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255阅读
  • 0回复

《无耻混蛋》第四章镜头语言解读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lpds大陆
 

发帖
257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6-15




关于Quentin Tarantino这位电影鬼才,实在有太多的扯淡谈资。像这样一位由录像店小掌柜晋升大导的传说哥,不难理解他的作品为何都是如此痞气十足、个性鲜明了。如果说他的《低俗小说》像一份囫囵吞枣的劲爽快餐,那么《无耻混蛋》就是在这盘快餐上浇围了陈年旧酿的法式干红,表面上跃居大雅之堂,实质则“本性难移”:古典与现代、紧张与戏谑、恶搞与优雅的有机混搭赋予影片极大的张力,而QT独有的个性风格已经为自己的“艺术”贴上了入木三分的标签。即使不如前作那般露骨,但《无耻混蛋》的“别致恶俗”,好比一座镀了金的痰盂,足够让昆汀借着它“扛鼎”而风光一时了。

      《无耻混蛋》绝对不是那种能让人交口称赞的大气之作,普通观众可能无法接受它的怪异手法、就连QT的忠实影迷也或许会感到一些不伦不类。毕竟,在这样一部布景雅致、色调幽暗,充斥着小语种的唇枪舌战而几无粗口的电影中,实在难以一眼看出昆式的“低俗”元素,倒是多了一份文艺小资的装13倾向。然而,当我们仔细思考着电影中呈现的一切,却发现堂堂外表下遮不住的仍然是那个“衣冠禽兽”;正如经过恶搞的电影大名Inglourious Basterds一样,“阴沟里要死”的无耻痞风才是属于QT的永恒本真。

意淫二战?

      《无耻混蛋》从题材上讲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战争片,但是与传统意义上的战争类型片相比,它的“叛逆”也是显而易见的——无视神马史实的束缚,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编排这些真实历史人物的命运。极端的思维逻辑赋予极端的创作灵感,于是乎我们瞠目结舌地看到了一幕幕不可思议的情节:被血腥割下的死尸头皮、被强行刻上的纳粹额标、被棒球棍爆头的无畏军官、被机枪扫射打烂成橡皮泥的德国元首...一系列恶搞下的战争意淫,爽歪了昆汀自己、也震碎了观众的眼球。YY二战而形成的极致观感使全片的劲爆点十足充沛,而戏谑桥段中的揶揄讽刺时时刻刻在提醒着每一位观影者:此品只应“嘲人”有。没错,QT就是这样一位著名的“嘲人”:嘲战争、嘲“混蛋”、嘲自己。然而,就是用这种嘲戏态度玩转严肃的历史题材、与战争的残酷结局反差成巨大的剧情张力,让人在肾上腺素激增的同时,产生一种违心而强烈的病态肆放。你可以说,昆汀的YY二战是一场无法无天的闹剧,但不可否认的是,不管喜欢还是厌恶,几乎所有的观众都情不自禁地投入其中、随着剧情发展一起癫狂、一起沉沦。颠覆传统的反类型题材、东抄西抄的桥段创意、混搭不乱的编导整合,并聚成了一种无与伦比的表现“艺术”——一种独属于昆汀的瞎拼八凑与自圆其说。

谁是混蛋?

       《无耻混蛋》,顾名思义,影片的中心人物即是“混蛋”。然而,在这部多线索、多角色的群戏中,要确切指出谁是最大的“混蛋”,显然是混乱而没有头绪的命题。正如影片的英文原名Inglourious Basterds一样,这里的“混蛋”必然不是“个人荣誉”,而是属于所有人物的复数形式。纳粹上校Hans Landa是个混蛋,油口滑舌、笑里藏刀的Jew Hunter最后却为了个人利益而无耻叛变,恶哉!美军游击队头头Aldo是个混蛋,把割头皮当战利、把刺标记当艺术,恶哉!德军演员Fredrick也是个混蛋,奸杀数百敌军不喘一气、把妹不择手段廉不知耻,恶哉!还有那位用棒球棍爆头的Bear Jew,越帮越忙、不时短路的德国女间谍,火烧影院的犹太妖姬,甚至是剽悍到不用解释的希特勒、戈培尔...无数“混蛋”的错综交战于此,没有谁和谁最无耻,只有谁比谁更变态!

       但是,当一切都硝烟散尽、横尸遍野,“混蛋”灰飞烟灭之末,内心才会悄然顿悟:其实最“无耻”的“混蛋”,恰是战争本身。炮弹横飞、鏖杀肆行,私欲与贪婪的漫溢、敌意与仇恨的爆发,令“无耻混蛋”的存在成为必然。在这一幕幕混蛋闹剧的背后,隐现的是创作者对于“战争”——这种原始而特殊的社会现象的讽刺与谴责,以及对于以下这个更深层次原因的尖锐拷问——

人性本真?

