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053阅读
  • 0回复

事件推动对中国市场的特殊意义——浅析《变4》在中国市场的逆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灵羽网校
 

发帖
57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6-30

暑期档,2014年格外热闹。刚刚过去的周末,出现了扶老携幼奔往电影院的奇特景象。两部片子最热:《变4》和《分手大师》。
我对《分手大师》比较感兴趣,看了,从结构角度和喜剧角度进行了分析评价,认为这个片子赢定了——虽然从我个人的艺术趣味来说,这部电影不是我的最爱。《变4》嘛,就决定不和孩子们凑热闹了。但《变4》昨天创造了单日过两亿的抢钱成绩。这两部电影被很多艺术趣味高雅的人否定,但他的票房成绩,却让很多人想不通,气不过。于是我专门在电视盒里观看了横扫全球11亿美元的《变3》。
无独有偶,这两天还观看了博纳的《窃3》和电视剧作品《十月围城》。同朋友说博纳的长项是枪战动作类故事。这两部作品看下来,还真有点意思,感觉博纳是不是有意做中国的派拉蒙呢?
我曾经花费很大精力研究美剧。在《24小时》这样的故事里,美国编剧创造了一种以事件推动为主的“风暴搅动”模式。基本特点是大胆使用事件推动模式,使用高强度的事件来制造时间的密闭容器,然后把主人公和为数众多的人物放置其中,让他们的性格、选择和命运高密度碰撞,产生强烈的压迫感和挤压力量,实现“风暴搅动”效果。
按照人物驱动故事的原理,事件只能作为故事的背景元素来使用。故事是以人物的激变为基础,靠人物在困境面前的主动性选择创造出一个出色的“诱发事件”,以人物不断主动跨越“鸿沟”的单个戏剧动作结构出系列、场景和序列、幕段落结构,直接指向故事高潮,引发思想意义。故事产生的压力,往往会集中在一个主人公身上,围绕这个主人公的一些系列选择性驱动动作结构故事,是故事对观众兴趣吸引的主要手段。
还有一种看法是,故事也可以靠思想的主脊椎来结构,比较典型的作品例如《撞车》、《通天塔》等等。在中国,也有围绕思想讲述故事的冲动,例如两位顶级导演的作品《搜索》和《1942》,由于创作动机的相互矛盾和具有相同思想潜质的线索样本单一的问题,败下阵来。
我们说,电影故事之难,就在于在120分钟有限的故事时间容器里,有效吸引观众兴趣。那么,除了上述两种故事基本模式可以创造出故事形式的挤压力之外,还有没有第三种形式呢?大师们没有给出明确结论。而且,在他们的诸多论述之中,若隐若现,似乎有排斥“事件推动”故事的某些轻视。
可是,严格按照“内驱”故事理论来研究研究样本,虽然绝大多数好故事是严丝合缝被“内驱”故事基本原理反复印证,但也有少量优秀故事似乎不能被这一杰出的故事理论所包容。我们发现,从早期好莱坞电影例如家喻户晓的经典故事《乱世佳人》的那些舒缓有序,节节深入的故事手法,到吸收和借鉴了欧洲两次电影革命的经验。在电影的叙事方式、技术、节奏以及电影视语言的呈现技术的不断创新,欧美电影观众和中国这样的新型电影市场的观众的差异,日趋泾渭分明。很多在欧美市场遭到恶评的电影,在中国市场却意外受到礼遇。从去年的《环太平洋》、《地心引力》和今年的《变4》,都历历在目,提示我们这种差异的明确存在。《变3》在美国得了金酸梅最差电影奖,在全球却收获了11亿美元的票房就是一个鲜明例证。
简而言之归正传。
我认为,在故事理论大师印证过的两条最重要的基本故事模式之外,针对中国这样的发展极快的市场,我认为有必要重视和强调第三种模式:事件推动,风暴搅动。
事件推动对中国市场的特殊意义——浅析《变4》在中国市场的逆袭
以所能接触到的2014暑期档电影和电视剧样本为例:
1、高强度的故事事件材质决定成色。
中国观众为什么会对事件推动的故事有感?恐怕不能不考察中国人独特的文化审美基因。中国的章回小说和评书艺术,是民间口口相传基础上形成的,与中国长期生产力落后的历史现实有深刻关联。中国人习惯于在一个高度集中的故事事件中,耐心捋顺故事人物和故事线索。
