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510阅读
  • 0回复

[电影剧本]《罗生门》电影分镜头剧本7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莫莫
 

发帖
1379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0-07-08
— 本帖被 编导网admin 从 影视课堂&大学课程 复制到本区(2010-07-22) —

38▲罗生门
   1★摄影机从石头台阶上那猛打不停的雨点(仰拍
·特写)向上摇到在石板台基上坐着的卖柴的、行脚僧
和站起来正在吃瓜的打杂的(远景)
   2★打杂的(中景)→
    打杂的、行脚僧和卖柴的(全景)
  打杂的:“哼,……果然,我也闹不清究竟是怎么
回事了。”
  打杂的走到两人跟前坐下来。
  摄影机跟拍,随着向后移,把三人拍成全景。
  打杂的:“……不过,女人这东西,是什么事都会
用眼泪来糊弄过去的。连自己都糊弄过去。所以,女人
家的话,必须要很小心地听,要不然,就会上她的当。”
  行脚僧:“唔……但是,据那死了的汉子说出来的
话,……”
  打杂的:“什么?……那死了的汉子说的话?……
死鬼怎么说话哪?”
  行脚僧:“是借巫女的口来说的。”
  打杂的:“哦。”
  卖柴的站起来,走到摄影机前面。
  卖柴的:“撒谎!那汉子说的也不是实话!”
  行脚僧:“可是,甚至人到死后还作妄言,是没有
的事。”
   3★行脚僧和打杂的(特写)
  摄影机隔着画面左前方打杂的肩头拍摄行脚僧。
  打杂的:“为什么哪?老师父。”
  行脚僧:“……我可不愿意把人看得那么坏!”
   4★打杂的和行脚僧(特写)
  摄影机隔着画面右前方行脚僧肩头拍摄打杂的。
  打杂的:“那就随你的便。不过,当真有什么老实
人么?难道不都是自以为自己老实么?”
  行脚僧:“你把人说得太可怕……”
  打杂的:“哈哈哈哈……我看人这种东西么,就像
是天生的尽把对自己不太合适的真事忘得一干二净,光
把对自己合适的假话当作真的呢。……因为这么办心里
舒坦嘛。……哈哈哈哈。”
  说完,照旧吃瓜。
  行脚僧:“胡,胡说八道……”
  打杂的:“哈哈哈哈……好吧,……且来听听那个
死了的汉子是怎么说的吧。”
  行脚僧:“……”
  闪电。
   5★藻井和粗大的柱子(特写)
  闪电的亮光映照着藻井和柱子。
  鸣雷。
   6★卖柴的、打杂的和行脚僧(俯拍·全景)
  三人仰头望着藻井。
   7★被雷雨猛洗着的门楼脊的兽头瓦(特写)
   8★兽头瓦(特写)
  39▲纠察使署堂前
   1★巫女手中摇晃的锡杖(特写)
   2★手舞足蹈的巫女(近景)
   3★手舞足蹈的巫女(俯拍·远景)
   4★摇晃的锡杖(特写)
   5★手舞足蹈的巫女(全景→远景)
  巫女在盘旋急舞中远离摄影机。
   6★巫女(特写)
  巫女低头俯视。
   7★落在沙子上的锡杖(特写)
   8★巫女(特写)
  巫女骤然仰起脸来,走出画面。
   9★巫女(远景→仰拍·近景)
  巫女径直走近摄影机,在祭坛上颤动着身子,蠕动
着嘴巴,嘴里吐出来的声音却是武弘的声音:
  “……我如今在幽暗之中,……在一线光明也没有
的幽暗里,苦闷难受。……该咒该骂的是那个把我推落
到这苦难的阴间里来的家伙!”
