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331阅读
  • 0回复

[电影剧本]《罗生门》电影分镜头剧本6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莫莫
 

发帖
1379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0-07-08
— 本帖被 编导网admin 从 影视课堂&大学课程 复制到本区(2010-07-22) —
21★武弘(特写)
  武弘左右招架,严密防守。
  22★多襄丸(特写)
  多襄丸忽左忽右牵制武弘。
  23★苟延残喘的武弘(特写)
  24★伺机进攻的多襄丸(特写)
  多襄丸向左走去,摄影机跟拍。
  25★苟延残喘的武弘(特写)
  26★伺机进攻的多襄丸(特写)
  多襄丸向右走来,摄影机跟拍。
  27★苟延残喘的武弘(特写)
  28★多襄丸(特写)
  多襄丸用刀鞘虚晃着,忽然进攻。摄影机跟拍。
  29★武弘(特写)
  武弘左右防守,把绳套甩了出去。
  30★多襄丸(特写)
  多襄丸用刀拨掉绳子。
  31★多襄丸和武弘(中景)
  武弘挥舞长刀猛砍,多襄丸换个招数猛刺,两人的
刀锋交在一起,然后上下飞舞,难解难分。
  多襄丸朝武弘猛砍一刀,两人从右边退出画面。
  32★多襄丸和武弘(近景)
  两人从左边进入画面,围着一株大树兜着圈子交手。
  33★隔着大树交手的多襄丸和武弘(近景)
  34★多襄丸和武弘(中景)→
    多襄丸(特写)
  武弘跌倒在草丛中,他着了慌,手忙脚乱。
  多襄丸哈哈大笑。
  摄影机朝多襄丸一边摇一边向前移。
  多襄丸的长刀对着武弘刺去。
  31▲纠察使署堂前
   1★多襄丸(中景)→
    多襄丸和捕快(全景)
  多襄丸仰起脸来:
  “我即使要杀那汉子,也决不想用卑鄙龌龊的手段
去杀他。再说,那汉子也确实很有杀法,本领高强。”
  摄影机向后移,把多襄丸和捕快拍成全景。
  “……就在第二十三个回合上,按我的刀法——这,
大家可别忘了,光这一点,我至今心里还是佩服他——
凡是和我交锋,能斗上二十回合的,天底下也就只有那
汉子一个人。……哈哈哈哈……什么?那女的怎么了吗?
……不知道。那汉子一倒下,我当下就回头看那女的,
哪里都没有找见她。大概是,看见我们对砍起来,害怕
不过,逃走了吧。看来把她吓得够可以的。我走出山路
一看,她丢下的那匹马,正悠悠自得地吃草呢。那女的
之所以打动我的心,就在于她那性情的刚烈,哪知道,
到头来,还不过是一个寻常的女子罢了。……哈哈哈哈
……我也不想再去找她了。……什么?汉子的刀么?那
汉子的刀,当天就在城里换酒喝了。哎?那女人的短刀?
对,提起来,倒是的,是一把嵌有螺钿的,看来很值得
几文的好东西哪。……那时,我可完全忘记了。怪可惜
了的。……这倒成了我多襄丸一辈子没有过的疏忽了。
……哈哈哈哈。”
  静听着多襄丸这口供的行脚僧和卖柴的。
  卖柴的神情,好像被狐狸魅住了似的。
  32▲罗生门
   1★摄影机从门楼屋檐上那倾盆而下的雨水(仰拍
·特写)向下摇到在石板台基上坐着的卖柴的、行脚僧
和打杂的(远景)
   2★卖柴的和打杂的(全景)
  画面右前方是卖柴的,旁边的打杂的好像感到无聊
似地打了个大哈欠。
  打杂的:“……哼哼……多襄丸这个家伙,就是在
京里出出没没的盗伙里,也是个最爱采花的家伙。去年
秋天,鸟部寺的宾头卢大殿后面山上,一个像是来烧香
的妇女和一个小丫头一块被杀的案子,恐怕也就是这个
家伙干下的吧。”
  他站起来,从右边走出画面。
   3★行脚僧和打杂的(远景)
  画面右前方是行脚僧,打杂的从左边走入画面,他
来到板壁前停了下来。
  打杂的:“他说的丢下坐马逃走的那女子,谁知道
是在哪里怎么了呀。”
  他从板壁上拆下一块木板。
  行脚僧:“可是,那女的也在纠察使属里露了面哪。”
   4★行脚僧和打杂的(中景)
  画面左前方是打杂的后背,行脚僧站起来。
  行脚僧:“据说是托身在一个尼姑庵里,还是捕快
侦察出来的呢。”
  画外传来卖柴的那着急的喊声:
  “那是骗人!”
