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041阅读
  • 0回复

[最新影评]《独行侠》影评:离成功还差三板斧,请期待更好的德普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604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8-08
T{v(B["!$  
这是一部尤其需要去电影院看的电影,那样你会少些失望。笔者看的是4D版本。当马飞奔的时候,座椅持续震动颠簸,伴随激昂的配乐,仿佛身临其境,自己俨然变成了策马扬鞭,驰骋于大漠,匡扶正义的大英雄,一种舍我其谁,雄浑豪迈之感冉冉升起。 T{v(B["!$  
T{v(B["!$  
     T{v(B["!$  
T{v(B["!$  
  诚然去掉这些外在砝码,这部以西部片标榜的电影无论在思想深度,人物设置,戏份分配,情节编排上都有诸多瑕疵,从某种程度上影响了电影的精彩程度,使为西部片买单的人怅然若失,使为船长买单的人费解郁闷。但当仔细分析、归类这些缺点,它们都指向一个方向——剧作,而在导演,剪辑,后期,美术上都已经做到了良好及以上。例如一些观众就发出了具有内地特色的质疑:“这的确是一个关于‘去年买了个表’”的故事 T{v(B["!$  
  需要说明的是,笔者并不觉得本部电影的剧作是多么失败。相反,较以往的独行侠故事,这部电影已经做了大刀阔斧的改编,这已是一种莫大勇敢。可惜的是,这“大刀阔斧”里少了几斧头——为什么不再砍去些独行侠的戏份?为什么不去掉拖沓的情节?为什么不让情感再深入人心一些?其实,只需要勇敢一点,再勇敢一点,这部电影就可能成为一部为人称道佳作。 T{v(B["!$  
T{v(B["!$  
T{v(B["!$  
   T{v(B["!$  
    第一板斧:砍掉些许独行侠的戏份,增加Tonto的分量。 T{v(B["!$  
     T{v(B["!$  
    在《游侠传奇》的故事里,主角是独行侠,Tonto几次出现都是为了救独行侠,虽然也重要,但更隐性。而在本部电影里,看宣传海报及预告片就可以知道,德普扮演的Tonto是以显性主角的形象出现的,电影做成了双主角的模式,于是众多观众慕名前去。 T{v(B["!$  
  从成片来看,“独行侠”的确并非“独行”,Tonto由关键时刻出现变成了全程陪护;并且改变了叙事视角,由Tonto讲整个故事;增设了其本人的故事,成为电影叙事的一条重要线索。这些努力的看似轻松,实质都是不易的。但是,客观来讲,就效果而言,差强人意。鉴于德普的知名度及“大牌度”,无数影迷匪夷所思,反应是:“原来德普是个配角!” T{v(B["!$  
  这无疑是个“半决策”性失误:到底是把宝压在大家对独行侠这个传奇西部故事的熟悉依赖程度上,还是压在搞怪另类,总以独特造型疯癫人物性格博出彩的德普大叔身上?做成双主角,显然方向对了,但力度却错了。 T{v(B["!$  
  对中国观众尤其如此,他们来不及对这个故事积累深厚的情感,这种看不出明显倾向的改编更是将他们的疑惑推向恼火——你让观众一路猜着德普到底是不是主角,他们能静下新来看电影吗?静不下心来,观影体验能好吗?观影体验不好,你还指望什么票房?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静下心来,就能好吗?这就像有的女人说,我眼光太高,好像她眼光一低,别人就能看得上她似的,所以,导演的部分失误也跑不了。 T{v(B["!$  
T{v(B["!$  
  人物表演及台词 T{v(B["!$  
  Tonto的出现时长并不少,所谓的强度不够是不够抢戏。台词可以更多一些;德普的表演趋于冷静,其实可以更喧嚣,更噪,更疯癫一些。搭配人物内心的“难言之隐”的痛,人物会狂放恣意而又让人心生喜爱,情绪调动更深入。现在却只让观众停留在冷眼旁观的阶段。 主角时不时的一句冷笑话把人逗笑,触动只停留在表面。或者说,德普的魅力被剧本压制了。 T{v(B["!$  
T{v(B["!$  
T{v(B["!$  
T{v(B["!$  
  人物性格及关系 T{v(B["!$  
  除了人物本身的强化,互动的过程也很重要。 T{v(B["!$  