  10★巫女(近景)
  巫女像发疟疾般浑身颤抖着,发出非人非兽的呻吟
声,兜着圈子手舞足蹈。摄影机跟拍。
  11★巫女(全景→特写)
  巫女用武弘的声音继续说下去,摄影机推向巫女。
  “……那强盗强奸了我妻子之后,就坐在那里百般
抚慰起我那妻子来。”
  12★[插入镜头]树林里正在谈话的多襄丸和真砂
          (远景)
  摄影机向后移,武弘从左前方进入画面。
  巫女(画外武弘的声音):“……我妻子悄然跪坐
在幼竹的落叶上,两眼盯着自己的磕膝盖。……那强盗
花言巧语地说:‘……哪怕是一回,已经玷污了的身子,
再去跟你那丈夫,相处之间也是不会和睦的,与其跟着
个这样的丈夫,还不如作了我的浑家,你有没有这意思
呢?我正是真心爱你,所以才干了这非常莽撞的事。’”
  13★[插入镜头]真砂(大特写)
  巫女(画外武弘的声音):“……强盗这样一说,
我那妻子居然听得出了神,抬起头来。”
  树影浮动在真砂的脸庞上。
  真砂仰起脸来,出神地望着多襄丸。
  14★巫女(特写)
  巫女用武弘的声音继续说下去:
  “……我……我从来也不曾见过我妻子像这个时侯
那么美。……”
  40▲林中 (C)
   1★武弘的侧脸(特写)
  扭过脸来的武弘闭上眼睛。
  画外随之而来的是武弘的声音:
  “可是,我那美貌的妻子当着她那被捆起来的丈夫
的面,是怎么回答强盗的呢?……”
   2★真砂和多襄丸(特写)
  真砂仰脸对着多襄丸,从两人中间可以看得见处于
后景的武弘。
  真砂对多襄丸说:
  “……随便去哪都行,……随便什么地方都行,带
我走吧!”
  41▲纠察使署堂前
   1★巫女(特写)
  巫女站起来进入画面,用武弘的声音大声说下去:
  “……妻子的确就是这样说的!”
  巫女急转身向后走去,又回转身向前走来,摄影机
跟着她前后移动。
  “……可是,妻子的罪孽并不单单是这么点。如果
光是这么点的话,我现在也还不至于在这幽暗之中这般
苦闷了。”
  42▲林中 (C)
   1★武弘和多襄丸(中景)
  画面右前方是被捆在杉树脚下的武弘的后背,他的
对面是站着的多襄丸。
  多襄丸夺了武弘的长刀,从右边走出画面。
  过了一会,多襄丸拉住真砂的手走过后景。
   2★被真砂拉住而停下脚步的多襄丸(特写)
   3★真砂和多襄丸(全景→中景)
  真砂用手指着武弘,仰脸对着多襄丸,像发了疯似
地叫喊,摄影机向前移。
  “你给我杀了他!他不死,我不能跟你在一块。你
给我杀了他!……”
  43▲纠察使署堂前
   1★巫女(近景)
  巫女完全是一副恶鬼的形象,她一边向后退去一边
用武弘的声音大声诅咒:
  “……这句话,就像暴风一般,直到如今还要把我
倒栽葱地吹下无底的幽暗深渊里去。”
  巫女迅速地兜着圈子。
  “……这样恶毒的话,这样该诅咒的话,难道是从
人嘴里说出来的吗?……就连那强盗听到这话时都大惊
失色了!”
  44▲林中 (C)
   1★真砂(大特写)
  摄影机隔着多襄丸的肩膀拍摄真砂。
  真砂:“你给我杀了他!你给我杀了他呀!”
   2★真砂和多襄丸(远景)
  画面右前方是武弘的后背,后景的真砂拽住多襄丸。
  真砂:“你给我杀了他!你给我杀了他呀!”