  行脚僧和打杂的朝卖柴的那边看去。
   5★卖柴的、打杂的和行脚僧(近景)
  画面正前方是卖柴的,后景是打杂的和行脚僧。
  卖柴的:“……完全不是实情!多襄丸的口供……
那女人的口供都是……”
  打杂的:“嘿嘿……人就是不会说实话的!……人
这种东西么,对自己本身都不肯坦白的事多着呢。”
  他从板壁上又拆下一块木板。
  行脚僧:“那倒也许是的。……正是因为人性愚懦,
才所以如此。……甚至欺骗自己。”
  打杂的:“得啦得啦……又来说法么?”
   6★打杂的(全景)
  打杂的坐下来,把拿着的木板劈开。
  打杂的:“在我看来,谎话也好,怎么也好,只要
有个听头就行。……究竟,那女的是怎么说的呢?”
   7★行脚僧(中景)→
    行脚僧、打杂的和卖柴的(近景)
  行脚僧:“那和多襄丸的口供,完全不相符。”
  行脚僧往前挪了挪,坐下来。摄影机跟拍,打杂的
和卖柴的进入前景。
   8★行脚僧(特写)
  行脚僧:“……要说怎么个不相符么,首先那女的
相貌,就不像多襄丸所说的那样,一点也看不出有刚强
之气来,只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温柔相。”
  33▲纠察使署堂前
   1★跪伏在那里哭泣着的真砂(全景)
  后景是跪坐着的卖柴的和行脚僧。
   2★真砂(中景)
  真砂仰起脸来抽抽噎噎地陈述:
  “……那个穿着蓝褂子的汉子把我蹂躏了之后,还
望着我那被捆在树上的丈夫,用嘲讽的口气自夸其名道:
‘自家便是如今京里京外大名鼎鼎的多襄丸!’”
   3★真砂(特写)
  真砂继续说下去:
  “……可想而知我丈夫该是多么气愤啊!……可是,
不管怎么挣扎,捆着他的绳子,却是更加抽得紧紧的,
越发深深地勒进皮肉里去。我不知不觉地往我丈夫身边
跑去。不……我正想跑到我丈夫身边去……”
  34▲林中 (C)
   1★真砂、武弘和多襄丸(全景→远景)
  真砂从画面右前方,想往处于后景的武弘那边跑去。
  多襄丸突然飞起一脚踢倒真砂。
  真砂哭了起来。多襄丸大踏步走近武弘,夺了他的
长刀。
   2★多襄丸(特写)
  多襄丸望着武弘发出狂暴的笑声。
   3★多襄丸(远景)
  多襄丸手舞足蹈地飞奔而去。摄影机拍下他的背影。
   4★真砂和武弘(俯拍·大远景)
  画面后边是伏在地上哭泣的真砂,她旁边是被捆在
杉树脚下的武弘。随之而来的是好长一阵子的寂静无声。
   5★树林里剩下的这不幸的一夫一妻(俯拍·远景)
   6★树林里剩下的这不幸的一夫一妻(俯拍·全景)
   7★真砂(特写)
  伏在地上哭泣的真砂,战战兢兢地抬起泪眼,羞怯
似地仰窥武弘。
   8★武弘的侧脸(特写)
   9★真砂(特写)
  真砂想拽武弘,往前挪了挪。
  10★真砂和武弘(全景)
  真砂扑到武弘身边,抱住了他。
  11★真砂(特写)
  前景是武弘的肩膀。真砂抱住武弘放声痛哭,不知
为什么,她突然一惊,身子一缩。
  12★武弘(特写)
  前景是真砂的后背。武弘的两眼,直勾勾地凝视着
真砂,那眼神放射出冷酷的光芒。
  35▲纠察使署堂前
   1★正在陈述的真砂(特写)
  真砂:“……到如今,我一想起他那眼神,还觉得
浑身的血都要凝冻了似的。在他眼睛里闪着的,既不是
气愤,也不是悲伤,……只是……只是鄙视我的冷酷的
