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882阅读
  • 0回复

[最新影评]《小时代》:一双高跟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ckoll
 

发帖
185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9-18
7u%OYt D E  
在凝视海报上的 Logo 长达五秒钟之后,我意识到,那个先前被我误认为是字母“M”的不规则图案,其实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仔细一想,也对,再寡廉鲜耻,也不至于把“Money”大写标红在自己脸上吧(虽然某地的沈万三故居为了“款待”游客,生生地将一道门改建成了钱眼儿。而事实也最终证明,这年头,想尝尝“铜钱眼里翻筋斗”是什么滋味的确实大有人在)。不过,紧跟着我就从鞋的“跟高”想到了人的“身高”上头,于是赶紧在心里给了自己一耳光,骂道:咄,你个愤世嫉俗的 loser,自以为有几斤几两……啊不,几尺几寸哪?!再说,人家不已经说了是“小(tiny)”时代吗?!…… ?Bd6<F -G  
`7 Nk;  
[&p/7  
QA~Lm  
Gx%f&H~Z^  
P[,  
  俗话说:“矬子里头拔将军。”其实矬子只是矬子,和是不是将军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每个社会似乎都得有那么一两个“人人得而鄙视之”的公众“矬人”,其在物质和声誉上的资本占有率,成为对“天壤之别”一词最鲜活的注解。大洋彼岸的Justin Bieber同学就很不幸地表现出这方面的潜质,无论是电影电视节目还是颁奖典礼(青少年选择奖除外)上,关于他的玩笑总是时有耳闻,仿佛不拿他揶揄一番就枉做了半辈子的成年(男)人似的。 kxY9[#:<fB  
 zK:2.4  
  这边厢,作家出身的郭敬明有过之而无不及。学院精英可以唾弃他对市场“恬不知耻”地公开示好(并且赚得钵满盆足!),以表达对这个拜金时代的深恶痛绝;文艺青年可以不屑他“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十四岁以下人群(不是全部)的思想情怀(和市场目标),以便同那个  45°仰望过天空的自己划清界限;社会良知可以揪住他的抄袭官司和粉丝言论,从价值观人生观上展开攻势并一举占领道德高地;当然还有上海本土的上流贵族,可以嘲讽他一夜暴富(?)的庸俗品味来标榜自己的货真价实。如果以上这些你偏偏都不是,却又不想错过这场“嘲人派对”——没关系,你还可以尽情取笑他的身高以突出你的直男本色,虽然,前一秒你可能还在抗议“长得好看的人才有青春”,一副跟外貌歧视不共戴天的样子;或者,干脆勇敢一点,为郭敬明挺身而出、声辩一番,不过结果十有八九会被扣上“脑残粉”和“水军”的帽子而遭到集体鄙视……  所以,最稳妥的办法是,亮出自己作为中国电影爱好者的身份,一边批评《小时代》的叙事多么孱弱、人物多么单薄、逻辑多么混乱、演员只剩一副皮囊、却恰好没能满足你的口……哦不,“品”味;一边愤愤不平地表示“此等烂片不下线,老子绝不进影院”!——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如果郭敬明这个名字早已成为一个媚俗的符号,那么随着《小时代》的热映,它也正在为新的“媚俗”提供消费对象与生产资本。至于这场对人又对事的集体攻讦,究竟是观众对电影艺术的一次深度自觉,抑或仅仅是一场情绪化的集体狂欢,显然还有待“大时代”的检验。 Ige*tOv2  
v@:m8Y(t  
.7Itbp6=R  
(6)X Fp&  
VQ2B|v  
Y^5)u/Y=U  
  当然,抛开郭敬明其人不论,影片本身得到的批评大多还是相当中肯的:空洞肤浅、脱离现实、窥视意淫,无一不指向本片的虚处。但换个角度看,这些合乎事实的批评却又略显无趣(尤其是当上述短语被几乎不加新料地一再重复):说白了,《小时代》就是一双漂亮、性感,看上去价格不菲,并且必定要让你靠近云端那么几公分的高跟鞋,学名唤作“偶像剧”——而作为一部“偶像剧”,《小时代》又是合格的(豆瓣 5.0 的得分其实相当合适):它不仅比颇具野心却力不能逮的原著小说更具自知之明,而且其实在价值观(又来了!)上更懂收敛,以讨好买不起手工定制皮鞋的普罗大众(尽管为“品牌”所累,没能成功)。 _E^ !, Wz  
mGUG  
