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709阅读
  • 3回复

[戏剧剧本]高行健《八月雪》3幕8场现代戏曲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599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0-08-02
关键词: 作家人物戏曲
3幕8場現代戲曲
本劇演唱的是從盛唐西元7世紀中葉至晚唐西元9世紀末250年間禪的歷史與傳說。

出場人物順序如下:

六祖慧能(638年-713年)、比丘尼無盡藏 、 五祖弘忍(602年-675年) 、
禪師神秀(約606年-706年) 、畫師盧珍 、僧人惠明 、法師印宗(627年-713年) 、小沙彌神會 、作家 、歌伎 、禪師法海 、使臣薛蘭 、神會(約684年-約758年) 、瘋和尚 、老婆子 、以及這禪師、那禪師、一禪師、又禪師、還禪師、可禪師、是禪師、非禪師、老禪師、大禪師、眾和尚、戒律師、沙彌、使者、士卒和甲、乙、丙、丁、戊、已、庚、辛、辰等俗人,凡30餘人。

八月雪 第1幕

第1場 雨夜聽經

(幕前,慧能上,短衣,布帶束腰,插把斧頭,赤腳著草鞋,手持一根鐵頭鐵擔。擊板聲。)

慧能:諸位看官!

某甲慧能,本姓盧,大唐貞觀一十二年生於新州。先父范陽人氏,做官的,不料得罪了朝廷,削為平民。慧能隨同雙親,流放到嶺南這蠻荒之地。又年幼喪父,老母遺孤,移居海南,以打柴賣柴謀生。

(啟幕。木魚聲漸起,小快板。舞臺中央一香案,孤燈一盞,一炷香煙繚繞,比丘尼無盡藏,僧衣,青布纏頭,背台垂首,趺坐在案前蒲團上,邊敲木魚邊念經文,喃喃??,字句聽不分明。慧能上前,佇立,聽經。)

無盡藏:(停敲木魚,並不回頭。)何許人?

慧能:送柴的。

無盡藏:擱到膳堂就是了。

慧能:都一根根碼好了。

無盡藏:比丘尼無盡藏在做晚間功課,柴錢明天一早來取。

慧能:替出家人擔柴慧能不取分文。

無盡藏: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敲木魚3下,隨即打住。)

為何還不走?

慧能:聽師父誦經。

無盡藏:(起立轉身。)

廟門入夜要關了。

(無盡藏抬頭,眉清目秀,正當盛年,風韻盈然。)

慧能:慧能就去掩上,師父不用操心。

無盡藏:聽經不妨趕早,每日價五更天必修早課,來聽就是。

慧能:等不到雞叫三遍慧能已進山打柴,聽不上師父誦經。家無餘糧,還有老母靠兒瞻養,實在沒法子,請師父切莫怪罪。

無盡藏:佛門普度眾生,何罪之有?

慧能:要不妨礙師父持誦,弟子在一旁聽聽經文,不曉得行不行?

無盡藏:寺廟清規戒律,你也不是不知。尼雖說出家,身為婦人,這夜深人寂,還是回避為好。真想進入佛門,不妨先把這卷經文拿去誦讀誦讀,也有一番功德。

慧能:慧能鬥大的字不識一擔,家貧不曾就學,就是拿來也讀不了。

無盡藏:(自忖) 這如何是好?無盡藏我,一出家女子,遁入這山澗寺,避的正是世間男女那事!這深秋早寒,雨打芭蕉,長夜漫漫,一個打柴漢,竟賴在廟裏不走,叫我如何是好?可如何是好?南無阿彌陀佛!

慧能:師父儘管念誦,不打緊的。慧能在一邊聽經,師父不用多加理會。

無盡藏:文字都不通,這佛經聽又如何能聽懂?

(二擊木魚,旋即打住,自忖。)

這廝莫不是別有歹心?

慧能:人心所思,不靠文字,更莫說佛性奧妙,哪是文字能解釋得了?識不識字又有好大妨礙?師父持誦就是了,慧能聽著!

(無盡藏歸位,敲木魚,快板念誦。)

慧能:師父念得太急了。

(無盡藏回頭,蹙眉。)

慧能:太急聽不入心的。

(無盡藏擊木魚,慢板唱誦。)

慧能:這回倒是太慢了,聯不成章句,斷了思路。

無盡藏:你倒是聽也不聽?

慧能:(上前一步,側身凝神。)

慧能傾心。

無盡藏:(自忖)

這廝令我好生煩惱!(連擊木魚。)

(音樂起)

慧能:(自忖,回顧比丘尼。)

出家人無生計之憂,煩惱個什麼?

無盡藏:(自忖。)

一個大字不識的樵夫!同這廝又如何說得明白?

(搓手。)

斷,斷,斷,且斷了他妄念!

(低頭解下包頭青布,髡首,轉身抬頭,與慧能照面。高腔,唱)

無盡藏我——無盡的煩惱!

慧能:(唱)


割得斷頭發,煩惱卻除不掉……

無盡藏:(唱)

一日復一日,從春到秋,孤燈獨守。

慧能:(唱)

日出到日落,砍柴擔柴,賣了再砍。

無盡藏:(唱)

長夜漫漫,有誰知冷暖?

慧能:(唱)

年復一年,又圖個什麼?

無盡藏:(唱)

無盡藏我無盡的煩惱啊

慧能:(唱)

慧能我弄不懂個中緣故

無盡藏:(唱)

夜雨打芭蕉,風風雨雨,可有個終了? "

慧能:(唱)

前念繼後念,念念不斷,截不斷,也堵不住。

無盡藏:(唱)

悔也無窮,恨也無盡,無窮無盡的憂傷……

慧能:(唱)

莫道是,煩惱即菩提,涅磐?即彼岸?

(舞臺轉暗。慧能上前,身後幕落。板一擊。)

慧能:話說一日,慧能在市上賣了柴,擔到店家,見門前有位客人在誦讀《金剛經》。聽罷,心中一

亮,便問:“客官,這卷經書可有個來處?”客人答道:“禮拜了蘄州黃梅縣馮墓山東山寺的弘忍老

和尚,門下僧俗上千,大師以此經開化眾生,即得見性,直了成佛。”

(靜場。慧能凝神尋思,旋即下。)

第2場 東山法傳
(踏碓聲一下又一下,聲聲鈍重。弘忍老和尚上,站住,聽。神秀,中年,堂堂一表人才,匆匆上。)

弘忍:(抬手。)

上座

神秀:弟子神秀在。(立即站住,合掌禮拜。)

忍大師有何吩咐?

弘忍:堂下撞米的是何人?

神秀:一個年輕行者,俗姓盧,名慧能,也不知是不是他的法號,尚未受過戒,來了也有8個月了吧。

剛來時領他參拜過大師。

弘忍:記得,記得,嶺南來的偈獠,張口就說不求別物,唯求做佛!

神秀:好大的口氣,一個十足的山中野人,還膽敢頂撞大師!

弘忍:(笑。)

口直心快,不必怪他。

神秀:倒還老實,每天就在碓坊裏舂穀,也不多話。

弘忍:話倒是不在多,可問的句句都在點上。記得不?他說人即有南北,佛性無南北,偈獠身與和尚

不同,佛性有何不同?

神秀:這話也太放肆。

弘忍:要真有這番見地,也就不差了。今日我上大經堂,招呼各僧房,聽見打鍾,便把功課和作業都

停下,廟裏掛單或寄宿的僧人行者盡來,我有事同大家講。

神秀:弟子知道了。請來畫“楞伽變相”和佛祖傳衣圖的盧畫師是否也招呼來?

弘忍:同他不相干,由他靜心構思去,長廊的牆壁都粉刷了?