那么最先对观众、读者产生吸引力的是事件本身的材质,比如《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中每个章回都可以独立成章,每个章回都是以故事事件作为对读者基础的吸引力,可以做到“说曹操,曹操就到”,“欲知后事,请听下回”。
作为吸引读者平均值达到最大化,中国的章回小说是深谙读者之道的。而四大名著中最不能以事件吸引观众和读者的当属《红楼梦》。在一般观众看来,《红楼梦》的故事事件,像老牛拉着的一架破车,是不能忍受的,那只是红楼学者们的后花园。
中国在计划经济时代就形成了全民观影的习惯。市场化以后,电影票房在近十几年几何级增长。最近的几次观影经理,发现中老年观众和低幼儿童越来越多加入了电影票仓;而且有一个不容忽略的事实就是,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越来越多的新增城市居民和准城市居民成为电影票房金字塔结构的基础。那么,事件驱动的故事的市场博弈,就有了一个特定的基础。
高强度的故事事件决定此类故事的成色。如果你不能做到以人物在困境里的主动选择,围绕主人公来触发和推动故事发展,那么你就要以一个高强度的故事事件来创造一个密闭的时间容器。电影故事是时间游戏,高度集中的故事事件,高强度的事件材质,是让以事件为基本推动力的故事产生压力和吸引力最好的办法。
在美剧《24小时》里,围绕克尔墨议员竞选总统背后的刺杀案,就是一个最好的密闭容器,它把杰克、杰克一家和众多的人物搅进这个密闭容器,让他们从自己的性格出发,高强度度碰撞,密集搅动,以良心相照,以生死相博,实现了故事对观众兴趣的吸引。这和中国最好的章回小说没什么两样。
来看《变3》。来自外星球的变形金刚博派和狂派的一个惊天阴谋,把所有故事人物卷进了一个巨大的生死漩涡,看似分散的故事人物动机,获得了一个对决的最好容器。所以,在习惯于以一个人物来定故事成色的人眼里,这个故事太混乱,随时在披露新的信息,随时有新的故事人物卷入,他们会看不惯。但对于大多数电影观众看来,这个故事事件本身的材质,让他们有足够的耐心去自行捋顺故事人物和线索关系。而且在信息时代,这种捋顺故事的能力将会越来越强,越来越被观众所习惯和接受。你需要做到的是,让你的故事,有一个空前强大的事件材质,让这个故事的时间容器丝毫不会泄露跑气,其他的事情可以放心交给观众。
《窃3》的故事结构,也高度类似。看《窃3》虽属偶然,但收获却不是偶然。从故事的铺垫部分开始,编剧就做到了有意识地强调故事事件的材质,新界“丁屋“创造的巨大财富机会和围绕“丁屋”争夺财富的惊天阴谋。这也是一个材质优良的故事密闭容器,可以容纳众多故事人物之间的冲撞,甚至创造出故事的意义高潮。
在电视剧故事里,恰巧《十月围城》同时在湖北、深圳、安徽等四家卫视登陆。《十月围城》恰巧是两位新结识的朋友及其团队推出的作品,有幸在地方台首轮播映的同时有幸拜读剧本。剧本属于一流,难得一见。但当时我有个小小担心,就是作为小人物切入大历史的故事类型,阿四这个人物起初完全是基于被动选择,不情愿地被卷入历史大事件。我担心这个戏剧性的基础,会因为阿四这个人物过于被动而影响故事表现。但看了电视剧的前7集,我的这个疑虑被基本打消了。还是因为“刺孙”这个故事事件的强度和材质,把一个被动型的主人公变成了一个受关注的故事人物,几乎没有影响故事的挤压力。这也让我在电视剧领域,动作性和内心冲突强度比较大的电视剧应用“事件”驱动模式增强了信心。
《分手大师》起初我不太看好,看了以后确信这个故事完全可以取得市场成功。除了基本标准的变化曲线和喜剧手法的成功植入,我认为还有一条也是粘了“事件驱动”的一些光。故事基本事件是梅远贵受成功学大师委托,以计策“劝退”叶小春。事件的高度集中,让故事节点的本来不能成立的重场戏,有了特殊意义。观众是完全接受的十足编造的商业故事的。
2、人物在被动卷入之后的主动选择决定胜负。
《24小时》有明确的故事主人公,杰克。杰克也是被卷入事件的悲剧人物。突发的困境,让他不得不做出反应和抉择。他从保护家人出发做出选择,随着阴谋不断浮出水面,他的选择和挣扎,也会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惊心动魄。