       诚然,《无耻混蛋》大体上就是一部关于战争的“恶作剧”,各路混蛋的针锋相对,手段之残忍、动机之野蛮、气焰之嚣张,无异于表现主义地丑化人性。但是倘若我们悉心思索其中的一些情节,不难发现QT其实早已埋下了辩证的伏笔:救人未遂而痛哭流涕的法国老农、杀人无数却时刻为兄弟遮风避雨的“恶棍”Aldo、对犹太姑娘产生朦胧爱恋的德军演员、为给儿子庆生而放下屠刀的纳粹士兵、以及最后放映室内的那一瞬良心发现、却招惹杀身之祸的怜悯探看...这些看似与主基调相背的剧情穿插到底是为了表达什么?既有江湖义气的两肋插刀,又有怜爱善意的美丽心灵。简言之,即是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永不泯灭的那一抹人性的光辉。人性本真是具有两面性的,而战争的催化则让这截然相悖的两面特质同时发挥到极致,极善、极恶的交叉已经无法用简单的“优劣”来划分。细想,那些行径“无耻”的人物究竟算不算个纯粹的混蛋呢?显然绝非此断,因为种种细节表明,他们同样也有人性之善的一面,而高尚与劣根并存才是人性的本质。

       QT其实一直在尝试通过他独特的戏谑风格表现一些有关人性的深层次内涵,正如本片中最为“露骨”的一个桥段:盖世太保与假冒德军的英国中尉掏枪对峙、互指Testicles,很明显是对男性“欲望源泉”的隐喻。人即使不断尝试着鞭挞欲望的根源,却总是无法阻止由它的无尽积聚而最终迸发的战争...人性的矛盾与鄙劣无疑在其中可悲地体现,而这个看似滑稽又猥琐的情节设计实际上却更像是对人性与战争根源赤裸裸的讽刺。

       当然,QT不可能在这样一部反类型的战争片中大费周折地说教“人性本真”,不过难以否认的是,即使QT的戏谑风格十足“个人麻痹”,但是在闹剧背后的思想里,却无法掩饰他意识隐处对于“人性本真”的怅叹、无奈、理性,还有希冀。

何为“电影”?

       “电影”是《无耻混蛋》中除去战争之外最为重要的一个元素,当然也是QT所掺杂进去的个人色彩最浓的元素。从影评人出身的英军中尉、到红毯佳人出身的德国女间谍;从战功累累、拍片扬名的德兵Fredrick、到纳粹电影的幕后大佬Goebbels;从故意剪辑胶片的犹太女孩、到最终“结束战争”的电影院大爆炸等等,影片始终离不开QT自己对“电影”这个名词、这类物体、这种艺术的认识与理解。“电影”是什么?这是QT在《无耻混蛋》中自问自答的终极命题。电影可以是一种思想交流的媒介,让德军演员与犹太女孩互相搭讪、让盖世太保与英军中尉对上了眼;电影也可以是一种政治宣传手段,戈培尔用它帮希特勒意淫、德军演员凭他为戎中自傲;但电影,它的本质更是一种介于虚幻与现实之间的艺术载体。虚实相间是它的显性特点,也是电影最大的魅力所在。在影片的末段,希特勒的无心自慰、“复仇片段”的发号施令、放映间内外呼应的枪鸣,以及“犹太魔头”映在尘埃之上的仰天狂笑,让戏里戏外的观众都不由自主地陷入迷幻之分不清何者是空中楼阁、何者为身临其境。

          QT在《无耻混蛋》中充斥了自己作为一位资深电影人对于影史发展的知识积累与个性见解,比如第四章中英军中尉发表的对约瑟夫•戈培尔、路易•B•梅耶和大卫•O•赛尔兹尼克三者的纵向比较,以及多处对戈培尔的刻意丑化情节(戈培尔和情人翻译的那段闪回等等),都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QT这位拍B级片出身的导演对政治宣传电影和商业垄断制片模式的不屑。而影片中不时出现的荒诞设计,像影评人和德国女星的介入导致“地下室谈判”崩裂、用硝酸胶片解决二战的种种意淫,既是对自己电影人身份的一种风趣自嘲,也试图用这些不靠谱的线索告诉观众:我也是一个“无耻混蛋”、一个热爱电影、玩转电影的“无耻混蛋”。

艺术“纯熟”?

       相信每一位看过《无耻混蛋》的观众都会对其中的一句台词印象深刻:" 知道艺术来源于什么?熟练!",而影片最后“恶棍”Aldo得意洋洋地喃喃一语“这大概是我的杰作了”更是映射了此处的“艺术纯熟论”正是导演Quentin Tarantino的自卖自夸。确实,QT卧薪尝胆近20载才鼓捣出了这部大作 ,反反复复修订了剧本中的每一处细节,几乎每一个角色名字、每一张电影海报都有着像前辈致敬的意味,甚至一反常态、不惜重金地找来Brad Pitt,Diane Kruger这样大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以及Christoph Waltz,August Diehl这些影帝级别的“悍将”(连片中的德语翻译都是大名鼎鼎的德国导演Tom Tykwer),一切的一切,都体现了QT这回的雄心壮志:它,就是我的巅峰之作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