神秀:大師放心,都收拾乾淨,就等畫師明朝落筆呢?

弘忍:沒你的事了。

(神秀下。弘忍聽舂碓聲。鐘聲大作,舂碓聲止。眾僧俗紛紛上,弘忍登法堂,鐘聲止。)

弘忍:(上壇。)

汝等門人,靜心!(眾人合掌,垂首。)

弘忍:我話不多,能說的往日都說了。再說,能說出來的皆非佛法真諦,得汝等自去領會。汝等忙忙碌碌,終日供養,只求那區區福田,不問生死!不出離生死苦海,還圖個什麼?本性迷失,這世間的福田又有何可求?汝等難道就此得救?

還呆看個什麼?汝等不用眼瞪瞪看我,歸去自看吧!大家都回到各自房裏去,有智慧者,該自己去領會本來就有的般若之智。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弘忍:汝等來我寺廟不是求佛嗎?去各作一偈,拿來我看,領悟了佛法大意者,我就把這身袈裟和大法傳付於汝,稟承我達摩祖師5代相傳的衣缽,作為第6代傳人。

(弘忍下。眾人如熱鍋上的螞蟻,穿來竄去,不知所以。神秀自立一旁,茫然,低頭。)

眾人:看,看,看!

看個什麼勞什?你踩人鞋了!

神秀教授師,他八成是有了?

人上座首席教授,不是吃白飯的,別枉費心機啦。

秀上座得了法傳,我等跟著念經就得,也不愁沒個著落。

(武人惠明大步穿堂而過。)

眾人:明上座!

得啦?

(惠明不理會,下。)

眾人:沒准,有門了?

他?要比武,打架,行!這可是作文呢!

(眾人下。)
神秀:(徘徊,搓掌不已,自由。)

大師門徒千人,這偈竟無人敢作。

吾身為首席上座教授,非秀莫屬,不做也不行啊。

可謀求宗師之位,此舉大不善,秀斷斷不能,非不能而斷斷不能為也!

(退而思之。)

若不呈這偈,宗師又安知弟子心中見解深淺,豈不也得不到正法真傳?苦煞我也,苦煞我也!(下)

(靜場,舞臺轉暗,更鼓聲聲。神秀秉燭上,小心翼翼,左右張望。)

神秀:鼓過二更,各房俱寂。秀本無心法嗣,入佛門,侍宗師,求心地清靜。無奈我師授衣缽又不明言,這可如何是好?

(聽鼓聲。)

好在無人知曉!

(從袖中抽出毛筆,除去筆帽,奮筆於牆上急書,吟誦。)

身為菩提樹,

心如明鏡台,

時時勤拂拭,

莫使有塵埃。(下)

(早課晨鐘,眾和尚匆匆穿台而過,舞臺漸亮。畫師盧珍托畫具上,一步三擺,打擊樂。)

盧珍:(自白。)神筆大畫師盧珍是也!

上至天神,下至鬼魂,從王母娘娘到牛頭馬面,更別說帝王將相,閨閣書房,乃至春宮秘藏的那點玩意,老夫筆下可都毫髮畢露,維妙維肖。
唯獨尚未畫過西天來的佛祖達摩,也不知是不是耳垂抵肩?還是額頭上長角?好在誰也不曾親眼見過。

(猛抬頭。)

昨兒個還好端端的一堵白牆,哪個大膽妄為之徒竟當作習字塗鴉的草紙,把這備好畫聖像供奉的寶地竟糟蹋得烏裏馬虎!豈有此理,來人呀!

(一沙彌跑上。)

沙 彌:盧畫師,你老人家怎麼啦?莫不是歪了腳?

盧 珍:老夫腳倒是沒拐,看看這牆上!哪個大膽狂徒的手跡?

沙 彌:這龍飛鳳舞的,沙彌哪里識得?

(一老僧上,看壁。)

老 僧:阿彌陀佛!快喚老和尚去!

(沙彌跑下,眾人上,圍觀辨認牆上字跡。弘忍上。)

弘 忍:(沉吟片刻。)

凡有所相,皆是虛妄。盧畫師,像也不必畫了,深勞遠來,供奉白銀三錠,就算酬謝吧。留下此偈,大家誦讀,依此修行,即不墮落,善哉,善哉!

(眾人紛紛念誦。盧珍拱手謝弘忍,下。神秀上,佇立,垂首,。眾人見他,合掌行禮,下。)

弘 忍:是你作的這偈?

神 秀:(上前叩首。)
弟子罪過!不敢求祖位,唯願老和尚發大慈悲,看弟子多少有無智慧,是否識得佛法大意?

弘 忍:還未入門,剛到門口。

神 秀:弟子愚鈍,請宗師開釋!

弘 忍:起來。若得無上菩提,還得見自本性。

神 秀:何以才能見自本性?弟子不解。

弘 忍:好生靜心,再作一偈呈我!入得了門,便將衣法傳付予你。(下)

(神秀望弘忍背影,下。舂碓聲起。舞臺深處,慧能腰纏一塊大石頭,腳踏木杠,一上一下舂穀。沙彌上。)

沙 彌:(唱誦如歌謠)

身為菩提樹呀,

心如明鏡台——

慧 能:(停下踏碓。)

沙彌,唱個什麼?

沙 彌:老佛爺叫唱神秀教授師寫在大法堂牆上的偈誦,叫大家都禮拜呢!(下)

(幕後隱約唱誦聲,慢板:“時時勤拂拭呀,莫使有塵埃……”慧能解下腰纏大石頭,尋唱誦聲前去,下。誦偈聲消失。木魚聲,小快板。盧珍卷畫具上,急行。慧能從另一邊上。)

慧 能: 畫師先生

盧 珍:(一驚)呃!

慧 能:這牆上寫的什麼經文?

盧 珍:一條條黑泥蚯,稀泥馬虎,提不起來的!

慧 能:先生能代筆替我個粗人也寫上兩句不?

盧 珍:用朱丹,抑或石綠?

慧 能:這白牆黑字看得分明就行。

盧 珍:墨可分五色,濃淡潤澀也大有講究!

慧 能:先生看著辦就是了。

盧 珍:篆隸行草,還是楷書?

慧 能:寫端正就好。

盧 珍:從容道來,自有盧某捉筆!
(撩襟挽袖,拿出墨筆。)

慧 能:菩提本無樹,明鏡亦無台,佛性常清淨,何處惹塵埃?

盧 珍:(揮毫直書。)好了,好了。

(慧能悄悄下。)

盧 珍:(搖頭擺腦,端詳一番。)

有意思,真不賴,妙句絕偈!

(盧珍回頭不見慧能,收拾傢伙,背上搭褳,下。舂碓聲起,舞臺轉暗。慧能踏碓舂穀,風聲漸起。

弘忍打燈籠上,步履蹣跚。舉燈看壁,隨後吹熄燈籠。風聲大作,慧能停下活計,解下纏在腰間的石頭。)

慧 能:(往暗處探望)哪一個?

弘 忍:老和尚。

慧 能:老師未歇?

弘 忍:心中事未放得下。

慧 能:能放下麼?

弘 忍:(用挑燈籠的棍子擊臼3下。)

米,白啦?

(慧能拿篾鬥于臼中盛滿,舉起傾倒,白米沙沙瀉入籮筐中。)

弘 忍:(躬身,湊近慧能耳邊。)來我堂內,為汝說法。

(暗中下。)
(慧能直腰,諦聽。呼嘯風起,風過複靜。舞臺一側,鼓架前,惠明垂目站樁,提腿做金雞獨立狀,手捏一根即將燒盡的信香,打個瞌睡,身體一晃從樁上跌了下來。兀然醒轉,拿過立在架邊的鼓槌,擊鼓3聲。)

惠 明:惠明,惠明,徒有其名!