《变3》的主要人物也是被动卷入模式。虽然这个卷入没有《24小时》那么集中和对结构影响那么强烈,那么具有连续性,但基本是存在和成立的。也就是说,《变3》这样的故事,事件本身的震撼性和对抗力设置的高度幻想性、虚拟性,可以弥补这个不足,让故事的兴趣曲线不被打断。好莱坞在70年代就发明的大片模式,在最初实际上非常重视经典故事结构的作用。这一发明专利,让好莱坞在现实题材故事瓶颈期获得了另一个商业上的高峰。很多故事在经典结构有缺陷,受到国内观众质疑的情况下,仍然可以在新兴电影市场所向披靡,凭借的也是高强度事件可以卷入众多现实和幻想人物的功能。
《窃3》故事人物也是比较分散的。几个故事线索在高强度的事件驱动下,相互碰撞出故事的吸引力。但有一点值得注意,那就是在高强度事件推进过程中,不同人物的网状冲突结构在起作用,强调了故事事件对人物命运的影响和善恶抉择,演绎出故事主题,让看似分散的故事具有结构上的吸引力。
《十月围城》中,阿四这个人物被动选择中的命运变化和对事件结果的关键影响,是这个故事成功的基础因素,所有故事人物产生的对抗力和压力,最终都要准确传导到阿四身上,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分手大师》中,男女主角的动机性格所创造的冲突,成为这一事件中变化的主要元素,不仅如此,还使得这个荒诞爱情喜剧具有了动作性,提高了其材质的质量。
3、  多人物和多线索的密集碰撞、高速搅动决定兴趣大小。
密集碰撞和高速搅动,是事件为驱动里的故事类型的一个关键特点。
《24小时》这样的故事,事件的密度已经被放大到超出实际时间的感觉,冲突犹如浪涌,让你猝不及防,来不及反应清楚,甘愿被牵着鼻子走。
而在不好的以事件为叙事主要诉求的的电影里,我们会习惯于按照前苏联电影“娓娓道来”的习惯,不分主次,事无巨细地纠缠于故事的因果始末。例如《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全是过程,既没有对故事主要人物产生挤压,逼迫他做出选择,也谈不上对观众的挤压。《金陵十三钗》和《1942》犯的也是这个毛病,你的故事事件像老牛拉破车一样事无巨细、慢慢腾腾,事件的挤压力胁迫能力就会丧失。电影史上引发巨大争议的《公民凯恩》也是如此。
我们简练一些说,无论是《变3》、《窃3》还是《十月围城》,都能做到让众多人物和众多线索在一个高度集中的时间密闭容器里产生密集的碰撞,让故事充满了紧张感,无论是外部动作和内心冲突都是如此。
尤其是《十月围城》,我们会看到类似“铁山婚礼辨真假重光”所创造的表面波澜不惊,而内在张力所创造出的紧张感和压力感快要溢出的效果。
4、  故事节点的视听语言的外部冲击和内心冲击力决定情感皈依。
故事不是靠题材和人物乖张程度来说话的,故事是靠十足的合乎规律的戏剧性变化来说话的。故事最要紧的不是确立它的思想和结局,是表现十足的戏剧性变化。以电影故事为例,你需要在120分钟左右的时间里,扎扎实实创造出40——60个类似“铁山婚礼辨真假重光”这样的影视事件,靠这些相互巧妙勾连的场景变化,积累出人物形象,积累出故事的幕结构变化曲线,积累出故事高潮。过程比结果更难,结果只是过程的必然现象。
我们会看到,在《24小时》这样的故事里,作者似乎毫不费力就会创造出一个段落高潮戏,会毫不费力地在重点场景里合理植入动作戏,会毫不费力地让人物的家庭症结成为故事段落的内在张力点。
《变3》这样的电影故事,也许你很难辨认幕结构,因为他时时刻刻都具有事件的压迫感,是时时刻刻会引入新的信息和新的人物来加强这种整体的压迫感,借助故事的超级想象力和动作特点,就可以轻易抓住中国观众。尤其是对故事因果和结构的严密性还不具有高级判断能力的低幼观众群体,做到了这一点,已经是锁定了暑期档的胜局。这也是好莱坞系列大片不顾一切抓紧抢滩布局中国的原因,美国人的嗅觉比我们灵敏得多。
在《十月围城》这样的故事里,我们们会看到,并非主要人物的李玉堂这个形象,似乎更可以牵动观众的情绪情感活动。这本身已经打破了“内驱故事”压力和情感关注点锁定于主人公的规律。还是和密闭时间容器和和“风暴搅动”效果有关。
《窃3》中,除了主要人物就哥、阿强,阿祖、月华、陆永瑜甚至是月华的儿子也可以牵动观众的情绪情感活动。情绪情感活动曲线可以散点密布。
