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060阅读
  • 0回复

我的北京电影学院考研经历,大家共勉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自来也
 

发帖
702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3-05
冲回寝室大喊“我要辞职我要辞职”,上网看招聘信息却发现北影录取名单。我考上了,在工作最低潮的时候北影给我一个GC。和姐妹们搂在一起眼泪稀里哗啦的。

说到底,对自己总是缺少信心。想起之前在论坛上看到周楠学长说过一句话:“学习的过程就是这样的,一段时候觉得自己懂很多,一段时间又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自己身处一无所知的远方,加上很多关于潜规则的小道消息,时常对一无关系二无钞票的自己要走电影之路深表怀疑。这些日子里,论坛给我很多信息和经验,时常感到“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也是现在写个经历共勉的原因,希望对明年要考编剧的同学有帮助。! F; Q7 E$ n' o4 g% l) O6 i1 p3 c" n

“我从小就喜欢电影,爱好这门艺术……”这样的瞎话就不编了,我从小就喜欢拿电影来娱乐。本科是广电专业,一些电影知识也涵盖在专业知识体系中。决定考北影是在大二,回顾浑浑噩噩的大一,猛然发现电影是唯一的亮色。当时对阿莫多瓦迷得一塌糊涂,差点想学他摆路边摊卖碟子。俺们这种没有背景的人要走电影之路,最好就是经过专业的学习和一个提供可能性的平台,在这之中,北影无疑最具诱惑力。

年轻气盛,拍案而起决定要考导演系(源于我控制欲比较强烈)。大学导师问我:“你非编掌握的怎么样?(摇头…)你对摄影有些什么认识和体会?(摇头…)对于表演有什么心得?(摇头…)……理想是可贵的,无知是可悲的。真正认识到自己根本没有准备(也可能没有天赋),不是所有的电影爱好者都可以做特吕弗和戈达尔,于是给了自己一年时间来学习。' \( [$ @* \/ n$ [) [$ U, c
这一年里,首先是建构电影基础知识。把外国电影史、中国电影史翻阅照抄个滚瓜烂熟,保持对电影的关注(八卦也好、访谈也好),尝试自己写影评(最后我的影评考的还是不理想)。我想如果不是热爱,这种事情也不容易坚持下来。但是仅仅爱好是不够的,很多时候你做的事情往往和初衷不相干——例如政治和英语,这个让我肝肠寸断的事情稍后再说。& ]' ~! [* u5 e, F& |
6 T8 h  n5 |- ^* k
到了大三,整个人也清醒起来。但忙着实习忙着期末论文,实在是没有完全投入到电影世界里。, o8 X5 l: [0 v. G, F5 Q0 s* a
一晃就是08年7月,周围的同学都开始参加各种考研辅导班。而我,因为要为自己两次到北京筹措路费,就回家挣钱去鸟。中间经历很多插曲,也是这种时候,和家人的思想观念交锋真正一触即发。暑假和妈妈大吵一架,当时未来于我而言就像梦一样,又怎么能给家人一个未来蓝图?九月份再回到学校,同学的英语和政治都通看完一遍,正开始着手整理专业课知识点。而我这个时候我才刚刚翻开考研英语词汇的第一页。整个九月份都过的很充实,好像卯足了劲儿要把英语攻下山头。——这样的复习方式,经过事实证明,属于严重的“不可持续发展”。到了十月份,整个复习气场明显减弱,英语书我碰都没碰一下。
/ P% _1 F+ O8 Q% x9 J
从十月到十一月,整整两个月几乎每天都猫在寝室看碟子,一天4部到5部,翻来覆去就是看那几十部片子。我相信真正理解电影,关键不在于看了几千几万部,而是看懂了几部。这让我想起关于《追忆似水年华》中文系的老师讲的一个经典段子:“号称把这本书完整看完的人只有两种,一是撒谎,一是憋着读完等着向人吹嘘!”所以看片重要的是随时总结心得体会和学习技法思想,而非多少阅片量。但是明显我的方法存在很多问题,很多东西没有嚼透,这也直接导致了最后影片分析考的不理想。《叶问》考试的时候是第一次看,12月进了几次电影院,却从来没想过关注这部影片。在分析过程中,始终把它拿来和以前陈嘉上的《中华英雄》做对比,忽略了很多影片本身的东西。以后大家可以注意一下,关注电影本身才是影片分析的实质。4 ?- |) K7 z' s& [; T! p9 |. s
11月中旬,家里出了意外,整个复习也停滞下来。这段时间里,愧疚和犹疑一直困扰着我。在我们追寻自己理想的过程里,是不是忽略了身边最重要的人,追求理想的过程同时也是校正理想的过程么?也许到了我担起无视已久的责任的时候,在同样的年龄,妈妈已经开始照顾我,而我现在却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记得就是圣诞节那天,妈妈打电话告诉我事已告罄叫我好好考,自己在这边喝着二锅头哭的一塌糊涂。! P5 u: ~8 N7 n# P, Y/ p4 g4 X
从圣诞节算起离考试只有半个月不到,除开车旅耽误,时日无几。那时候自己心情反倒坦然,告诉自己这是第一次考,考不上也不丢人;大不了给自己三年的工作时间挣钱赚社会经验,也考验三年之后是否还有勇气抛开一切投身电影。把后路想清楚(我不喜欢把自己逼到一无所有),开始猛看政治和英语,其实大部分都是四年前高考的基础,现在拿出来灰尘多了点但还管用。当然最后证明一切都是徒劳,人生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吧。政治考了47分,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梦游去考试的。