   3★真砂和多襄丸(特写)
  真砂扶着多襄丸的肩膀,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
   4★真砂和多襄丸(远景)
  画面右前方是武弘的后背,后景的多襄丸踢倒真砂。
   5★真砂和多襄丸(近景)
  多襄丸把处于画面前边的真砂一脚踏在脚下。


45▲纠察使署堂前
   1★巫女(特写)
  从巫女嘴里迸发出异常尖锐的高声嘲笑,巫女笑得
前仰后倒。
  46▲林中 (C)
   1★武弘、真砂和多襄丸(全景)→
    武弘(特写)
  画面右前方是被捆在杉树脚下的武弘的后背,他的
对面是脚下踏着真砂的多襄丸。
  多襄丸慢悠悠地交抱双臂,对武弘说:
  “喂,……你打算把她怎么处置?……杀了她呢?
还是饶了她?……你点点头回答我就行。……”
  摄影机一边摇一边向前移,移到武弘旁边,把武弘
的半边脸拍成特写。
  画外随之而来的是武弘的声音:
  “我当时想,单凭这句话,也就可以饶恕那强盗的
罪了。”
   2★多襄丸和真砂(近景→远景)
  画面右前方是多襄丸踏着真砂的两条腿,后景可以
看得见武弘。
  多襄丸有点不耐烦:
  “喂,……杀吗?……饶了她吗?”
  说着,走近武弘一步。
  这当口,真砂霍地跳起身来:
  “啊!”
  刹那间,大喊一声,从右边跑出画面。
  真砂往树林深处逃走,多襄丸跟着追去。
  摄影机向右摇,把两人的后影拍成远景。
   3★武弘(大远景)
  剩下武弘一个人,呆呆地凝视着前方,一动不动。
   4★凝视着前方的武弘(全景)
   5★凝视着前方的武弘(特写)
  47▲树荫里的草地
   1★洒在落叶上的树影随风浮动(俯拍·近景)
  画外传来武弘的声音:
  “从那以后,不知过了多大一会。”
  48▲林中 (C)
   1★武弘和多襄丸(全景)
  画面右前方是被捆在杉树脚下的武弘的后背,后景
出现了中途而返的多襄丸。
   2★武弘和多襄丸(中景)→
    武弘(特写)
  画面左前方是多襄丸的后影,他的对面是武弘。
  多襄丸站在武弘面前,俯视着武弘。武弘像是没有
察觉,不瞥一眼。
  多襄丸拔出刀来,武弘眼也不眨。
  多襄丸用刀割断捆着武弘绳子,武弘这才仰起脸来
看着多襄丸。摄影机向前移,把武弘拍成特写。
  多襄丸:“……女的跑啦。……就剩下我的凶吉了。”
  说完,慢步走去。
  又剩下武弘一个人。他茫然地仰望苍空。
  49▲凉风刮过的树梢
   1★风起处树梢轻摇(仰拍·近景)
  画外又是武弘的声音:
  “……好静啊。……也不知是哪里,有人在哭……
有人在哭……哭着的是谁呢?……”
  50▲林中 (C)
   1★摄影机从洒在落叶上的婆娑漫舞的树影(俯拍
·特写)向上摇到哭着的武弘(远景)
   2★武弘(特写→中景)
  武弘呜咽着解开绳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摄影机
向后移,把他拍成中景。
  武弘向右走去,扶树而哭。摄影机跟着他向右摇。
   3★武弘(特写→全景)
  武弘的额头靠在大树上哭泣。
  他离开大树,走了两三步便停下来。
   4★武弘(近景→中景)
  前景是武弘的脊背,后景是真砂掉在地上的短刀。
  武弘向那短刀走去,摄影机随着向前移。
  他拾起短刀又走了回来。
   5★武弘(远景)
  武弘停下脚步,用短刀朝着自己的胸膛猛力一刺。
  51▲纠察使署堂前
   1★巫女(近景)
  和前一镜头武弘倒地的动作相衔接,巫女慢慢扑到
在地。她又站起身,仰起脸来。
   2★巫女(特写)
  巫女从她微微蠕动着的嘴巴,倾吐着武弘的声音,
那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声音:
  “……静极了。……多么寂静呀。……阳光骤然淡
了下来。……我的周围,不知不觉地笼罩上了阴沉沉的
幽暗。……我,就在这阴森森的寂静包围中倒了下来。
……这时候,有个人蹑脚走近我身边来,……是谁呀?