  比方说吧,林萧实习记“山寨”《时尚女魔头》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但“有脑人士”从来不屑指出山寨和原版之间有趣的差异。例如最基本的,魔头的性“别”使宫洺之于林萧多出“性诱惑”这一层意义,进而重演灰姑娘式的狗血戏码,便是“山寨版”的最大特色。有意思的是,同样一双高跟鞋,穿在安妮·海瑟薇脚上就意味着蜕变开始,只一步就踏上了时尚大道;到了杨幂脚上却成了“东施效颦”,脚一崴便来个拥吻大地……在此,水晶鞋不过是衬得灰姑娘愈发的“灰”了;“王子”之为白日梦,也在这一刻成为定局。在《时尚女魔头》的最后,女主角自主地拒绝了诱惑;而《小时代》中的实习生,则在接受了 BOSS送的运动鞋后,重回男友的身边。 于是,鞋子再度成为意涵丰富的能指:接受运动鞋,意味着林萧打消了对宫洺(及其地位与财富的)不切实际的欲望,并最终认可了上位阶级对自己的定义(小说里,宫洺却送过林萧一双高跟鞋,意义不同自是当然)。所以说,《时尚女魔头》是个地道的美式励志故事:别看魔头咄咄逼人,主人公的主体意识才是推动剧情的真正动力;相比之下,林萧的结局却包含一种奋斗无望后的无奈疗伤:借助某些“阶级美德”的重申,在欲望幻灭后,投射一种关于自身与欲望客体关系的重新想象——谁说《小时代》拜金来着?明明是失(ma)意(li)者(su)的心灵鸡汤嘛! AT"!Ys|  
@l~MY *hp  
S^SF!k=  
Rap_1o9#\  
,LDdL  
>% E=l  
  如果说林萧的败北至少还包含了上位阶级的部分承认,那么顾里遭遇的便是赤裸裸的“嫌贫爱富”(虽然是豪华限量版的“嫌贫爱富”)。尽管她出场不久就表示自己买了一双“超贵的鞋子”,却还是被男友顾源的母亲看低一眼。可不知怎的,“我爱你不是因为你能给我买多贵的鞋子”这样的话竟是出自顾源口中,她自己反倒拿起刚刚令她蒙羞的逻辑倒戈一击!(观众是否可以据此认为,这对准婆媳本质上是同一种人?)——我承认自己没看懂此处的情境何以催生了这样的情节,但见柯震东脱下鞋子奋力一扔 …… 这一刻,一个声音从我内心深处气势磅礴地响了起来:罪恶啊,你的名字是鞋子! 4m_CPe  
3hR3)(+1  
  然而,以人伦温情(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来抵抗和缓冲各种形式的社会矛盾与阶级冲突,正是偶像剧的一贯策略;因此,鞋子——这种指涉着财富、地位、名望和身份的道具,一面成为主人公积极争取的价值符号,一面又必须以一种象征性的形式加以一定程度的否定,正所谓“弃若‘贵’履”。果然,为了把南湘的参赛设计及时送达比赛现场,重新聚首的“时代姐妹花”随着唐宛如一声豪勇无比的“冲啊”,开始了以友谊为名的赤足狂奔。而稍早一些时候,观众便已目睹了闺蜜四人在身体、爱情和尊严上受到伤害后,如何相互寻找、彼此依靠的情节。不过,彼时的友谊毕竟还和物质紧紧地缠绕在一起:在女孩儿们回归“姊妹共同体”的同时,她们也立刻跃入(并耽溺于)顾里“丰沛”的“衣橱”——顺便说一句,在我们不遗余力地炮轰《小时代》的物质主义时,是否意识到,这种物质主义也许并不完全,甚至并不主要是郭敬明个人的三观所致(相反,这种道德论调反倒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问题的实质),而是映射出某种关于个体幸福感和安全感的、更为普遍的时代焦虑?——与之相比,影片高潮部分的悬念设置与矛盾解决,则几乎完全是在(当然,也是十分刻意地)突出友谊的力量。就此意义而言,我以为电影版《小时代》较之小说的三观“正”气得多,至少关键时刻,不是顾里或者宫洺或者他们爹妈的金钱在扭转乾坤。 >td\PW~X  
\'P79=AU  
q{Gf@  
S\A9r!2  
jbu+>  
U0dhr;l  
  所以,恕我不能同意那些“看不出友谊在哪里”的吐槽。当然,你有权批判这种所谓的“友谊”庸俗而廉价。毕竟,真正把鞋子丢在高架上的只有一个唐宛如,而她那双鞋肯定也没有顾里她们的来得值钱。与此同时,“超贵的鞋子”(顾里的每一双鞋子当然都是“超贵的鞋子”!)正安然无恙地等待被重新穿上。说到底,赤足奔跑必定只是一个漂亮的姿势,正如我说过的,仅能让你离地那么几公分而已。这或许也正是“高跟鞋”,连同它所象征的那个世界(无论真实与否)在我们心中激起的情感悖论:你在想进入它的同时恨它,恨它的同时又想进入它。至于郭敬明,亲,你都赚成这样了,还奢望名利双收吗?正所谓要穿“高跟”先委屈“脚跟”,不是有那么句话么?——“高”处不胜寒。 e>_Il']Mb  
{&)E$ M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