  在以往的双主角故事中,人物关系的处理都是很更具设计性的,好莱坞传统的形式是“师徒”,“搭档”,“难兄难弟”等等,双方的互动可以触碰到亲情、友情等各个方面,无形中多了一层情感推动力。可是本故事中这种互动极少,而且一些地方更是因为搞笑幽默将之弱化,一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感觉,非常干涩。 T{v(B["!$  
  试想一个爽气不谙世事、不知人心险恶的正直青年严重碰壁后,经由德普的“驯化”,成为一个有学识,勇敢智慧的独行侠。而身边,跟着一个古怪,让人捉摸不透,搞笑料事如诉的成熟搭档,连个人关系互补,各种小矛盾,小细节明明可以很出彩。而外在的环境而是有这个气氛,西部黄沙,两匹狂奔的骏马,两个互相“厮守”搭档,两个人之间不经意的碰撞都可能火光四射,激情盎然且基情盎然…… T{v(B["!$  
  可本能出彩的地方被弱化了,比如白马认主,在原来的故事中,的确很重要。本电影中结合开头的处理,都有种魔幻色彩,这没问题,但是Tonto的作用却给弱化了,其实Tonto是应该被强调的。 T{v(B["!$  
  当故事最后,以往的事情解决,独行侠还是选择“回归山野”,这时候,要是远处出现Tonto的身影,哪怕是一个得意的眼神,都会让人更动容。可是显然,越到后来,编剧越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导演也执着于火车的场面,情感尽失。 T{v(B["!$  
  德普的魅力是很强大的,但是万事都有个度,笔者严重反对这种对演员透支消费的事情,良好的故事情节是德普型人物及相关电影的必要不充分条件。 T{v(B["!$  
T{v(B["!$  
T{v(B["!$  
T{v(B["!$  
  第二板斧:把抒情,拖沓,影响节奏的情节砍掉,让故事紧凑。 T{v(B["!$  
   T{v(B["!$  
  商业片中的刚与柔 T{v(B["!$  
  剧本上出现的第二个软肋就是情节节奏。一个好的电影,情节节奏是尤其重要的,不是一味枪战,爆炸,追车就是好的商业类型片,这些东西都属于“钢”。中国讲究刚柔并济,“柔”是指情感,情绪,气氛。但其实“刚柔并济”不难,难的是多少钢,多少柔;加什么样的钢,加什么样的柔。 T{v(B["!$  
  拿追车来说,被追的人可能是个小偷,强盗,可柔的成分太低。如果我告诉你,被追的人就是老白一样的大毒枭,车上有千万美金,你会不会更感兴趣?而如果你是个女孩子,我告诉你,被追的车里面有个被抢走的小婴儿,是一个单身母亲精神的全部依靠,你会不会更紧张?这都是不同“柔”度导致的,是对观众情感的撩拨及干涉程度。 T{v(B["!$  
  但是,是不是有刚有柔,使劲儿加“柔”就是好的商业片呢?两者的融合及怎样融合,融合度,舒适感都非常重要。这就像同样的食材,做同样的菜,我们做出的和顶级大厨做出的肯定是不同的。同样是追车的“钢”,“柔”的质地、种类不同,感受可能完全不同。 T{v(B["!$  
  上述的后一个例子(婴儿被抢)中,如果开车的人是个特工,这个电影很可能是部好莱坞大片;如果小孩儿的父亲恰巧也是个特工,那就是个法国商业大片。 T{v(B["!$  
  如果开车的人是西装革履一脸严肃的中年人,那就可能是个日本电影。 T{v(B["!$  
  如果开车的人是无良小混混,而且是好几个小混混,这很可能是韩国电影。 T{v(B["!$  
  如果开车的人是飒爽英姿,枪法极准,眼神迷人的一个或几个帅哥,那很可能是香港电影。 T{v(B["!$  
  如果开车的人是一个猥琐的中年大叔,别想的多了,这就是内地电影了。 T{v(B["!$  
  所以,好的电影既要有精彩的劲爆场面,又要有与之贴合,不错位的情感元素,而且结合的分寸感、时长要把握好。我们必须找到最适合自己电影类型里的刚与柔, T{v(B["!$  
才不会显得突兀不合时宜。 T{v(B["!$  
T{v(B["!$  
T{v(B["!$  
   T{v(B["!$  
     段落分析一:火车初见 T{v(B["!$  
  而就本片来讲,独行侠作为作为一部西部片,就应该有西部片的刚柔元素及节奏感。几段以火车为核心的追逐打斗场面都非常精彩,坏就坏在不合时宜的“柔”上。这段不仅仅是编剧的问题,连导演的处理也不到火候。 T{v(B["!$  