光芒。”
  36▲林中 (C)
   1★真砂和武弘(近景→全景)
  画面左前方是武弘的后背。真砂面对面地定睛看着
武弘的两眼,一边往左右挪蹭一边叫喊,摄影机跟着她
左右移动。
  “别那样!……别拿这样的眼神瞪着我呀。……”
  武弘一言不发。
  真砂越发急得发狂:
  “太狠心了。……我,宁可吃你打……不……那怕
你杀了我,都不打紧。……可是,用这样的眼神来看着
我,你可太狠心了呀。……”
  哭诉着用两手把脸捂上。
   2★真砂(大特写)
  真砂两手捂脸哭到在地。
   3★真砂(大特写)
  低头哭泣的真砂,从手指缝中慢慢仰起脸来。
   4★真砂(特写)
  真砂蓦地跳起身来,慌慌张张地四下里寻找。
   5★真砂和武弘(远景)
  前景是真砂掉在地上的短刀,后景是真砂和武弘。
  真砂从地上拾起短刀,来到武弘面前。
   6★真砂用短刀割断武弘背后的绳子(大特写)
   7★真砂和武弘(中景)
  画面左前方是武弘的后背。真砂把短刀递给武弘:
  “……来吧,求你杀了我。……狠狠心杀了我!”
  摄影机向前移,绕到真砂后边,越过真砂的肩头,
拍摄武弘那冷冰冰的面孔。武弘不接真砂的短刀,只是
一动不动地用冷冰冰的眼光盯着真砂的脸。
   8★真砂和武弘(近景→全景)
  真砂发出悲痛的哀叹,晃晃悠悠地站起来。
  摄影机向后移,越过武弘的肩头,把真砂拍成全景。
   9★一步一步地向后退的真砂(中景)
  真砂:“别那样!别那样!”
  10★面带冷笑的武弘(特写)
  11★真砂(近景)
  真砂:“别那样!别那样!”
  她握着短刀向后退去。摄影机向前移。
  12★冷冰冰地望着真砂的武弘(特写)
  13★真砂(中景)
  真砂:“别那样!别那样!”
  她晃晃悠悠。摄影机向前移。
  14★冷冰冰地望着真砂的武弘(特写)
  15★真砂(中景)
  真砂:“别那样!别那样!”
  她东倒西歪。摄影机左右移动。
  16★冷冰冰地望着真砂的武弘(特写)
  17★真砂(近景)
  真砂:“别那样!别那样看着我!”
  她边喊边扑上前去,倒向左方,出了画面。
  37▲纠察使署堂前
   1★真砂(全景)
  真砂抽抽搭搭地哭着,手放在背后拄着地继续陈述:
  “……我就那样晕了过去。……等我苏醒过来四下
里一看,不好了!……那时候我吓得哟,……我丈夫,
……我那断了气的丈夫,胸口上插着我那把闪着寒光的
短刀!……大概我就是因为这太可怕了,好像身在梦幻
里,逃出了树林。……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发觉我
是站在那山脚下的水池子边上呢。”
   2★[插入镜头]水面(近景)
   3★真砂(全景)
  真砂继续说下去:
  “我曾投过那个水池。……除此之外,也曾试过用
别的法子去寻死,但是,……怎么也没死得成。……我
是这么无能,……这么愚笨,……怎么好哪……”
  真砂哇的一声伏地大哭。
  处于后景的卖柴的和行脚僧,呆呆地看着她的这副
样子。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编导网 莫莫、 加我qq 8730630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