(連連搖頭。)

堂堂8尺之軀,相為三品將軍。

求法心切,奔老和尚而來,夜以繼日,長年苦修,終不得要領。(下)

(舞臺中央,弘忍背台,持燭臺於禪床前。慧能上,站在門外。)

弘 忍:門外來者何人?

慧 能:行者慧能。

弘 忍:站在外頭做什麼?

慧 能:尚在門邊躊躇,入得了門不?

弘 忍:跨一步就是了。

慧 能:(前行3步,禮拜。)

恭請老和尚垂示!

弘 忍:汝從外來,門外有何物?

慧 能:大千世界,日月山川,行雲流水,還有風風雨雨。世間犬馬車轎,高官走卒,來的來,去的去。

更有商賈爭相叫賣,啞巴吃黃連,癡男怨女一個個弄得倒四顛三。

到此刻,夜深人靜,唯獨才出世的小兒在啼哭。

弘 忍:門裏有什麼?

慧 能:和尚和我。

弘 忍:(一笑。)

我為何物?

慧 能:心中之念。

弘 忍:何處?

慧 能:念念不斷,無所不有。

弘 忍:(大喝)

無所住,還念個什麼?

慧 能:(默然,垂首。片刻,抬頭。)

沒了。

弘 忍:又何以說有?

慧 能:只因和尚剛才問……

弘 忍:無有剛才!

(暗中一聲重鼓。弘忍轉身,禪床邊拿一木杖,回轉,在地上畫一圈。)

慧 能:(俯身看圖,抬頭。)

空的。

(又一聲重鼓。弘忍舉杖周遭再畫一圈。慧能抬頭,含笑望弘忍。再一聲重鼓。)

弘 忍:(哈哈一笑。)

言下自識本性,即丈夫、天人師、佛!

大智慧到彼岸是也!
(第4聲重鼓。弘忍回到禪床,端座,捧起法衣與僧缽。)

弘 忍:此乃達摩祖師東來所授法衣,傳二祖慧可,慧可傳僧燦,僧燦傳道信,道信傳老僧弘忍,授予汝為第6代傳人。

此乃貧僧游方所用之缽,一併拿去。善自護念,廣度迷人。

慧 能:法即心傳心,這袈裟又有何用?

弘 忍:衣為法信,法是衣宗。代代相傳,心燈不滅。

慧 能:(雙手接衣缽,叩拜。)

宗師恩典!

弘 忍:自古傳法,命若懸絲,若住此間,有人害汝,速去!

慧 能:去何處?望恩師垂示!

弘 忍:此地法泉已盡,別看這偌大的寺廟,香火鼎盛,雖說都來求佛,一個個功名心切,急不可待,也不知求的什麼?中原更是非之地,今後佛法難起,邪法競興,攀權附勢,依賴朝廷。汝系嶺南來,當南去隱遁,而後再行化迷人,普度眾生。

慧 能:我師呢?

弘 忍:因緣已了,汝去後,當辭人世。

(第5聲重鼓。)

弘 忍:隨我來,為汝開廟門!

(弘忍領慧能暗中下。五更鼓,連擊5下,繼而鐘聲大作。惠明上。)

惠 明:(揉眼,甩頭。)

這大門昨夜明明是我上的門杠,剛五更,天未亮,竟然洞開!

(拾起地上的門杠。)

眾和尚聞鐘聲剛起,早課還未上,莫不是有歹人出入,盜了法藏?

不好了,來人呀!快捉拿盜法的歹徒,別叫他跑啦!

(弘忍緩步上。眾人亂紛紛跑上。)

弘 忍:佛門淨地,叫喊個什麼?

惠 明:廟門洞開,出了賊人!

弘 忍:佛門本來空空,能有什麼可盜?門就是老僧我開的,大法已行,回去淨心,各自用功吧。

惠 明:師父把大法傳誰了?

弘 忍:新州來的一位行者。

惠 明:那碓坊裏踏碓的南蠻子?還能叫弟子做什麼雞毛功課?法都叫人給盜啦!

弘 忍:那就統統散去。

惠 明:快去捉拿那盜法之徒!(持門杠,跑下。)

(眾和尚隨之急下。)

弘 忍:業障!執迷不悟啊……

(神秀著一身行裝,上。)

神 秀:弟子不勝慚愧!

弘 忍:此行何去?

神 秀:中原游方,好多長些見識。

(禮拜。)

我師珍重!(下)

第3場 法難逃亡

(慧能上,背一布袋,雙手搖槳。)

慧 能:(唱)

水漫漫啊風打浪,

孤舟飄搖長江上。

得了法傳還逃難,

菩薩也難在人間!

(惠明率領眾人上。)

惠 明:看!那只船!

下九流的那臭小子,就是他!

別便宜了這廝,快去捉住他!

叫他把老佛爺的衣缽給我等留下!

還張望什麼?快快弄船哪——

眾人:(邊跑邊唱)

快快追來趕緊趕,

別叫他捷足先登岸!

我等眼巴巴白指望,

彼岸啊彼岸!

慧 能:(唱)

哪管在人間還是上西天,

做人辛苦啊成佛更難。

(慧能脫鞋,跳下船,跑下。)

眾 人:(唱)

大智慧,在彼岸,

汝等犯傻白追趕,

徒然啊

徒然……

(慧能背布袋,赤足,手提鞋,上。)

慧 能:(唱)

涉道道水,

越重重山。

眾 人:(唱)

求真如,這營生,

好生,好生吃力!
慧 能:(唱)

空門不得入,

山林當野人。(扔了鞋,跑下。)

眾 人:(邊跑邊唱)

不如逐利祿,

省勁,還,更省心。(下)

(慧能上,持缽拄杖,撂下包袱,喘息。)

慧 能:(唱)

大庾嶺滿目蒼茫,

風蕭蕭泉水清涼。

慧能何處可棲身?

佛法在身命難全。

(潺潺水聲。慧能打開包袱,拿出僧缽,伏身勺水。惠明持棍棒急上。)

惠 明:(大喝)兔崽子!叫俺尋得好苦,先吃一棍!

(惠明一棒打來,慧能一個筋斗閃過,缽仍托在手上。)

惠 明:要命?還是要我宗師衣缽?

慧 能:(托缽伸手。)

拿去——

(惠明虛晃一棒,撲將過去,奪缽。)

慧 能:行乞去!(撒手,缽墜地粉碎。)

惠 明:(愕然,繼而大怒。)

大膽狂徒,竟碎我師僧缽!

(舉棍)

有你無我!把祖師法衣乖乖交出來!

慧 能:那就拿去好了。

(慧能從容抖開包袱,提起一領袈裟。

惠明撩下鐵棍,提袖,伸手,卻抖個不已。)

慧 能:明上座,佛法可是無相啊!

慧 明:(頓時跪下。)

在下乃一介武夫,實在罪過!(禮拜。)

恕惠明愚鈍,所以追而不舍,求的是法,並不在衣,還請我師開示!

慧 能:上座免禮,既為佛法而來,且靜心,聽我說。

不思善,不思惡,當下如何才是上座本來真面目?

(惠明無言相望,垂首。)

慧 能:上座北去化人吧。(下)

(惠明合掌禮拜。眾人氣急敗壞,上。)

眾 人:上座,上座,可曾看見那南蠻子?

惠 明:這大嶺上山風呼嘯,一路上連個鬼都不見。那主腿瘸,怕早就栽進哪個山溝裏,喂了老虎,還哪里去尋?散了,散了,罷,罷,罷,各自營生去吧!(下)

(眾人無奈,作鳥獸散,下。)


X 登录 · · · · · ·
Email:  
密  码:  忘记密码了
在这台电脑上记住我

>还没有注册...