事件推动对中国市场的特殊意义——浅析《变4》在中国市场的逆袭
5、  合乎事件要求的动作元素和惊奇元素决定故事节奏。
故事惊奇在我的本地化故事原理要素中,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一个好的电影故事,有五个重要的词,可以概括为“压力系统”、“情绪情感曲线”、“惊奇”、“时代情怀”、“类型”。
你的故事对五个基本概念融入度越高,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时间关系不详细阐述。其中前三个概念是故事原理和故事视听语言结合最紧密的东西,好故事离不开这三个最基本的要素。“惊奇”由两部分含义,一部分指故事本身的材质是否具有特殊性,故事材质特殊是可以一白遮三丑的;另一部分就是与电影与生俱来的技术呈现惊奇。
就我们所讨论的“事件驱动”获得市场认可的原因本身而言,高强度的故事事件,可以为电影故事惊奇带来更多更好的空间。
我们老是天真地以为,好莱坞的大片模式就是“3D+魔幻”,这是一个天大误会。卢卡斯在70年代创造的《星球大战》,是电影的一个划时代事件,也是电影技术与高科技结合的刺破点,“诱发事件”。卢卡斯影响了一大批当今世界顶级导演。卡梅隆据说看了7次《星球大战》,兴奋得“要尿裤子”,后来他从一个卡车司机成为了大导演。好莱坞经历了辉煌的现实题材电影30年,在2000年以后得以突破瓶颈,继续雄霸全球,也是得益于卢卡斯的专利。
以《变4》爆棚为例,有多少80后家长是使用自己的童年记忆绑架自己的孩子观看这部电影的,谁也说不清楚!想象力是美国大片最重要的创新元素,技术呈现只是排在第二位。我清楚地知道,以动画制作技术来说,首先是想象力的问题,其次才是实用技术手段完美实现想象力的问题。关系不能搞反了。你能想象出赛博坦星球的存在吗?你能想象出物质的能量传递吗?你能想象出变形金刚的种类、外形、不同功能以及他们创造的机器种类吗?你能想象出变形金刚和人类世界发生纠葛的原因和方式吗?扩而广之,你能想象出E.T的样子、性格和超能力吗?你能想象出人类若干年以后不得不向外星球扩张行为里的善恶模式吗?你能想象出4层盗梦空间的巨大商业竞争背景和可能存在的心理学依据吗?不能,我们还处于想象力的幼稚阶段。没有这个发达文明形态下自由而富于科学精神、全球观、宇宙观,你的故事永远也不可可能达到好莱坞大片的高度。我这里有不便于公开相关幼稚型剧本创作实例,可能会在讲课过程中小范围披露。总之,《变形金刚》和一系列以想象力优势为基础的美国大片系列中,高度集中的事件密闭容器的作用不容忽视。所有动作元素以及技术呈现惊奇的元素,归根结底在于此。这样的故事具有天然的节奏元素,不需要刻意创造节奏加速动作,只要你确保你的人物和故事线索被包裹在事件容器内,它就会对中国观众产生吸引力。例如在北美市场表现一般的《环太平洋》和《变3》,都是如此。也许他们会不满有些线索过于分散化了,有些大结构上的弱点是不能够忍受的,但是在中国可以。
6、  不以事件推动为理由破坏“内驱”故事的基本原理。
事件驱动风暴搅动的故事模式,不是抛弃故事基本原理的理由。相反我们会看到,在那些北美市场和新兴市场观众去的高度认同的故事里,最好的故事还是属于基于主人公选择所创造的人物命运的变化。
比如说《星球大战》、《阿凡达》、《超人》、《蝙蝠侠》、《哈利波特》、《指环王》等等。相关的一个问题是,在价值观呈现上,很多美国英雄故事,也是带有某种文化偏见的。这些都需要仔细体会和辨识。
从另一个角度说,除了博纳擅长的动作系列以外,以产业角度而言,我们一般不大主张故事过于分散和主人公作用被削弱的故事。我们还没学会走,故事理论还有待与产业的消化和普及,我们还处于现实题材故事的黄金年代,“内驱故事原理”足够指导我们走出十年如一日的国产好故事稀少的瓶颈状态。
事件驱动、风暴搅动的基本经验,我认为更适合于时间容器比较大的电视剧领域和动作电影领域。理解和认识这一规律,也有助于中国电影大片模式的有序、逐步成熟,总结和光大《英雄》成功以来大片起起伏伏的经验和教训。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