最后说说剧本创作。这个事情,严正声明毫无经验可以借鉴。创作不是可以学习的,即便可以学也不是源自理论。在大三那年零零散散看了一些电影剧本理论知识,了解剧本写作的基本常识,但仅限于此。这一切只能应付我们考卷上“要有场景、要有对话”这类要求,内容不可能因此而生。就算知道起承转合三一律,也不代表我们的剧本结构绝对完美。在这种时候,生活的每一个时刻都成为变形和重塑的故事来源。一直拒绝回味的封尘记忆、不同生活领域的形色人事,都成为可以书写的珍宝。大家不要只钻纸堆,身边的风景才是最好的老师。) q& u8 M: M; r; m
卷子一发下来,考场周围的同学都开始动笔。我坐着没动好好想了半个小时,把过去想过的一个父女之间的故事翻出来,另外加了三条线索,开始动笔。其实对于“网友”这个命题我真的毫无心得,从来不在QQ上和陌生人聊天,也从来不在论坛上留言,(现在决定要多多接触这个领域)属于“沉默的大多数”。决定根据自己曾经在新闻媒体实习的经验,写一个谋杀故事,引出教育和社会问题,新闻道德讨论。(其实不应该主题先行,很多东西都是在每个字里行间自然浮现的,这也是对自己的反省)重要的是谈论人交流的问题,亲密和疏离通过网络变形重构,这就是对“网友”的思考。随后开始奋笔疾书。拼命的写,中途想到对前文的补充又临时加线索,整张卷子相当考验老师的观看耐心。(这种问题可能是大家考试过程中都会碰到的问题,三个小时写一个有场景有对话结构完整的剧本的确稍显局促,但是阅卷老师一定会理解这种情况。)出了考场发现手指头都没法伸展,一直保持鸡爪状。
1 j- X2 R3 U6 u- X! N0 z
一月的北京和成都天差地别,阳光明媚却寒风刺骨。我走在北影满是枯草的后停车场,心里想着我一张照片也不要留。迟早我是要住在这里的,迟早。就这样,我嘴上挂着5个火泡,颠着30个小时的火车离开。回到家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妈妈我爱她。
春节过完我返回学校,开始找工作。金融危机下的毕业生就业还在继续结冰,我把孤芳自赏放在一边,三天找到了一份广告公司的文案工作。我要向家人证明,绝对不是因为害怕社会竞争而到研究生里扎堆;同时锻炼我的生存能力,因为到了北影也不可能拿书当饭吃。
工作既不开心也不沉重,只是要生存、要钞票。记得苏牧老师说过:“考得上固然是好事,考不上也不必伤感,学习的过程是最重要的。”这句话听起来等于一句毫无用处的名人名言,但是在工作过程中我才领悟个中真谛。得益于电影知识的积累,文案策划对我来说很好对付。很快工作就转正了,这个时候也听到了复试的消息,我居然身处名单一员。专业课把总分拉上来,政治和英语刚好过关。

宁浩引用过论语里一句话:“不患无位,患所以立”,意思就是我无所谓在哪个位置,重要的是我有没有能力做好这个事。最初给自己订了个最低目标,那就是剧本创作一定要考好,因为这意味着我是不是真的有潜力做这行。初试成绩有高有低,但是我想要的已经实现了。没有特地为复试作准备,英语就随他去吧,专业素养也装不了,老师见过多少风格的人,一眼就把你看穿。反正工作两个月路费是够的,我没有告诉家人,害怕又让他们大喜大悲。  ]5 u- B) P3 w" X

复试那天,师姐领我进门,一进去就觉得我要开赴刑场。六个老师端坐在两张大写字桌拼成的谈判桌一侧,我孤身奋战在这头,太像《公民凯恩》开篇的图书馆场景。第一次见到我导师,些许失望,觉得待人冷酷。同学告诉我这是老师们要和学生保持距离以正公平,方才释然。问题都很无厘头,家乡有什么景色,喜欢做什么菜,什么叫典型双子座,为什么说话会带尾音……不时突然杀出一个关于专业的问题,打得我措手不及。最后一个问题是导师问的,问我对自己未来有什么想法。我老老实实答,他也认真听。走出考场,我发了条短信给闺蜜报告情况,结果她回:“北影的老师真是比你还要天马行空,大家一起无厘头”——顿时茅塞顿开,原来老师不是要我们说脱离现实的梦想,而是考察我们的为人和对生活的观察。这大概也只有北影的艺术家老师们才能做得出吧,好多学校关于这些都是走个形式。
5 F$ Q9 c6 ^9 l0 ?& @  E
最后就回到了开篇说的,我考上了。真的很感谢论坛,让我学到很多东西。现在反倒不忙着辞职了,要赚够去北京前半年的生活费。进入北影只是第一步,进入电影还尚未开始。诸君共勉(原谅我文白相间,废话连篇)。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