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216阅读
  • 0回复

影视故事的因果关系问题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灵羽网校
 

发帖
57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6-30

先说说外部对抗类型故事的因果关系
经典的故事设计遵循生活的自然链条
你跳下了铁轨,火车朝你驶来,会发生什么?阴云密布,雷电交加,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个人从20层高楼跳下来,会发生什么?人类生活的星球,在浩瀚宇宙中被宇宙的定律所决定,这是自然规律;人类生活在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即便是有所谓的“时空穿越”,所谓的“怪、力、乱、神”的魔幻片,也逃脱不了自然力和社会环境的束缚。
而当战争短暂打破了社会的平衡,万事万物也会遵循这种有规定的非常状态下的游戏规则此消彼长、斗智斗勇。例如,比较《亮剑》和《桂河大桥》,你就会发现故事的因果关系设定因为生活背景的自然链条而完全不同。在中国式的战争环境里,你无法挖掘出《桂河大桥》这样的故事;而在南亚战场,一群英国军人,也不会演绎出《亮剑》。这就是故事人物的因果链条关系。经典故事设计所遵循的是生活的自然链条,一旦这种链条被打断,就立即会引发观赏者的吐槽诟病。即便是同一规定的环境下,生活的自然链条也不允许被轻易打破,例如,麦家编剧的《刀尖上行走》,金深水和林婴婴自由穿梭行走于日、国、共三方力量之间轻松达成使命,对照《潜伏》和《暗算》里的如履薄冰的残酷社会和时代属性,高下自明。
因果关系排比必须明确而集中
因为蝗灾来了,所以庄稼都被吃光了;因为遇到了“吃的问题”,所以邻村壮汉来到老东家家里借粮;因为老东家派人报官,所以引发了械斗。因为日本人来了,又没有吃的,所以不论是地主还是佃户都要一起逃荒。因为国民党抗日军队征粮,所以新任省主席向军队首领求情;因为求情被拒,地方官员陷入窘境;因为蒋介石不愿意看到灾民问题影响大局,所以灾情一直被瞒报。因为,白修德冒死向蒋介石说明真相,救灾才得以开始。因为救灾粮食杯水车薪,所以很多灾民被饿死。关于《1942》这个笨拙的排比,实际上构成了故事经典设计的原理。大情节故事正是遵循生活的自然链条,通过一系列的互为因果的排比,实现了对故事时间的驱动。同时也可以看出,这个故事中的因果关系链条并不是集中和连续的,导致了故事线索的分散。另外,过多的次情节也缺乏戏剧冲突,这也是故事没有受到特别欢迎的一个原因——太多的描写没有被充分戏剧化。
而一个被人为打碎的故事,却也可能是一个因果关系集中连续的好故事,比如奥斯卡获奖片《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主人公的嬴取电视大奖,实现自己的理想,包含了明确而连续的因果关系。因为他是生活在贫民窟的孩子,追求富有和爱情是与生俱来的欲望。这个孩子曾经为了获得明星的签名,跳进粪坑,顶着一身粪便抢先得到了签名。整个剧情建立在所有答题顺利通关直到赢取大奖,都是因为他的经历“恰巧”知道答案,最后获得了成功。这种惊险的设计模式,不仅在似乎不可信的“偶然”中,营造了一种“必然”——只有他那样悲惨的童年和青少年遭遇,才可能碰到这样的偶然,巧妙建立了影片主要叙事结构;而且因此获得了一个建立在因果关系之上的多层视角,多时空交错的巧妙的三层结构模式,保持了观众的兴趣。这三层时空模式是:进行时——因答对了所有问题招致主持人嫉妒和警方怀疑,并因此被捕;过去时——童年到青少年的悲惨生活经历因为答题联想而实现自然串联,从而强化了影片个人欲望+爱情主线索;进行时的倒叙——开始于被捕,展开回忆,再推出被捕原因,造成一个巨大悬念。而这个悬念被揭开,不仅保持了观众浓厚兴趣,还揭示了另一层意义,诚实高尚与身份地位无关——主人公的被捕是因为知名主持人的陷害,自私嫉妒、信奉等级差别是主持人陷害主人公的动因。影片主题是:贫富不应该由出身和等级来决定。