    2007-03-08 10:59:38 舶良指玄

    第2幕
    第1場 風幡之爭
    (寺廟殿堂臺階下,大香爐前,兩名僧人正在掛幡。幡上赫然書寫上“無生無滅”,下側落款“法性寺”。)

    僧人甲:這無生無滅作何解釋?

    僧人乙:叫你掛幡就掛幡!

    僧人甲:說說看,怎麼個無生無滅?

    僧人乙:印宗法師等一會上堂講經,問他好了。

    僧人甲:你我來這法性寺多年,鹽也不少吃,經也不少念,師父要問起掛個什麼幡都說不明白,豈不白用功?

    僧人乙:掛幡也是做功課。

    僧人甲:此乃對小根器而言。

    僧人乙:你,大根器?

    僧人甲:不刨根問底,見個方圓,如何成器?

    僧人乙:別誤了時辰!你那邊扯,我這邊放,就得。

    (風幡升起,二人仰望。風幡飄動,擺動越來越大。眾僧人陸續上。)

    僧人丙:無端好大的風!

    僧人丁:別落下來砸了人腦殼,那頭系的可是死結?

    僧人甲:結是死的,腦袋可是活的。

    僧人乙:行啦,就由它動去,沒你我的事了。

    (慧能上,已是中年,行者裝束,葛衣麻鞋,觀幡。靜場。幡擺動幅度越來越大,呼呼聲響。)

    僧人丙:這偌大的一張幡,也不少分量,何以擺動個不已?

    僧人丁:風吹便動,要究個因緣,這便是。
    僧人丙:可風本無情,何以無端動這幡?你倒說說看!

    僧人戊:風之無形,所動者乃幡。

    僧人丙:幡不也無情,又何以會動?

    僧人己:風幡雖無情,乃因緣相合之故。

    僧人丙:因緣有情,有情乃動,而風幡具是無情物,何以也動?

    (印宗法師上。)

    印宗:這話問得好!誰能對?

    僧人丁:動則風起,不動則滅,風之本性。而幡看似在動,其實是風自動而已,不見風自動,徒見幡動,錯也!

    僧人戊:不對,幡能動,山石不能動,風過幡動而山石紋絲不動,此非風之本性,乃幡之本性能動,故隨風自動耳!

    慧能:風幡俱無情,何言本性動與不動?風幡如故,既非幡動,也非風動,見動者,不過是妄想而心動。法本無動與不動,這便是無生無滅!

    印宗:說這話的何許人?

    慧能:一位過路的行者。

    印宗:請行者上前!尊姓大名?

    慧能:俗姓盧,名慧能。

    印宗:來自何方?

    慧能:嶺南山中。

    印宗:可有尊師?

    慧能:曾事嶺北蘄州東由弘忍老和尚門下。

    印宗:大師早已辭世,知否?

    慧能:知道,弟子有負宗師所望

    印宗:今日經不講了,眾人各做各的事去,我有話同這位行者要說。

    (眾僧下。)
    印宗:(低聲)

    忍大師臨終前說,佛法南行,莫不就是賢者?

    慧能:在下正是。

    印宗:何以遲遲不見出來傳宗開法?

    慧能:祖師有言,能潛行經年,在廣州四會、懷集兩縣山裏,隱于獵人之中。

    印宗:行者果真就是五祖大師法嗣掌門人慧能?有何憑證?

    慧能:祖師的法衣尚在。

    印宗:真是無上因緣!(合掌行禮。)

    印宗也曾在弘忍大師門下受過教化,愚鈍而未得法,甚是慚愧。行者剛才寥寥數語,平生未聞,令我悚然,印宗平日所說之《涅槃經》,猶如瓦礫。請大師隨我登堂入室!

    (二人下)
    第2場 受戒
    (鈴聲。無盡藏穿掃糞衣,髡首赤足,托缽,搖法鈴上。)

    無盡藏:(高聲)

    比丘尼無盡藏也!

    無盡的寶藏,無盡美妙,無盡奧義,無人能識!(一笑,搖鈴。)

    (印宗領眾僧人從另一邊上。)

    印宗:(高聲)

    各房僧人、上座、諸位戒律師,請佛門五祖弘忍宗師法嗣真傳能大師上壇!

    無盡藏:(從舞臺前場穿過,唱)

    無盡的思緒,無盡纏綿,

    無盡恩怨,解不脫的因緣,

    無盡痛苦而苦海無邊——

    (慧能穿法衣上,合掌上,眾僧人皆合掌行禮。)
    印宗:請和尚西京總持寺智光律師,羯磨?梨蘇州靈光寺惠靜律師,教授者梨荊州天皇寺道應律師,三位戒律師上香!

    (三律師點香。)

    無盡藏:(唱)

    無盡的欲望,無盡妄想,

    無盡的祈禱,無止盡苦行。

    (眾和尚圍住慧能,察看袈裟,敬重不已,紛紛議論。)

    眾和尚:可是都真的呀!

    還沒見過呢!

    什麼布做的?

    真絲做的袈裟?

    慧能:木棉花的。

    眾和尚:啊呀呀,老佛爺!

    (無盡藏搖法鈴,起舞。)

    無盡藏:(高唱)

    從春到夏到秋到冬,

    到東至西至北至南,

    從海角到天涯,

    無邊無際的虛空……(下)

    (印宗登壇。)

    印宗:本戒壇乃宋朝求那跋摩三藏所置,當時便有記載。云:于後世當有羅漢登此壇,有菩薩于此受戒。今由法性寺住持印宗法師本人與能大師剃度落發,3位律師請為尊證,予能大師受俱足戒!

    (鍾磬齊鳴。印宗領前,慧能隨後,然後是三戒律師,穿壇而過,下。木魚聲聲起,眾和尚念經。)

    眾和尚:(合誦)

    善男子,善女子,諸菩薩,

    摩訶薩,應如是,伏其心!(順序而下)

    (無盡藏舞法鈴,上。)
    無盡藏:(高聲)

    好煩惱啊,這人世間!

    (眾人跟隨上。)

    眾人:看哪,快來看!

    一個瘋女人!

    哪里?哪里?

    啊,一個尼姑!

    尼姑也發瘋?

    無盡藏:瘋的是汝等,執迷不悟!

    眾人:唱一個,再唱一個!

    把她兩文製錢,幾可憐啊!

    無盡藏:汝等才是可憐人!

    眾人:讓開,這楞頭!

    讓人家過去!你這死鬼!

    喲,一身的疥瘡!

    無盡藏:也不知誰個一身齷齪!

    眾人:別作孽啦,人家修的可是頭陀行!

    一個苦行的比丘尼!阿彌陀佛!

    無盡藏:(高唱)

    無盡藏你無盡的寶藏,

    無盡美妙無盡的奧義……

    (下)

    (鈴聲遠去。)

    第3場 開壇
    (雨聲漸起,慧能髡首,粗布褲褂,劄褲腿,著僧鞋,緩緩上,停步諦聽。雨聲淅瀝。慧能伸手接雨。)

    慧能:(唱)

    驅犬逐鹿,

    洞穴茅棚,

    獵物謀生,

    慧能本山中野人。

    而人謀法,

    要逐獵你,

    何曾想到,霎時間,

    受供養,為天人師。

    (慧能仰面淋雨。印宗急匆匆上。)

    印宗:上座在做甚麼?