  比如,独行侠初见Tonto的情节段落,是一个非常有戏剧性的连续转折。你可以想象如果是昆汀、盖·里奇拍,会是怎样的节奏吗?必定是一波三折,铿锵有力,节节升级,最后到达一个爆点。 T{v(B["!$  
  但更差强人意的在后面,就是两个人一起被关在车厢里的段落。本来这段是为了给下段精彩的追火车情节做铺垫及情绪积累的。可是不仅表演很压抑,情绪没有爬上去,还加了过多累赘的小细节,剪辑极不利索。虽然还是有点幽默效果的,可这些不仅没有把紧张感升级,反而把原来的紧张感消解了,不是不需要幽默,而是需要有利于矛盾冲突的幽默。非常理解人物首次出场,编剧要塑造人物基本性格的目的,但是如果只是为了表示两人,尤其是Tonto的机智,有头脑,不可捉摸,神秘莫测,这种手法过于拙劣。 T{v(B["!$  
  这导致最大的问题是,情节极为拖沓。笔者一直再想,还不如把这段删掉,直接让下一段追逐直接霸上。可是如果可以这样过快好省,为什么其他电影还要细心设计呢?其实这样的问题是,大起大落,一对比,会容易让观众觉得后面的情节无聊枯燥,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把电影这个场景的节奏感提升,冲突爆出来。 T{v(B["!$  
  一直有一个观点是,在商业大片中,人物塑造其实完全可以放在动作单元及冲突当中,一个与场面相结合的细节,而没必要为了塑造而塑造。把人物塑造放在情节当中才不干涩。 T{v(B["!$  
  大家还记得《枪火》中电梯门口的段落吗,黄秋生被人握手,导致危险发生,吴镇宇当时一个摇头的表情,这个被称为“吴镇宇成精了”的细节的魅力,看过的人自然明白。它不仅仅塑造了人物性格,还两个人的关系做了注解,更重要的是,与情节紧密结合,而且是无缝的。包括商场大堂的段落,神枪手MIKE的人物性格,还用得着说吗?你看他射击的样子就明白了。 T{v(B["!$  
  所以,在商业片尤其是西部片这种雄性气质的类型片,尽量不要为不必要的人物问题拖沓电影的节奏。 T{v(B["!$  
T{v(B["!$  
T{v(B["!$  
T{v(B["!$  
  段落分析二:山谷枪杀 T{v(B["!$  
  山谷的段落是电影前半部分最重要的情节,一个转折性段落,也是非常激烈悲壮的场景。不知道是不是那只天上飞的某动物让我想起《让子弹飞》的雄鹰,让我情不自禁对比两部电影的剪辑处理。最直接的感受是,(或许有一点鸡蛋里掏骨头),这段的剪辑处理真的比火车的部分差了很多,一股子抓不住重点味道,剪辑韵律感不强,节奏慢,剪辑点的衔接也是实在一般,让人分外可惜。 T{v(B["!$  
  然后就还是说那只飞的动物,大概可以明白导演编剧的用意,可是不管你是为了渲染,隐喻,托物言志,还是拟物……勇气的确可嘉,但真是块儿鸡肋,让人分外脱戏。导演,这不是武侠片,难道您是金庸的粉丝吗?这段是乱用“柔”的“典范”。 T{v(B["!$  
T{v(B["!$  
T{v(B["!$  
T{v(B["!$  
  段落分析三:马拉火车 T{v(B["!$  
  为了进一步说明前两个段落的不足,决定举一个囊括上两个情况的正面教材,姜文导演的《让子弹飞》的开头“马拉火车”的桥段。 T{v(B["!$  
  这也是伏击段落,尽管视点不同,但还是可以说明问题的。一开始音乐,柔;马啦火车,视觉冲击,钢;车内调侃,柔;伏击段落,钢;抓人问话,柔中带刚。这整体节奏处理好了,我们再具体分析。 T{v(B["!$  
  伏击打枪部分,打枪的受力点,明确交代,反应镜头极其充足,把枪击的效果最大化。快速剪辑,而且越来越快,场面也是越来越劲爆,一个y=x2 (x≥0)的曲线。没有多余的消解戏剧性,阻塞劲爆程度的对话,包括那句“让子弹飞一会儿”,都把观众情绪进一步扬起,这也是人物性格最开始的表现,“不急,好戏在后头”——这也是整部电影中最重要的性格,每次以为报仇就该结束了,其实早着呢。最后,钱没了,抢没了,别人都急,他还不急,所谓的不急,是心思深,看得远。 T{v(B["!$  
  然后就是马拉火车的结束,审问“汤师爷”,这段落最重要的目的就是为进城做铺垫,情节上的作用极其明显,但是还有个重要的作用是人物塑造。汤师爷死活不睁眼,怕被杀;县长夫人,谁是县长,我就是谁夫人;等着咱这位土匪头子拿着个“小闹钟”,吓得汤师爷魂儿都飞了,三个人的性格、关系一下子就明确了。而一次次这样的桥段,完整的主角形象就塑造出来,与故事情节浑然一体,丝毫不突兀,而搞笑幽默也是渗透到里面,而不是为了幽默,单独给出一个做搞怪表情的时间。 T{v(B["!$  