……那个人悄悄地握住了我胸口上插着的短刀,……
然后,慢慢地抽了出去。……”
  巫女叭哒一声扑倒在地。
  卖柴的和行脚僧心惊胆战,呆呆地看着这副光景。
  卖柴的浑身在打哆嗦。
  52▲罗生门
   1★卖柴的、打杂的和行脚僧(全景)
  雨仍在下。
  卖柴的在席地而坐的打杂的和行脚僧面前走来走去,
摄影机跟着他左右摇。卖柴的突然回头望着他们。
   2★卖柴的、打杂的和行脚僧(全景)
  画面右前方是打杂的和行脚僧,后景是面对着他们
的卖柴的。
  卖柴的:“不对!不对!……那汉子的胸口上,并
没有插着什么短刀!那汉子是叫长刀给刺死的!”
  打杂的和行脚僧都用吃惊的眼神望着这情景。
  卖柴的清醒过来,却生生地看了看打杂的和行脚僧,
便无精打采地朝门洞里面走去。摄影机一边跟着卖柴的
向右摇一边向前移,外面下得正起劲的雨脚进入画面。
卖柴的蹲在那里,用湿了的袖子擦他满脸的油汗。
  打杂的走近卖柴的跟前。
   3★打杂的和卖柴的(中景)
  打杂的挨着卖柴的旁边坐下,可以看得见处于后景
的行脚僧。
  打杂的:“嘿,……这倒有点意思起来了!”
  说着,窥了窥卖柴的脸。
  打杂的:“……喂……这么说来,你合着是看见这
全出把戏来了?”
  卖柴的茫然地望着外面的雨,点点头。
  打杂的:“那么,……你为什么在纠察使属里没有
把这个事说出来呢?”
  卖柴的:“……我呀……我怕吃上挂络。”
  卖柴的把脸扭过去。
  打杂的从后面歪过头去窥了窥卖柴的脸。
  打杂的:“唔,……可是,在这里说说该没有什么
了吧?”
  卖柴的:“……”
  打杂的:“喂,你倒说呀!……你的话该是最有个
听头啦!”
   4★行脚僧(近景)
  画面右前方是面向前方的行脚僧,后景是打杂的和
卖柴的。
  行脚僧回头朝他们望了望。
  行脚僧:“……我可不想再听了……可怕的事听得
也够多了。”
  打杂的站起来,朝行脚僧这边走来。
  打杂的:“哼,……如今的世界,像这样的事可是
有的是呢!……有人说,因为人太可怕,甚至一向盘踞
在这罗生门的门楼上的鬼怪,眼下都吓得逃跑了。”
  说完,半途中又折回去,坐下来。
  行脚僧默不作声。
   5★打杂的和卖柴的(特写)
  打杂的在卖柴的后边开了腔:
  “说呀!这个事你是打那一段起知道的呢?”
  卖柴的眼望前方:
  “……我在山里见到一顶仕女笠——”
  打杂的:“这已经听过了。”
  卖柴的:“——再往前走了六七丈远,就听见女人
的哭声,……我便从树丛里偷偷地窥探过去,就看到了
那个被捆住的汉子、哭着的女人和多襄丸。”
  打杂的:“慢着慢着,那么,你说看到那汉子尸首
的话,是瞎造的喽?”
  卖柴的把脸扭过去,面朝摄影机。
  “……我呀,……怕吃着挂络呗……所以……”
  打杂的怀疑似的眼盯着卖柴的脸:
  “那也好,……接着往下说吧,……多襄丸在那干
什么哪?”
  卖柴的把脸转回去:
  “……多襄丸拜伏在女人面前赔不是呢。”
  打杂的感到很惊奇的样子。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编导网 莫莫、 加我qq 8730630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