    慧能:觀雨聽心。

    印宗:眾僧都在堂上,等上座登堂講法。

    慧能:能無法可講,講得出來的都不是。

    印宗:(垂手恭候。)

    佛祖真傳,眾望所托,還是請大師開示!
    慧能:法師如此敬重,真不敢當,只怕說也無用。

    印宗:就看有無因緣,眾人若得開悟,也無量功德。

    請上座更衣,著法傳袈裟。

    慧能:法師,著法衣之慧能與不著法衣之慧能區別何在?

    印宗:未著袈裟為能行者,只印宗識得,著袈裟者為宗門法嗣,眾人所共識。為光大佛門,廣度迷人,請大師著法衣上堂!

    慧能:能也只好做不能之事,罪過!(禮拜,微笑。) 法師先行,慧能隨後便到。

    (印宗笑納,下。鐘聲大作。慧能下。眾僧俗紛紛上場。印宗上。鐘聲止。)

    印宗:此法壇,蕭梁末年,有真諦三藏,于此壇邊種下這兩棵菩提,曾告眾僧,看好此樹,日後有菩薩僧,于此樹下開演無上乘大法。今日有幸,果然應驗。我佛門宗祖親傳法身菩薩來此法壇,為我等廣開東山法門,請能大師上壇!

    (慧能穿袈裟上。)

    慧能:(面露微笑。)

    就坐這樹下好了,樹下陰涼。
    各位大德,慧能我不識文字,不瞞諸位,老實說,看不了經文。要釋經說典,大家自己看去。可我倒是有一法,無名無字,無眼無耳,無身無意,無言無示,無頭無尾,無內無外,亦無中間,不去不來,非青黃赤白黑,非有非無,非因非果,請問諸位善知識,此是何物?
    (眾僧面面相覷,不敢作答。小沙彌神會站起來了。)

    戒律師:小沙彌,你做什麼呢?

    神會:坐不住,腿麻了。

    戒律師:那就做你的功課去,別搗亂了!

    慧能:小孩子坐不住由他站著。我這法,其實各位大德心中都有,只尚未明心見性,大家不妨說說看 。
    (笑)我這說法,不講規矩。

    神會:戒律師,我要尿尿!

    戒律師:當心,可要罰你了!

    慧能:小孩子要憋出毛病來的,去吧,去吧。

    (神會跑下,眾人釋然,笑。)

    戒律師:法壇莊嚴!

    (眾僧不敢再笑。)’

    慧能:也莊嚴,也不莊嚴,境由心生,都不執著,也就心地明淨,生出智慧來了。

    (板鼓響,噠噠如馬蹄聲。)

    戒律師:什麼事?(官府使者持馬鞭,急匆匆上。)
    使者:韶州府刺使韋大人專呈法性寺住持印宗大法師!

    印宗:(起身接過公函,閱畢。)

    刺使韋遽大人和州府眾官僚以及各方儒士,得知佛祖法嗣慧能大師在我南海顯身,同請大師廣開法門,說大乘摩訶般若波羅蜜經,擇吉日良辰,舉辦盛大法會,開壇結緣,僧俗不分,普度眾生!使者立馬待覆,大師看如何是好?

    慧能:也是貧僧的因緣,那就改日一併說好了。

    印宗:請使者如是回覆州府韋刺史遽大人。

    (使者下,板鼓響,馬蹄聲遠去。)

    慧能:今日先到此打住。(起身。)

    印宗:大師所問就算先出了個題目,大家回各自房裏用功去,也不枉能大師一番開示!
    (眾僧起身,面面相覷,下。小沙彌神會上。)

    神會:才一泡尿的功夫就講完啦?和尚說的那法到底是什麼呀?

    戒律師:問你呢!

    神會:那東西不就是天天念經念的佛嘛!

    戒律師:沒遮攔的東西,信口亂說,觸犯佛門清規戒律,打他屁股!能大師,這小傢伙寵他不得!

    慧能:(大喝。)

    明明說這法沒名沒字,你怎麼弄出個名字來了?

    神會:和尚要問嘛,總得給個,不問不就沒名字了嗎?

    慧能:吃一棍!打你倒是痛也不痛?

    神會:也痛也不痛。

    慧能:痛的是什麼?

    神會:屁股。

    慧能:不痛的呢?

    神會:棍子。

    印宗:別攪擾大師了,去吧去吧!

    慧能:這小頑皮叫什麼名字?

    印宗:神會,來學經律的,這就打發他回去。

    慧能:先留下吧,我腿腳有點不便,在我身邊,有個照應。

    印宗:大師打算久住何處,可有個考慮?
    慧能:這鬧市邊上,一點動靜便驚動官府,把法師這寺廟也弄的得不了清靜。我山裏習慣了,還是回山林裏去。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编辑梦想,导演人生。中国编导网! :-)

发帖
1599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0-08-02
印宗:大師可有個明確去處?我也好稟報刺使。

慧能:我想法會過後,便回到紹州曹溪山裏,早些年待過,有點因緣沒了。

(2人下。舞臺深處,鈴聲隱約,無盡藏的背影。

舞臺下,樂池中,歌伎在彈唱聲中上場。)

歌伎:(唱)

一身倩影,

一番記憶,

一隻故事,

潛在心底,

只可憶而不可言說。

無盡藏你,

無盡藏我,

行行複行行,

有誰能解此中奧義?
(慧能穿法衣於舞臺中法壇之上。無盡藏背影消失。眾人上。)

慧能:(宣講)

善男人,善女人!

菩提般若之智,世人本自有之,即緣心迷,不能自悟。我此法門,立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
何名為無相?於相而離相。

無念者,於念而不念。

無住者,為人本性。

念念不住,前念,今念,後念,念念相續,無有斷絕,法身即離色身。

念念時中,於一切法上無住:一念若住,念念即住,名系縛:於一切法上念念不住,即無縛也。

歌伎:(高聲)

這如謎之女子之女尼之謎,除非身為女子,而女子一個個尚系而不解,和尚又如何能解?

(唱)

柔腸愁緒,

纏綿纖細,

如煙如雲,

如此繚繞,

如是迷茫,

如霧雨紛紛,

撥不開,揮不去,

又割得斷不?
慧能:善知識!

摩訶般若波羅蜜者,此乃西國梵音,唐言即大智慧到彼岸。修行者法身與佛等也。摩訶者是大,心量廣大,猶如虛空,含目月星辰,大地山河,一切草木,惡人善人,惡法善法,天堂地獄,盡在空中。

世人性空,亦複如是,萬法儘是自性,見一切人及非人,惡法善法,不可染著,四大而皆空,空空如也。迷人口念,智者心行!

眾人:(唱)

大智慧,到彼岸!

四大皆空,空空如也!

歌伎:(高聲)

好空虛啊!一個女人到那彼岸去做什麼?

(唱)

這千姿百態,

這萬般奧妙,

回環跌盪,

變幻無窮,

女人之痛豈是男人能懂?

(下)

慧能:善智識,好生聽著!

煩惱即是菩提,前念迷即凡,後念悟即佛。

善智識!
摩訶般若波羅蜜,最尊最上第一,無住無去無來,三世諸佛從中出,將大智慧到彼岸,打破五陰煩惱塵勞!悟此法者,即是無念,無憶,無著。用智慧觀照,於一切法不取不舍,即見行成佛道,眾生即是佛!

善智識,隨我唱誦!

眾人:(唱)

眾生無邊誓願度,

煩惱無邊誓願斷,

煩惱即是菩提,

眾生即是佛!

(作家從舞臺一側上,站住傾聽。)

慧能:善知識!

眾生無邊誓願度,不是慧能度,善知識各於自身自性自度。

自色身中邪見煩惱,愚癡迷妄,自有本覺性,將正見度,即悟正見般若之智,除卻愚癡迷妄,眾生各各自度。

煩惱無邊誓願斷,自心除虛妄,自悟成佛,也即,佛即是眾生,眾生即是佛。

(合掌。)

眾人:(唱誦)

大善!