从奥斯卡获奖影片发展变化规律观察,早期的类似《猎鹿人》、《甘地传》、《勇敢的心》、《与狼共舞》等漫长坚定、宏大、广阔而缓慢的叙事风格,逐渐向多视角、多时空交错、冲突密集化、叙事快节奏转变。例如本次夺奖热门影片《逃离德黑兰》具备上述特点。但无论怎么转换,处理好因果关系,使用令人惊奇的偶然性、独特性来营造一种客观必然,这是一个重要的规律。
再结合国产影视,例如《亮剑》里的故事片断:因为叛徒被捕,所以遭到严刑拷打;因为忍受不了“凌迟”折磨,所以成为了叛徒;因为叛徒出卖,所以李云龙遭到了日军袭击;因为袭击,李云龙的新婚妻子被抓走;因为要解救妻子,所以李云龙攻打日军盘踞的县城;因为要威胁李云龙退兵,日军小队长把李妻带到城楼上挡炮弹;因为这个突发情况,导致进攻行动受阻,伤亡惨重;因为要减少伤亡,消灭敌人,因为李妻骂李不是男人,李含泪下令开炮;因李妻与敌人同归于尽,李在新坟前展示了铁汉柔情。看看中国的章回小说,这种因果关系比比皆是,因此对《水浒》和《西游记》的改编,总可以不断完善、不断出新。
因果关系中的偶然被必然所照亮
大情节中故事设计也会出现“出乎意料”的偶然,然而这种偶然却总是被必然因素所包含,也逃不出因果关系大的循环系统。例如“我爷爷”碰到“我奶奶”是一种偶然,而“我爷爷”是轿夫,其自然刚烈的天性,使得遇到和征服“我奶奶”这一行动充满了必然。其实莫言的小说原著是一部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的小说,莫言在小说里使用灵动怪诞的语言风格,在故事的象征意义发挥到极致的情况下,打乱了故事的结构。而改编者正是抓住了因果关系的链条,真实生动地还原和再造了故事。再比如,阿甘是一个从小残疾的孩子,最后获得巨大成功和美满的爱情,按照表层的因果关系,阿甘应该平平淡淡、默默无闻。而正是因为阿甘只能看到事情积极的一面,看不到事情消极的一面;他只会向前跑,不停的跑完全看不到障碍和危险;他一根筋地深爱着青梅竹马的女友,完全看不到女友曾经的叛逆和身体的疾病;他只要认准一个目标,就会义无反顾。所以在《阿甘正传》里,表层的因果关系,被深层的因果关系所替代,小的因果循环被人世间大智慧的更大的因果循环所代替:他的擅长奔跑,使他逃脱了越战的子弹;他的一根筋爱情最终开花结果;他的做事情的义无反顾,使他成为了越战英雄、百万富翁、乒乓外交使者、徒步穿越行者的榜样。
对影视故事因果关系肤浅的认识,让我们的历史剧编剧完全不能打破表层的历史规定性,不能进入深层的因果关系,不能用大智慧化解历史对故事和人物、主题的束缚,所以,历史剧人物单调和价值观矮化的问题,一直存在。
偶然只有为必然所包容,才会有实际意义。《美丽心灵》中主人公产生幻觉,是一种有益于常人的“惊奇”,然而这种惊奇被天才数学家自由无束缚的想象力泛滥所包容,其实这样的人在中国也有,例如中国数学家陈景润就和常人不一样;而强大的自我意识,也包容了另一种必然,就是一个幻觉症患者依靠自身强大的信念得以坚持内心理想。
而因果关系中,偶然与必然脱轨,关系模糊而不确定,是国产影片通病。感染力的削弱和移情作用的弱化,都是因果关系中必然性的缺失。例如:需要心无杂念以保障生命安全和任务完成的太空中空间实验室里的同事恰巧是一对需要修复关系的恋人(《全球热恋》);例如大军阀恰巧是对七太太百依百顺百般包容富有同情心和爱国心的好人(《大魔术师》),例如三段故事里的男女主角恰巧是同一对恋人,试图演绎对爱情的执着追求(《将爱》)。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