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623阅读
  • 0回复

[电影剧本]《罗生门》电影分镜头剧本8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莫莫
 

发帖
1379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0-07-08
— 本帖被 编导网admin 从 影视课堂&大学课程 复制到本区(2010-07-22) —
53▲林中 (C)
   1★多襄丸和真砂(中景)
  画面前边是低头哭泣的真砂,她旁边是拜伏赔罪的
多襄丸,后景可以看得见被捆在杉树脚下的武弘。
  多襄丸:“……我这个人哪,一向就是个起了恶念,
便顺着恶念干下去的人,我相信这是最不受烦恼所苦的
办法。……可是,今天……却不行了。……我把你弄到
手之后,越发丢不开你了。……越发留下烦恼了。……
求求你,……跟了我吧。……京里京外知名的多襄丸,
是这样跪着央告你呢。”
  真砂哭声暂停,接着又哭起来。
   2★多襄丸和真砂(近景)
  画面右边是低头哭泣的真砂,左边是推摇着哭着的
真砂的多襄丸。
  多襄丸:“——我呀,只要你答应作我的浑家,我
就可以洗手不再干这营生的,……让你一个人享享福的
这点钱财,我是藏着的。……不,你如果不愿意用这种
不义之财的话,我能出汗卖力气,……哪怕直落得作个
小买卖人,也决不叫你受罪。……只要你肯跟我,我,
多么劳累都不怕。……求求你,……跟了我吧。”
  真砂还在哭。
   3★多襄丸(特写)
  前景是真砂的后背,多襄丸在拜伏着央告她。
  多襄丸:“——求求你,……你要是不肯的话,我
只好把你杀了,再没有别的办法。……求你说一句吧,
作我的浑家吧。”
  真砂越发哭得厉害。
   4★多襄丸(大特写)
  多襄丸:“——别尽哭呀!……别哭啦,回我一句
话呀,你就说肯跟我好了,……说!……不肯说么!”
  多襄丸一把推开真砂。
   5★真砂(特写)
  低头哭泣的真砂突然抬起头来。
   6★真砂和多襄丸(近景)
  真砂在画面中央挺然坐正,右边是面对她的多襄丸,
左边处于后景处,可以看得见武弘。
  真砂:“那怎么成?!”
  多襄丸:“……”
  真砂:“我不能说。……不行,不行,……我一个
女人家还能说什么哪?”
  多襄丸:“……”
  真砂突然站起身来,立刻向右边走去。摄影机跟着
她摇摄,后景出现了真砂掉在地上的短刀。真砂从地上
拾起短刀。
   7★武弘和真砂(近景)
  画面前边是被捆在杉树脚下的武弘,后景是多襄丸。
  真砂手拿短刀从后景跑到武弘面前,她用短刀割断
捆着武弘的绳子之后,便离开他,哭倒在武弘和多襄丸
中间。
   8★多襄丸(中景)
  茫然站着的多襄丸:
  “……我懂了,……你的意思是叫我们两人决定啦!”
  说着,握住刀柄,盯着武弘。
   9★武弘(远景)
  画面右前方是多襄丸的后影,后景是摇摇晃晃地站
起来的武弘,在两人中间是伏地痛哭的真砂。
  10★武弘(中景)
  武弘站起来,摆摆手制止多襄丸:
  “且慢!……我呀,我才犯不上为了这样一个女人
拼命了。”
  11★多襄丸(特写)
  多襄丸感到莫名其妙似的,把视线移向真砂。
  12★真砂(特写)
  真砂刷地一下仰起脸来注视着武弘。
  13★武弘(全景)
  画面右前方是真砂的侧影,站在画面中央的是武弘。
  武弘一边低头俯视着真砂一边往前走,用十分憎恨
的口气说:
  “在两个男人的面前丢丑,为什么不自裁呢?……
你这可憎的女人!”