大善!

慧能:(伸手。)

慧能為汝等廣授無相戒!

(慧能下壇,在眾人中巡迴授戒。)

眾人:(唱)

眾生即是佛,佛便是我等。(眾人垂首緩緩下。作家上前。)
作家:和尚也肯授我嗎?

慧能:授個什麼?

(作家抬手在頭頂畫個圈。)

慧能:孽障!他日再來。

作家:何處找和尚?

慧能:要知道去處,自會找來。

(嘻笑,下。)

(彈撥樂聲中,歌伎再上。)

作家:那廂小姐能唱個什麼?

歌伎:女子本風塵中人,唱的無非是風花雪月,兒女情長,客人要點哪曲,便唱哪曲。這位相公,進京趕考?還是懷才不遇?

作家:無所事事,遊戲人生,又凡根未斷,也是個俗人。那麼,就唱個八月雪吧。

歌伎:相公,八月有雪嗎?

(琴聲戛然而止。二人下。)

第4場 圓寂
(板鼓二擊。兩名衛士上。)

衛士:這寺廟長老可在?

(法海同4位和尚上。)

法海:來者何人?禪堂淨地,何故直闖?

(衛士長上。)
衛士長:朝廷中使薛將軍簡大人駕到!

(薛簡及一衛士上。)

法海:某僧法海,有失遠迎,罪過!

薛簡:聖上有旨,臣奉命從京城來,日夜兼程,不敢延誤,請慧能大師速接皇上敕書!

法海:阿彌陀佛!快喚能大師去!

眾和尚:(一個個傳話。)

皇上聖旨!

不得了啦,出了大事!

快喚老和尚!

(一和尚跑下。)

法海:請將軍大人先進客堂寬衣洗塵。

薛簡:免了吧。

法海:門人法海,事奉能大師長年在山中,不知皇上聖旨如何迎接?還望將軍賜示,門人好焚香禮拜,作好準備——
(慧能持杖,上,一和尚攙扶。)

慧能:貧僧慧能告罪!不知何故,驚動朝廷,有勞大駕?

薛簡:臣中使薛簡,奉則天太后中宗皇帝之命,敕書在此!

慧能:(合掌作禮,接過聖旨。)
老僧素不識字,可否勞尊駕把聖上天書說一說?慧能洗耳恭聽,也知罪過何在!

薛簡:大師德音遠揚,天人敬仰,何罪之有?則天太后、中宗皇帝陛下,九重延想,萬里馳騁,特命微臣,徵召大師進宮,內設道場供養!請能大師略作安排,即由微臣護衛,火速進京!

慧能:老僧腿腳有毛病,如今行不得遠路。

薛簡:這不要緊,備有駿馬,大師寸步不必走,沿途驛站可是站站接應,不用擔心。

慧能:老朽這腰也不好,有馬也騎不了。

薛簡:那就乘車吧,抬你老和尚上下,駕馭自有車夫!

慧能:這身老骨頭,就怕還沒到京城,來不及伺奉太后和皇上,路上一顛簸就散架了,還得勞神聖上替老僧收拾,不妥,不妥!

薛簡:臣奉帝命,怕也不好向聖上交待吧?

慧能:貧僧一無所有,唯有祖師所傳一領袈裟,那就奉上好了,請將軍帶去呈獻太后和皇上,也算不辜負聖上垂恩關照。

薛簡:聖上徵召的是和尚,而非袈裟!要和尚穿的一身衲衣又有何用?這敕書可是御筆親書,老和尚不要不識抬舉!

(薛簡上前一步,按劍。)
慧能:(躬身。)

要麼?

薛簡:什麼?

慧能:(伸頭。)

拿去好了。

薛簡:拿什麼去?

慧能:老僧這腦殼!

薛簡:這什麼意思?

慧能:聖上要的不是老僧嗎?取去便是。

薛簡:皇上要和尚進宮說法,沒說要你腦袋!

慧能:善哉,善哉,皇上也要當菩薩。

薛簡:皇恩浩蕩,廣修廟宇,佈施供善僧侶,功德天下,和尚不要造次!

慧能:功德不在此處。

薛簡:那麼功德安在?

慧能:造寺、佈施、供善只是修福。功德在法身,非在福田。見性是功,平直是德,內見佛性,外行恭敬,念念行平等直心,德即不輕。

薛簡:真不懂和尚的話,不怕如是稟報皇上?

慧能:是老僧說的,慧能別無他法可說于皇帝。自性悟,眾生即是菩薩;自性迷,菩薩即是眾生,慈悲即是觀音,平直即是彌勒。一切善惡都莫思量,自然得人心體,湛然常寂。請將軍如是稟報太后和皇上,恕慧能居山養疾,修持道業,上答皇恩。(合掌。)
(薛簡默然,退步,下。)

眾和尚:(誦)

善哉,善哉!

(唱)

皇上也要做菩薩!

大千世界,

一片淨土,

你我還有什麼可爭奪?

還要士兵將軍做什麼?

(眾和尚下。)

慧能轉身,背台,走向舞臺

深處,咳嗽,下。

舞臺轉暗。暗中,禪床前一盆炭火。
慧能拄杖上,一手捧袈裟,咳嗽,把法衣投入火盆,以杖撥火,火光驟然明亮,映照在臉上。

成年神會,從一邊上,卻步,靜觀。)

慧能:(止住咳嗽,轉身。)

可是小沙彌回來了?

神會:弟子神會遵從我師教導,各處游方,足跡北方叢林,也去過神秀禪師處。

慧能:為何又回來?

神會:秀禪師徵召入京,如今是兩京法主,聖上門師。弟子還是回到我師門下。

慧能:他那裏可曾見到什麼?

神會:師父呢?又見到什麼了?

慧能:還在老僧面前調皮呢!(持杖3擊。)

痛還是不痛?

神會:也痛也不痛。(嘻笑)

痛的是神會,不痛的是佛性。
慧能:神會! 別耍弄你那些小聰明了!

神會:(垂首。)

弟子罪過。

慧能:老僧也見也不見了。

神會:(抬頭。)

何以也見也不見?

慧能:向前看,見自本性空寂,不見是兩邊,內外不迷。

還有什麼不明白之處?

(神會禮拜。)

慧能:替我把門人喚來,我有話對大家說。

(神會下,慧能持杖上禪床,跌坐。

鐘聲起,法海和眾和尚上。鐘聲止。神會上,站立一旁。)
法海:能大師有何吩咐?

慧能:(止住咳嗽。)

你們都上前來,我這8月間就要離開人世。慧能我赤條條來這人世周遭一趟,去也兩手空空,不帶什麼走,能為你們解除迷惑,大家安樂就好。汝等還有什麼疑難?及早問我。

法海:老和尚快別說這話了,弟子聽了心裏難過。

(眾和尚或垂首,或跪拜,唯有神會木然不動。)

慧能:你們都抬頭看他,這神會年紀輕輕,倒一無所動,你們修的是哪門子的行?悲痛的誰呀?擔心我不知去哪里?老僧要不知去處,也不會同你們告別的,是你們不知我去處才悲泣。你們只見生死,那不生不滅處怎麼就見不到?

法海:(上前一步。)

弟子有句話,不知該不該問?

慧能:生死都可脫卻,禪門無忌,儘管說出來。

法海:大師去後……(環顧眾人。)衣法當付何人? 慧能:持衣而不得法又有何用?本來無一物,那領袈裟也身外的東西,惹是生非,執著衣缽,反斷我宗門。我去後,邪法繚亂,也自會有人,不顧詆毀,不惜性命,豎我宗旨,光大我去。 法海:恕弟子冥頑不化,還有一問。

慧能:直心是問,有何不可?