  趣味镜头是一个导演才华的重要表现之一,也是影响电影风格形成的重要因素,更是吸引观众的撒手锏。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能力,用不好时,不要乱用,不然只会显得更加笨拙。 T{v(B["!$  
T{v(B["!$  
T{v(B["!$  
   T{v(B["!$  
  第三板斧:增强魔幻、奇幻与幽默,或是,渲染友情、诗意与豪情,至少二选其一。 T{v(B["!$  
T{v(B["!$  
  奇幻 T{v(B["!$  
  这部电影最吸引我,也是最出彩,往大了说对西部片最大的贡献是,他增加了德普式幽默(尽管没做好,流于表面,但不可抹杀)和魔幻奇幻元素,让人觉得是一种新世纪的西部片。 T{v(B["!$  
T{v(B["!$  
T{v(B["!$  
T{v(B["!$  
T{v(B["!$  
T{v(B["!$  
T{v(B["!$  
  这种奇幻风格首先是开头,一个小男孩儿去一个类似“展览馆”的地方,遇见了年迈的德普,喂着乌鸦,最后竟然真的有一只真乌鸦。再者,中间的白马处理,一匹马有智慧,能喝酒,能上树,还会飞,这些无疑为影片增添了别样色彩,让人眼前一亮。还有比如德普在梯子上类似杂技的一段,这种杂技元素绝非西部片固有。那一刻,我脱口说出《死亡诗社》的台词,“Captain, my captain.” T{v(B["!$  
T{v(B["!$  
T{v(B["!$  
T{v(B["!$  
  传统西部片都是硬汉范儿,或是铁血柔情,奇幻风格的注入让硬度减少,又给柔中加了硬度及维度,让西部片的想象力更加丰富。可惜的是本片关于奇幻的只有可怜的一点点。笔者不确定如果在西部片中多出一个西部奇幻片的分支,会有多少人喜欢看,但是就本部电影来讲,稍微多一点点奇幻的渲染,或许是更好的。 T{v(B["!$  
  比如Tonto本就是印第安人,一个在当代人看起来神秘的人,本身是可以有很多渲染的,这又涉及到第一点提出的人物台词及表演上。此外老年Tonto给小孩子讲故事的段落,其实可以更幽默,更亲民,更生动,让奇幻的风格充分释放。 T{v(B["!$  
T{v(B["!$  
T{v(B["!$  
T{v(B["!$  
  豪情 T{v(B["!$  
  笔者一直觉得,男人看西部片不仅仅是因为西部片能够激发男性荷尔蒙,更因为西部片中的情感。这种情感不是爱情片里的缠绵绯色,而是壮志豪情,是生活在拥挤都市、狭小城镇中的热血男儿的心灵寄托。 T{v(B["!$  
  西部片里人物角色的情感也不同于其他类型片,他们不打不相识,他们沉默寡言,他们的友情都是在并肩作战中升华。一个眼神,一次凝视,一个细节就能看清对方内心中的全部想法。他们肝胆相照,为朋友两肋插刀,也不会为了女人插朋友两刀,他们可以为朋友付出生命,偷生与背叛是他们最不可容忍的。而他们的爱情,尽管少得可怜,只是一个点缀,但他们爱的女子,都那样迷人,没有喋喋不休,没有争吵愤怒,笑起来柔情似水,拿起枪的样子更美得让人沉醉。这满足了男人众多的希望与想象。 T{v(B["!$  
T{v(B["!$  
T{v(B["!$  
T{v(B["!$  
  或许,同样的情绪在黑帮片中也能看到,但是当他们在马奔上狂奔,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丘陵、沙漠上飞驰,感觉是真的不同的。 T{v(B["!$  
  本部电影中最接近这种感觉的一段,无疑是独行侠的哥哥及一干人等决定抓不法之徒的时候。在最后追火车的场面也有一段,独行侠骑着马在火车上飞奔,与Tonto一起与犯罪分子对抗。其他时候则和少甚至荡然无存,其实这种情绪情感和德普的表演风格是不冲突的,相反如果设计好,会很出彩。很是遗憾。 T{v(B["!$  
   T{v(B["!$  
  补充一些优点 T{v(B["!$  
T{v(B["!$  
T{v(B["!$  
   T{v(B["!$  
  这不电影的很多优点是不得不说的,尤其是价值观,音乐,及之前已经提到的火车场面。 T{v(B["!$  
   T{v(B["!$  
  音乐及美术 T{v(B["!$  