  14★武弘(全景)
  摄影机的位置比前一镜头要稍后些。
  画面右前方是多襄丸上半身的后影,后景是武弘,
在两人中间是坐着的真砂。
  武弘然后对多襄丸说:
  “这样的贱人还要她干嘛?你要就给你好了!……
事到如今,这样的女人,还不如抢走我那匹桃花马来得
伤心呢。”
  15★真砂(特写)
  真砂没有眼泪的眼看看多襄丸。
  16★多襄丸(全景)
  画面左前方是真砂的后影,画面中央是多襄丸。
  多襄丸看看真砂,看看武弘,拿不定主意。
  17★武弘(全景)
  画面右前方是武弘上半身的后影,后景是多襄丸,
在两人中间是坐着的真砂。
  真砂交替地看着武弘和多襄丸。
  18★多襄丸(大特写)
  多襄丸凝视着真砂。
  19★真砂(大特写)
  真砂凝视着多襄丸。
  20★多襄丸(大特写)
  多襄丸走向前来,出了画面。
  21★真砂(特写)→
    真砂、武弘和多襄丸(全景)
  真砂的两眼追看着多襄丸,多襄丸的脚从画面右边
走向左边,摄影机跟着摇。
  真砂站起来赶上去,多襄丸冷冷地瞪她一眼:
  “别来!”
  真砂又扑倒在武弘和多襄丸中间。
  22★真砂和武弘(全景)
  前景是在画面两端的多襄丸的两条腿,从他的胯下,
可以看得见哭倒在地的真砂和处于后景的武弘。
  武弘走向前来。
  23★武弘(特写)
  武弘:“别哭啦,哭得再怎么可怜,也没人再上你
的当了。”
  24★多襄丸(特写)
  多襄丸:“罢了!你也甭唠叨她贪生怕死啦。……
女人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这么没出息的。”
  25★真砂(俯拍·中景→特写)
  真砂颓丧的神情。
  哭得怪可怜的真砂,两肩一耸一耸地在打哆嗦。从
哆嗦的肩膀底下,漏出抑制不住的哭声:
  “呃!呃!呃!呃!”
  一会工夫,真砂像是河堤决了口似地大笑起来。她
一下子丢开了女人家的柔和面纱,现出了狠毒的原形,
破口大骂:
  “哈哈哈哈!……你们才没出息呢!”
  真砂站起身来走到右边的武弘跟前,摄影机向右移。
  “……你要是我丈夫,为什么不杀了这汉子?……
为什么不先杀了他再叫我死?……杀了这汉子之后,再
来叫我死,这才像个男人样,不是吗?……”
  真砂又走到左边的多襄丸跟前,摄影机向左移。
  “……你也不是个男子汉。……那时我听是多襄丸,
我就不由得止住了哭声。……因为我最讨厌的是一个人
办事不果断。……我想,果真是多襄丸的话,或许能替
我打开这个没法解脱的困境。……只要能够把我从这个
走头无路的困境里搭救得出去,哪怕怎么折磨我,怎么
无法无天,都不在乎。……我是这么想的。”
  26★真砂和多襄丸(大特写)
  真砂:“……可谁知,……你也和我丈夫一样,也
不过是个小滑头罢了。”
  27★多襄丸(中景)
  多襄丸呆呆地站在那里。
  真砂画外音:“……要知道,女人是属于能够忘掉
一切疯狂似的男子汉的!”
  28★真砂(特写)
  真砂:“……女人是要凭腰里的刀来争夺的!”
  说完,用炯如火焰的眼光,挑拨似地看着两人。
  真砂故意奔向抽出长刀的多襄丸,才走两三步,就
回头看着武弘。
  29★武弘(中景)
  茫然地站着不动的武弘也拔出长刀。
  30★武弘(特写)
  武弘向前逼近一步。
  31★多襄丸和真砂(近景)
  多襄丸推开真砂,摆出招架的姿势。
  32★真砂(特写)
  真砂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
  33★多襄丸、武弘和真砂(俯拍·远景)
  对峙的多襄丸和武弘,对此感到得意而发笑的真砂。
  34★真砂(特写)
  真砂停住笑声,交替地看着多襄丸和武弘。
  35★多襄丸(近景)
  多襄丸手握长刀,曲曲折折地前进。摄影机向左摇。
  36★武弘(近景)
  武弘也手握长刀,曲曲折折地前进。摄影机向右摇。
  37★摆好架势的多襄丸(特写)
  38★摆好架势的武弘(特写)
  39★真砂(特写→中景)
  在真砂的特写面孔前面,多襄丸和武弘的刀锋嘎嚓
一声碰到一起。摄影机向后移。
  40★多襄丸和武弘(全景)
  两人的决斗,并不像多襄丸所供认的那样,自己的
刀法是那么高强,一点也不像他说的那么精彩,完全是
惨暴的乱斗。
  41★多襄丸和武弘(远景)
  两人乱斗了一番之后,多襄丸朝前景跑来,武弘往
后景跑去。
  42★真砂(特写)
  真砂从大树伐根后面探出头来。
  43★武弘(特写)
  武弘开始向前逼近。摄影机向后移。
  44★多襄丸(特写)
  多襄丸也向前逼近。摄影机向后移。
  45★重新摆好架势的武弘(特写)
  46★重新摆好架势的多襄丸(特写)
  47★真砂(中景)→多襄丸和武弘(远景)
  真砂躲在大树伐根后面。摄影机向后移,相持不下
的多襄丸和武弘进入前景。
  “啊——!”