法海:今大師在,法在。大師過去,後人又如何見佛?(靜場。)

慧能:後人自是後人的事,看好你們自己當下吧!我要說的也都說了,沒有更多的話,再留下一句,你們好生聽著;自不求真外覓佛,去尋總是大癡人。各自珍重吧!(端坐,垂目。)

(眾和尚悄悄退下。立在禪床邊的禪杖倒地,慧能奄然遷化。銀鈴聲纖細如絲。法海躡足上,舞臺深處遠景變白。)

法海:好生奇怪,這大熱天,滿山林木一下子都變白了?莫不是8月雪吧?

(鈴聲縈繞不絕,舞臺頓時轉暗。)
编辑梦想,导演人生。中国编导网! :-)

发帖
1599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0-08-02
第三幕 大鬧參堂
(歌伎與作家從舞臺前沿兩邊上,弦樂聲起。)
歌伎:(唱)

八月雪,

好生蹊蹺……

(作家望天,模擬接雪花狀。)

歌伎:(唱)

看曹由本寂,

影弄清風。

作家:(誦)

一個樵夫--

歌伎:(唱)

望青原尋思,

雪峰存義。

作家:(誦)

一代宗師!

歌伎:(唱)

好一個石頭希遷,

個中透消息。

作家:(誦)

一生的艱辛。

歌伎:(唱)

原來是皇天悟道,竟一界虛無。

作家:(誦)

好一場遊戲!

歌伎:(撥弦,抬頭,高聲)

禪--那!(低頭聽音。)
(作家和歌伎下。舞臺大亮,眾禪師各方陸續上,這禪師、那禪師上前。)

這禪師:如何是佛?

那禪師:這個,那個。

這禪師:這個那個什麼?

那禪師:便不是這個,也不是那個。

這禪師:(大喝)

呵!

那禪師:(大喝)

哈!

(一禪師、又禪師上前。)

一禪師:說,佛究竟在哪哩?

又禪師:大德,腳下!

(一禪師看腳。)

又禪師:飛啦!

一禪師:兩邊都不見,飛個什麼?

(一動不動,直視前方。)

(兩禪師相望,哈哈大笑。還禪師、可禪師上。可禪師持杖。)

還禪師:快說,快說,佛是什麼?

可禪師:(一棒打去,回頭一笑)

打著的都不是。

還禪師:(一笑。)

那還打什麼?

(可禪師默然。還禪師合掌。是禪師、非禪師上前。非禪師捧一缽。)

是禪師:(笑道)狗仔可有佛性無?

非禪師:水在缽裏,雲在天上。(把缽中水倒在對方頭上。)

是禪師:(一驚。)

搞什麼勞什!

非禪師:(笑嘻嘻。)

沒緣故。

(是、非二禪師默然走開。作家上。)

老禪師:客人從何處來?

作家:這後邊。

老禪師:又到哪里去?

作家:(彎腰脫鞋出示。)

鞋底脫落。

老禪師:做什麼勞什?

作家:可有茶喝?

老禪師:客人可是串錯門了!

作家:這門倒是不錯,只不知有沒有菩薩?

可禪師:(一棒打去。)

你這楞頭!難道不知這禪門不供佛,菩薩都打殺了,還求作什麼?

作家:眾生不即是佛?某甲便是!

作家:外面還有的是眾生,只不知是不是都是菩薩……

老禪師:諸位善知識,佛門普度眾生,要當菩薩的儘管都進來!

(歌伎和眾俗人上,搬磚的,抬木板的,扛樹樁的,好生熱鬧。)

歌伎:(彈撥。高唱)

禪——那!

俗人甲:(抬木板。領唱)

善男人,善女人,都上參堂來參禪!

眾俗人:(合唱)

眾生即是佛,佛便是吾等。

俗人乙:(搬磚墊腳,一步踩一磚。)

到彼岸,心地虔誠,踏踏實實,一步也不留腳印——

這禪師:(把俗人乙前面剛放的磚拿來,一掌劈為兩半,隨手扔了。)

業障!

(俗人乙回頭搬磚,如是又被這禪師劈了。)

俗人丙:師父練功呢?一天劈多少?

這禪師:有,就劈!(又一磚劈兩半,撒手墜地。)

俗人甲:師父是不是也玩那貓慝?

這禪師:這個貧僧不會!(又一磚兩半,墜地有聲。)

(俗人丁搬來一樁,站了上去,抬腳作站樁狀。)

俗人丁: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

可禪師:(一棒把樁打倒。)

又一個業障!

(俗人丁跌了下來。)

那禪師:(俯身。)

還爬得起來嗎?

俗人丁:腳歪了。

那禪師:(大步走開。)

不打緊的,心正就行。

(俗人戊抓繩子爬高,俗人甲下。)

俗人戊:諸位大德,看哪,看哪,鄙人的腕力,這一手練得如何?

俗人己:(用粉筆在地上劃一大圈。)

仁人君子,麻煩諸位讓個路,人爬高處,咱只討個地盤好立足。

俗人庚:(站在樁上。)

人生本來如同做遊戲,要玩就得得其趣,此中三味,誰知?(垂目。)

俗人辛:(抖起空竹,打轉。)就看的是以你為中心,還是以我為中心?人人都想當

上帝!誰個心甘情願當玩藝兒?諸位,看誰圍住誰轉圈?

俗人辰:(手護鈴鐺,倒退。)當心!當心!(撞倒木樁,俗人庚跌了下來。)咱可是一路吆喝,您怎的就聽不見?

俗人乙:(仍爬在地上擺磚。)停停行不行?你這鈴鐺攪得人心不安寧!

(一聲鑼,輕輕的。)

老禪師:又何許人來了?

(一聲重鑼,瘋和尚,塗個金臉,提一面大鑼上。)

和尚:活菩薩現世,廣游四方!(手舞足蹈。)福星高照,來財進寶!(一擊鑼,嘻笑如彌勒佛。)

(老婆子上。)

老婆子:(拍手撫掌。)哎呀呀,好慈祥啊!

瘋禪師:(鑼一擊,霎時變臉,金臉變白麵。)大癡大愚,笑哈哈……老僧是也!(咧嘴露出一口金牙。)

歌伎:(撥弦,走入場中。高聲)禪那!

作家:好一派風景!

歌伎:(回眸一笑。)都看什麼呢?

作家:觀者心跳!

歌伎:(身腰輕扭。)這心要也不跳,豈不死了?

老婆子:老婆子當年也曾如是,現今牙都掉了,只能喝粥。

老禪師:這位女子不是來寺廟化緣的吧?眾僧尚且靠各位供奉——

老婆子:老和尚也還怕女人?

老禪師:老婆子且莫刀片子嘴!

老婆子:總也一片豆腐心!婆子又怎的,不興也參禪?湊個熱鬧嘛,就唱一曲又怎的,還能把菩薩嚇跑啦?

老禪師:罷罷罷,老僧耳聾,眼也花。

瘋禪師:貧僧乃花和尚也,百無禁忌!有何本事?統統亮出來瞧瞧!

歌伎:雖說是煙花女子,賣藝可不賣相!

瘋禪師:就賣身又怎的?是佛不在一身臭皮囊!

歌伎:和尚,那就好生聽著!(彈弦。)

老婆子:這瘋和尚,也不知是真瘋,還是假瘋?

瘋禪師:真非真,假非假,真真假假,何處見得到真精神?

老婆子:瘋瘋癲癲的,看你也不像就有!