  本部电影最为人称道的地方无疑是此处了,那段激动人心的音乐已放在了前面,是《威廉·泰尔序曲》,由浪漫乐派作曲家罗西尼(Gioacchino Rossini1792-1868)创作的。 鉴于这首曲可以找到想尽的介绍资料,笔者就不赘述了。 T{v(B["!$  
  电影中人物的化妆、造型、服装设计都让笔者新生感慨,画面真的是一种享受。自此,本人看到乌鸦,一定满心好感。 T{v(B["!$  
   T{v(B["!$  
T{v(B["!$  
T{v(B["!$  
  精彩配角 T{v(B["!$  
  这部电影中的反派及配角实在太出彩了,海伦娜每出现,必惊艳。再就是马宏了,一个早年看《越狱》时就给我留下后遗症的反派演员——威廉·菲德内尔,演技了得,《极乐空间》里有些埋没,但是冷酷的一面还是“一脉相承”的。加上本片里出彩的造型,真的让人心生喜爱。 T{v(B["!$  
T{v(B["!$  
T{v(B["!$  
T{v(B["!$  
T{v(B["!$  
  价值观 T{v(B["!$  
  这部电影并没有提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观点,而是促进我们思考。每一部西部片都有“好人”和“坏人”,在最早的西部片尤其明显,发展到现在可以理解成主角及其“对手”。 T{v(B["!$  
T{v(B["!$  
T{v(B["!$  
T{v(B["!$  
T{v(B["!$  
  本部电影明显属于后一种情况。大家是否发现,所谓的坏人,其实正是促进社会发展的决定力量。不管出处何种龌龊的目的,修火车本身无疑是促进社会发展的途径,在中国叫“要想富,先修路”。而那座银山,“对手”虽然是出于一己私利要掠夺,但社会的发展,何尝不是一个掠夺征服的过程,说出来不可接受,从情感上也难以认同,但事实如此。对于土著人来说,那是他们的私人财产,可是这些物质一直停在此处,社会该如何进步? T{v(B["!$  
T{v(B["!$  
T{v(B["!$  
T{v(B["!$  
  而从Tonto极其族群的角度来说,这种掠夺是可以接受的吗?为什么一定要有牺牲品?社会发展让我们进步,但是,我们是不是也抛弃了很多,背叛了很多?我们是不是也曾不仁不义,因为次数太多,以至于自己都忘记了?那些光鲜亮丽,真的可以掩饰灵魂的空虚,可以逃过道德的审判吗? T{v(B["!$  
  导演及编剧没有给我们答案及倾向,而是把问题抛到我们面前,让我们去思考,从这一点,编剧及策划人员也是值得刮目相看的,细节、技巧都是可以提升的,谁都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但是思想境界绝非一日之功。 T{v(B["!$  
T{v(B["!$  
T{v(B["!$  
   T{v(B["!$  
  期待更好的德普 T{v(B["!$  
T{v(B["!$  
  听说很多人对德普失望了,觉得他无法逾越船长的高峰;抱怨他长得好也没用,总是不以真面目示人;抱怨他模式化的表演,就不能正常一回吗…… T{v(B["!$  
  笔者想说的是,我在期待更好的德普,我们也有充分理由期待更好的德普。因为他是独一无二的,至少现在没有人能够取代。有些人起步很高,以至于他细微的进步,很多努力你都看不到。 T{v(B["!$  
T{v(B["!$  
T{v(B["!$  
T{v(B["!$  
  看过绝命毒师的人都知道,到了最后小粉也可以将纯度提升到96%,但是老白能做到99%,就是这百分之三,决定了毒品制造者和毒品艺术家的区别。这也正是Gale Boetticher 崇拜老白的原因,所以可见越往高处,提升越难。在我心中德普也是一样,与自己对抗,独孤求败。 T{v(B["!$  
  即便你固执地不看好他,认为他停滞不前,那么也要清楚,数学中有波峰波谷,人生也有高潮和低谷,所谓停滞是不存在的,那只是发展的缓慢而已,量变积累会发生质变,所以要耐心地等待那次质的飞跃。如果连等待美好的耐心都没有,又怎能看到太阳从地平线升起最美的一瞬。是的,德普不是落日,而是在地平线将要升起的朝阳。 T{v(B["!$  
T{v(B["!$  
T{v(B["!$  
T{v(B["!$  
  这部电影优点、缺点都很明显,但一定是有意义的,至少是一部抛砖引玉之作,而且是比较高级的一块“砖头”。 T{v(B["!$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