  真砂一声怪叫,多襄丸和武弘吃了一惊,赶紧跳开,
朝画面右边跑去。摄影机摇摄,把两人拍成远景。
  48★多襄丸(俯拍·中景)
  格斗之中,多襄丸的长刀脱了手,戳在土坡上,他
空手而遁。
  49★多襄丸(全景)
  多襄丸想爬上土坡遁走,却摔了下来。摄影机摇摄。
  50★武弘(特写)
  武弘用长刀横劈多襄丸的头。
  51★武弘(全景)
  在树荫处,武弘用长刀横抄多襄丸的脚。
  52★多襄丸和武弘(俯拍·全景)
  多襄丸想拔下戳在土坡上的长刀,武弘从前景赶来,
多襄丸反复地抓地上的泥土向武弘投掷。摄影机一边摇
一边向前移。
  53★多襄丸和武弘(全景)
  多襄丸仓皇地向土坡逃去,武弘穷追不舍。多襄丸
逃到树荫处,武弘举刀追来。摄影机一边摇一边向后移。
  54★武弘的长刀(特写)
  长刀砍在大树伐跟上拔不下来了。
  55★多襄丸和武弘(全景)
  两人争先恐后地向多襄丸戳在土坡上的长刀处一点
一点地蹭。
  56★多襄丸和武弘(俯拍·全景)
  两人争先恐后地向这把刀爬来。摄影机向后移。
  多襄丸拔刀在手。
  57★武弘(中景)
  武弘大吃一惊地向后退。
  58★多襄丸(中景)
  多襄丸手握长刀站起来。
  59★多襄丸和武弘(远景→中景)→
    多襄丸(近景)
  前景是想逃走的武弘,后景是手握长刀追赶过来的
多襄丸。摄影机向后移,把两人拍成中景。
  武弘退缩到砍在大树伐跟上的长刀处,多襄丸追到
树荫处直逼武弘,武弘跌进草丛动弹不得。摄影机跟着
多襄丸向右摇,把他拍成近景。
  武弘:“我不愿意死!我不愿意死!”
  多襄丸终于高举长刀刺向武弘。
  画外传来真砂绝望的喊声:
  “啊——!”
  随着这喊声,多襄丸一愣,他回头一看。
  60★多襄丸(中景→远景)
  前景是多襄丸的后影,后景是坐着的真砂。多襄丸
来到真砂跟前,精疲力尽,趴在地上。
  61★多襄丸和真砂(中景→全景)
  多襄丸拉住真砂的手欲逃。
  真砂拂开多襄丸的手一人逃走。
  摄影机一边摇摄一边向前移。
  多襄丸追赶真砂,他把武弘砍在大树伐跟上的长刀
拔下,挥刀欲砍。
  隔着大树伐跟,真砂把脱下来的礼服向他甩去。
  62★多襄丸和真砂(全景→远景)
  真砂逃走,多襄丸紧追下去,中途跌倒。
  63★多襄丸(特写)
  累得精疲力尽抬不起头的多襄丸的脊背。
  64★多襄丸(远景)
  前景是一个大树跟,处于后景的多襄丸站起来,从
左边走出画面。
  过了一会,多襄丸又提着刀,从左边走进画面。
  65★多襄丸(全景→远景)
  多襄丸拖着那把刀,一瘸一拐地走去。
  54▲罗生门
   1★打杂的、卖柴的和行脚僧(远景)
  雨仍在下。
  三人坐在石板台基上。
   2★打杂的、卖柴的和行脚僧(全景)
  画面右前方是行脚僧,后景是打杂的和卖柴的。
  打杂的和卖柴的站起来。
  打杂的:“哈哈哈哈,……这倒仿佛是实话了。”
  卖柴的:“我可不撒谎,……是我亲眼看到的。”
  打杂的:“哼哼,……那也靠不住。”
  卖柴的:“我不说假话!是真的!我可不撒谎!”
  打杂的:“没有一个撒谎的人,说自己的话完全是
谎话的。”
  行脚僧:“这真是可怕的事了,……要是任何人都
不能相信,那么,这个世界就成了地狱了。”
  打杂的:“一点不错,……这世界压根就是个地狱
嘛。”
  行脚僧:“不,……我相信人!”
