

(字数4580个)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破釜沉舟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4-10-17
好长啊,先回复再看
胃肠科www.bianque.net/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