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015阅读
  • 0回复

[导演]吴天明留给青年导演的话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599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6-30

  一个导演跟一个作家一样,比到最后,不是花招,不是色彩,那些都是手段。较量到最后,都是拼对人生的理解和把握的能力。

  2012年4月,《飞越老人院》公映前夕,我们在北京北四环边的西安曲江影视集团公司驻京办事处见到了董事长吴天明,当时他正在筹备新片《百鸟朝凤》,讲的是一个唢呐艺人一直守护看家手艺尊严的故事。因为隔壁屋子的创作会提前了,所以我们的采访时间非常有限。原本想以后还有机会再畅聊,谁知道那次见面竟成永别。

  张杨回忆,吴天明在拍戏期间每天都充满活力,因为角色需要,每天都不停练习开大巴的驾驶技术。拍摄奔跑追车的戏份时,不顾年事已高,依然全力以赴真摔。他用一个资深前辈的全情投入,支持着青年后辈导演的拍摄工作,同时以身作则,垂范着一个电影人的职业操守。下面这些话,是他针对青年导演创作的主题有感而发。吴天明一生豪爽,说话直率敢言。我们整理全文发表,寄托哀思的同时,也希望宏大时代的每一个创作者兼听受益。




  谈现在的年轻导演之前,我想先说说陈凯歌、张艺谋、吴子牛、田壮壮他们,他们也是当年的青年导演。你看他们当时拍的《黄土地》、《红高粱》、《菊豆》、《孩子王》、《晚钟》、《盗马贼》等等,都有自己独特的想法在里面,都有一种精神追求在里面。但是这种追求,到了90年代之后,就开始变味了。大家都冲着商业片、票房、明星、大投资去了,包括张艺谋这些人,慢慢也改变了自己过去的追求。用他们其中一些人的话说,我不再背十字架了。文化大革命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不再背民族的十字架。于是放弃了精神上的追求,所以就出来了《三枪拍案惊奇》、《无极》这样的一些电影。那么这些东西出来以后,适合看这些电影的人群是什么样的人呢?都是一些教育程度不高、一些基本理想都很缺乏的年轻人。观众媚俗,这些片子比观众还要俗。但在中国电影圈却大行其道,官方还支持。

  官方支持可以理解,因为他们要数字,要票房,要保乌纱帽。商人也支持,因为要利润。所以有理想有追求的电影,反而没有人看。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一些导演只好往这个方向靠拢。所以拍了若干年,出了若干部倒胃口的电影。反过来你再看好莱坞,它再商业,都有人类文化的追求。都有友情啊、爱情啊,做人的基本原则。反而我们的很多片子没有这些。《三枪》在说什么,你能看懂吗?导演可以说上下五千年,纵横几万里,但是几个人可以理解?大家都看不懂。电影是商品不假,但是它是带有文化色彩的商品。

  我们自己一批有精神追求的电影没了,反过来,《阿凡达》、《泰坦尼克号》来了,我们的评论就会说老套老套。老套?你来一个!那些在大船要沉没时仍然继续演奏的乐手们,那些没有办法逃生抱在一起的老夫妻,给孩子讲故事的母亲,还有那对青年恋人,一直到最后,在生死的边缘至死不渝的感情,这些东西是人类永远需要的。你看起来它是娱乐片,但它对人的精神依然有陶冶。

  所以我以为,我们现在这个过渡时期,快点过去吧。总是出现这样一些东西,不应该。有人说我们这一代人都老了,精神陈旧,思想陈腐。黄健中陈腐吗?吴天明陈腐吗?我看也不陈腐。电影的新观念,主要是精神上的新观念,你不要守着精神上的枷锁。另外,电影的手法,到上世纪30年代已经挖掘完了,就是远全中近特,加上特技。摇来摇去就是好电影吗?快节奏就是好电影吗?我看未必!前些日子有一个导演,他跟我说他儿子一本(胶片)就五百多个镜头,9本,4500个镜头,怎么看?就这样闪、快节奏就是好电影吗?关键还是内容吧。

  一个导演跟一个作家一样,比到最后,不是花招,不是色彩,那些都是手段。较量到最后,都是拼对人生的理解和把握的能力。你连故事都讲不通,不管别人给你头上带多大的光环,都是不行的。所以现在的青年导演,观念比较混乱。什么新的观念、手法,很乱,认为花哨就是新观念,我觉得你不管走到哪儿,过去、现在、将来,一定要讲故事,这才是电影的最基本要素。

  故事一定要通,你不能中间有很多硬伤,让观众看不懂。包括现在很多大导演,磕磕巴巴,故事讲不通。再一个,导演的功力在哪儿?在人生的理解、把握的能力和体现的能力上,一个镜头,两个镜头,色彩啊,构图啊,运动啊,节奏啊都是手段,背后深一层的东西是什么?是人生,是命运。




  现在青年导演们的脑子比较混乱,他们没有想清镜头后面的东西是什么。你永远不能忘记,你是一个电影导演,是一个文化工作者。所以中国现在需要做一些回归,就是80年代初期的那种创作。那个年代的创作,都是重视揭示生活内涵,这应该是中国电影基本的追求,不应该是花里胡哨只有颜色只有运动没有内容的东西。现在我们的观众对美国商业片都是爱看的,我就不信再拍一个《四枪》还有人看。

  青年导演创作环境是不容易,但是大家对大环境也可以改造的。在你的爱情片、惊悚片中也可以慢慢充实你的内容,不是浮在面上的那种。也能让片子更加好看,能从中看出人的命运来。不是说电影沉重就好看,轻松愉快就没有内容。如果大家都这样的重视,我相信三两年之内,局面就会好看起来。商业和艺术完全可以结合,打来打去,没有意思。看了之后,哈哈一笑,担惊受怕,没有任何内涵。

  我认为方向其实大家都明白,只是目前这种市场逼得年轻人顾不上。别人没有社会责任心,但是导演不能没有。还是那句话,你是一个文化工作者,你是一个电影导演。把这些抛弃了,中国电影的品质就会等而下之,就会让外国人看不起。

  坚守不容易,但是再不容易,也要坚守。我下面马上要拍一部新片子,叫《百鸟朝凤》,讲一个唢呐艺人如何坚守。在民族艺术走向消亡的时候,我更是要写出人的精神。唢呐在农村慢慢消亡了,没有人请,被铜管乐队代替。但是手艺人的精神是高贵的,是值得人尊敬的。好了不说了,他们等着我了。

吴天明 口述 本刊记者 余楠 整理

南方人物周刊 14年第8期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编辑梦想,导演人生。中国编导网! :-)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