  行脚僧站起来。
   3★行脚僧和打杂的(特写)→
    打杂的和卖柴的(中景)
  前景是矗立在画面右边的柱子,行脚僧靠着柱子,
打杂的来到行脚僧身后。
  行脚僧:“我不想把世界看成地狱!”
  打杂的:“哈哈哈哈,……光说好听的话是不中用
的。……你倒想想看,……直截了当地说,如今这三个
人的话,你又该去相信谁的哪一句才好呢?”
  行脚僧悄然无语。
  卖柴的在画外嘟囔着:
  “不懂,……简直不懂!”
  打杂的走到卖柴的跟前。摄影机向右摇,摇到柱子
处于画面左边时停下,后景是卖柴的和打杂的。
  打杂的:“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人做的事
根本就是无法琢磨的。哈哈哈哈。”
  说完,向左边走去,走到柱子后面,出了画面。
   4★打杂的、卖柴的和行脚僧(全景)
  打杂的坐下来。
  三人又是默默无言。
  雨还在下。
  打杂的从篝火中拿出一块块未烧完的木板,朝雨里
扔去。
  画外传来婴儿的哭声。

5★打杂的、卖柴的和行脚僧(中景)
  打杂的回头望了望,站起身来转到门后去。卖柴的
和行脚僧跑到木板已经脱落的板壁跟前。摄影机向前移。
   6★打杂的、卖柴的和行脚僧(中景)
  画面左边是从板壁缝子里探首向外张望的行脚僧和
卖柴的,右边是处于后景的打杂的正在剥婴儿的衣服。
   7★打杂的(近景)
  打杂的正在剥婴儿的衣服。
   8★卖柴的和行脚僧(中景)→
    卖柴的、行脚僧和打杂的(全景)
  两人从板壁缝子里伸头看着,然后离开,跑到胁下
挟着婴儿的衣服的打杂的跟前。摄影机跟着卖柴的摇摄,
把三人拍成全景。
  卖柴的:“你这是干什么!”
  说着,把打杂的一把推开。
  打杂的踉跄了一下,但是他仍然把那件小衣服挟得
紧紧的。
  打杂的:“你才干什么呢!”
   9★行脚僧(特写)
  已经把婴儿抱起来的行脚僧仰起脸来。
  10★卖柴的、打杂的和行脚僧(中景)
  前景是矗立在画面右边的梯子,隔着梯子是卖柴的
和打杂的,两人一个在斥责,一个在辩护,后景是抱着
哭喊的婴儿的行脚僧,他呆若木鸡地站着。
  卖柴的:“……你的心多么狠哪……”
  打杂的:“心狠?……这小衣服反正早晚一定叫人
剥了去的,……我拿走又有什么不对呢?”
  卖柴的:“你,你是恶鬼么!”
  打杂的:“恶鬼?……我要是恶鬼,这崽子的爹妈
又该是什么哪?”
  卖柴的沉默不语。摄影机向左移,梯子出了画面。
  打杂的:“自己任性地图个痛快,搞出来的崽子也
不想养活,随便一扔,这崽子的爹妈才是真正的恶鬼呢!”
  卖柴的:“不对!这跟你说的不一样!你瞧,这小
衣服上还缝着长命百岁的符咒呢!……你替扔这孩子的
爹妈想想看吧。……不得不扔掉自己的亲生孩子,一定
是有万不得已的苦衷啊!”
  打杂的:“哼,……什么事都替别人着想,那还有
个完么?”
  卖柴的:“这,这可太自私自利了。……”
  打杂的:“……哼,自私自利为什么就不行?……
这是个人不如狗的世界,……谁要是不自顾自就活不成
的世界啊!”
  说完,从右边走出画面。
  卖柴的赫然瞪圆了眼睛,往前挪了挪。
  卖柴的:“他妈的!真是!谁都是只顾自己,全都
是给自己自私自利的行为辨护啊!那强盗!那女的!那
汉子!”
  11★打杂的(特写)
  画面左前方是卖柴的。
  卖柴的:“还有,你也是!”
  说着,狠歹歹地往前凑了凑。
  打杂的:“哼,……那么说,难道你就不是那号人
吗?……别打哈哈吧。……纠察使署的官们,也许叫你
糊弄得过去;可我呀,你可糊弄不了!”