瘋禪師:(嘻笑。)老婆子,又有個什麼?

歌伎:(彈撥,急急風,高腔。)八月雪,好生蹊蹺,那曹山本寂,倩影弄清風。望

雪峰義存,青原裏費思尋,再看頑石尚希遷,個中也透點消息,莫道是皇天悟道,都一界虛無。

眾禪師:(唱)至法無法,大德無行。

瘋禪師:(猛擊鑼,即刻按住。)大音還無聲!

(俗人甲悄悄上,懷中揣一物,捏一下,一聲貓叫。)

一禪師:哪來的野貓?

又禪師:大德,找個什麼?

(俗人甲躡足潛行,捏一下,又一聲貓叫。)

那禪師:?大喝。)業障!

可禪師:打將出去!

(可禪師一棒,俗人甲滿台跑,貓叫聲卻此伏彼起。可禪師一再棒喝,眾人盲目追趕,打鑼的打鑼,搖鈴的搖鈴,一派喧鬧。)

俗人甲:(撒腿跑。)抓住他,可別叫他跑掉啦!(跑下。)

歌伎:(彈唱)禪——那!

眾俗人:(合唱)眾生即是佛,佛便是我等。

(俗人甲脅下夾住一隻貓,跑上。)

俗人甲:別叫那廝潛跑啦!

瘋禪師:就是他,這鬧貓漢!(鳴鑼大笑。)

(俗人甲滿台跑,貓直叫,眾人皆笑。)

一禪師:(突然高喊,撒腿便跑。)抓賊了!抓賊啦!

又禪師:賊還是貓?空間抓個什麼?

是禪師:(突然高喊,也跑。)不好啦!宅子裏廂起火啦!(跑下。)

非禪師:抓住他!縱火的狂徒!

還禪師:誰燒的誰家的宅子?

那禪師:誰燒的誰自己知道!

歌伎:(彈唱)禪那!

作家:(高誦。)要玩就玩,要鬧就鬧,自家宅子裏誰又管得著?

(一僧一俗推一大鼓上,一人推鼓,一人擂,鼓聲大作。是禪師持火把跑上。)

是禪師:諸位大德,可是哪廂起火?

俗人甲:(高喊。)別叫那賊溜跑啦!(追趕是禪師。)

是禪師:啊火啊火啊火!(滿台跑。)

俗人甲:喵——喵——喵——(追隨是禪師,滿台跑。)

(是禪師跑下。)

眾禪師:(追趕俗人甲,也滿台跑,合唱。)是僧是俗都是人,菩薩個個性情真。

(俗人甲跑下。)

眾俗人:(合唱。)你折騰來我折騰,要不活得多沒勁!

(是禪師舞火把,跑上。)

是禪師:抓賊啦!抓賊啦!(滿台跑。)

眾人:(合唱。)啊,火啊火啊火啊火!啊火啊火啊火——

(俗人甲抱貓跑上,追趕是禪師。是禪師跑下。)

俗人甲:放火的喊捉賊的,賊喊捉賊!

(滿台貓叫,眾人追趕俗人甲。)

瘋禪師:就是他,這鬧貓漢!(鳴鑼大笑。)

眾人:抓住他!抓住他!別叫他跑了!

俗人甲:倒看你們哪去找?(放下貓,跑下。)

眾人:(追趕貓。)啊,喵啊——喵啊——喵——

(是禪師持火把跑上。)

是禪師:燒著了,燒著啦!自家的宅子都燒掉!(口裏噴火,跑下。)

俗人丙:火燒貓兒跑,叫人可是直跳腳!

非禪師:這可鬧的是哪招,彼岸何曾到得了?

老禪師:南無阿彌陀佛!(下)

歌伎:(高唱)禪——那!

眾僧俗:(唱)你也狂來我也狂,你狂我也狂,小狂不正經,大狂才見真精神!(俗人甲手捧一布包,上。)

眾人:(紛紛高喊。)抓住他!攔住!截住!堵死後路!別叫這主跑掉了!

(眾人滿台圍堵俗人甲。老禪師陪同手持一把斧頭的大禪師上。)

老禪師:(手指俗人甲。)都是那東西惹的禍!

大禪師:搞的個什麼名堂?

俗人甲:(嘻笑。)都是這貓鬧的——

大禪師:拿過來!

(俗人甲遞上布包,大禪師接過,按在木樁上,一斧斬了。靜場。眾人散開。是禪師拿個熄滅了的火把上。)

是禪師:這下全完了。

大禪師:完個什麼?

(靜場。舞臺後火光漸起。)

大禪師:散,散,散!參堂如戲園。此處不留人,人走場空,各自營生去吧!(下)

歌伎:(彈唱)禪——那!

眾僧:(合唱)到彼岸都是大智慧,發平常心即是大慈悲!

眾俗人:(合唱)我等搬磚的搬磚,打掃的各自打掃!

(眾人邊唱邊清理舞臺。其中一人做大笑狀,一人做大哭狀,一人抖手,一人瞪眼,歌伎則一步三搖,走向前臺。)

歌伎:(唱)捉筆的弄墨,屠宰的握刀,無事品茶,有病才吃藥。

作家:(上前。唱)做餅的揉面,掏糞的趕早。

歌伎:(唱)小兒哭,

作家:(唱)生下來了,

歌伎:(唱)老頭兒無聲無息,

作家:(唱)走了。

歌伎:(唱)明燈啪啪的開槍,

作家:(唱)隔岸砰砰放炮,

眾禪師:(唱)死者都乖乖困覺,

眾俗人:(唱)活人要活得快活!

作家:(唱)買房的買房,

歌伎:(唱)賣笑的賣笑,

眾俗人:(唱)打樁的日日價打樁,

眾禪師:(唱)老橋朽了蓋新橋,

作家:(唱)這世界本如此這般,

歌女:(唱)哪怕是泰山將傾,玉山不倒,煩惱端是人自找。

作家:(唱)莫道夜雨打芭蕉,輕車馳過也風瀟瀟。

眾僧俗:(唱)今夜與明朝,同樣,同樣,同樣,今夜與明朝,同樣美妙,還同樣美妙!

(剧终)
编辑梦想,导演人生。中国编导网! :-)
离线qvntg

发帖
18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1-11-01
呵呵,看大家评论如何








  梭哈|扎金花|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炸金花_梭哈|棋牌游戏大厅下载捕鱼达人|炸金花|梭哈|棋牌游戏大厅下载170.cm130.cm
156.cmle26.com 7kle.com 137g.com  pk175.com l135.com djiao.net djiao.cn tsfu.cn 45a.cn 6yao.net 03x.cn 138v.cn uc38.cn uc38.net  c13.com.cn   u40.cn y38.cn  y39.cn 31999.cn 7g77.cn 2xian.com 08ip.com ip35.com seo6.net s04.net poo6.com ip28.com 22v2.com o38.net 70gg.net 500a.net 20qq.net 58o.net 2uc.net 56-s.com 33q3.com 1--9.com s398.com 38ip.com m  5-a.com 16i.net y76.net dq33.com ding2.com dj600.com soogo.com 99z99.com go175.com  s175.com f175.co c838.com 318k.com 23ke.com 170j.com 005v.com 8yi.net 39gou.com y388.com p135.com 222g.com w155.com j220.com w81.net 56c.net 31g.net  826666.com 10393.com life.yes58.net c20.cn 18o.net a17.cn u360.cn s360.cn soo3.com so18.cn  ao6.net n80.cn a70.net  v60.net 7en.net 5aoo.com pk28.cn  33k3.com 9000y.com q136.com dq18.cn dq17.net  dq55.com o1oo.com yes58.cn pk137.com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