  12★卖柴的(特写)
  画面右前方是打杂的后脑勺。
  卖柴的吃了一惊,低下头去。
  13★打杂的(近景→特写)
  画面左前方是卖柴的后背。
  打杂的一下接一下地推着卖柴的,两人从左边走出
画面。
  14★打杂的、卖柴的和行脚僧(近景)
  打杂的把卖柴的推到墙根,抱着婴儿的行脚僧处于
后景。
  打杂的:“我问你,……那把女人的短刀哪去了?
……多襄丸也说是镶螺钿的好家伙。那把短刀哪去了?
……难道落在草里就没有了吗?……哼,……不是你掖
起来了,还有谁呀?”
  卖柴的:“……”
  打杂的:“哈哈,……怎么样?我说着了吧?……
哈哈哈哈,是贼偏喊捉贼,这才真是叫着自私自利呢!
……哈哈哈哈。”
  说着,打了卖柴的一下。
  卖柴的缩着肩膀呆站着。
  15★行脚僧(特写)
  行脚僧抱着已经不哭的婴儿,茫然地望着卖柴的。
  16★打杂的、卖柴的和行脚僧(全景)
  打杂的回头看看卖柴的:
  “……喂,还有什么可说的吗?……没有的话,我
先走啦。……哈哈哈哈。”
  说完,向画面右边走去。
  17★打杂的、卖柴的和行脚僧(远景)
  打杂的挟着小衣裳,钻过檐滴,走下台阶,从右边
走出画面。
  卖柴的和抱着婴儿的行脚僧站在台基上。
                   (化)
  18★仍然一动不动地站在台基上的卖柴的和行脚僧
    (远景)
  前景是在画面右边的大圆柱。
                   (化)
  19★仍然一动不动地站在台基上的卖柴的和行脚僧
    (全景)
  前景是檐滴一滴一滴地落着。
                   (化)
  20★把目光集中到一点凝视不动的卖柴的和行脚僧
    (特写)
  55▲删去
  56▲罗生门
   1★卖柴的和行脚僧(远景)
  滴到台阶上的檐滴。站在台阶上的两人。
  婴儿又哭起来。
   2★卖柴的和行脚僧(中景)
  行脚僧一边哄着怀里哭喊的婴儿,一边从画面右边
走向左边,出了画面。
  卖柴的呆呆地看着左边的行脚僧,好像有什么犹豫
不决的事,最后终于跟上去,从左边走出画面。
   3★卖柴的和行脚僧(近景)
  卖柴的伸手要去抱婴儿,行脚僧着了慌,紧紧抱住
婴儿往后退:
  “你干嘛?你还想剥这孩子的贴身布衫吗?”
   4★卖柴的和行脚僧(近景)
  画面右前方是行脚僧的后影。
  卖柴的好像受了委屈似地望着行脚僧,然后,轻轻
地摇摇头:
  “我家里有六个孩子。养活六个和养活七个,也就
是一样的辛苦罢了。”
  说完,摊开两手。
   5★卖柴的和行脚僧(近景)
  画面左前方是卖柴的后影。
  行脚僧定睛看着卖柴的脸:
  “唉呀,……我错怪了你的好心眼了。”
   6★卖柴的和行脚僧(近景)
  画面右前方是行脚僧的后影。
  卖柴的:“不能怪你呀,……如今的世界,凡是人
都不能不怀疑他啊。……惭愧的是我,……我自己就摸
不清自己的心眼。”
   7★卖柴的和行脚僧(近景)
  画面左前方是卖柴的后影。
  行脚僧:“啊,你做了一件好事。……亏得你,我
还是可以相信人了。”
   8★卖柴的和行脚僧(近景)
  画面右前方是行脚僧的后影。
  卖柴的:“哪的话呢。”
  行脚僧把婴儿递给卖柴的。
   9★卖柴的和行脚僧(全景)
  卖柴的从行脚僧手里接过婴儿。
  两人互相施礼,卖柴的向画面左边走去。
  10★卖柴的和行脚僧(大远景)
  卖柴的和行脚僧从罗生门里面向外面走出去,正好
被摄影机对面射来的逆光映照,呈现出剪影影像。
  11★罗生门(远景)→
    卖柴的(特写)→
    罗生门(大远景)
  从罗生门里面向外面走出来的卖柴的和行脚僧再次
互相施礼。卖柴的抱着婴儿,朝摄影机走来,摄影机把
卖柴的拍成特写之后,随着向后移,在卖柴的走出画面
之后,画面成为罗生门的大远景。
                   (终)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编导网 莫莫、 加我qq 8730630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