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6240阅读
  • 12回复

[戏剧剧本]张爱玲剧本——《太太万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599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0-08-05
47
                  陈父:喂,思珍重吗?啊,思珍啊,我已经找到志远了。唔,我教训了他一顿,我说,你怎么可以这样荒唐呀,怎么一见到女人就迷住了。啊!噢!他完全认错了。唔,你听着啊!我骂他。志远!(从电话上转过头来)

                  志远:唉!
                  陈父:你以后不能再这样荒唐了,听见了吗?嘎!
                  少:爸爸、你就算了吧!他是个老实人 可是也有牛脾气,你骂得太凶了 他会受不了的。
                  陈父:唉 你能这样原谅他那就好极了。唔,回头我叫他回去给赔罪啊!嘎,唔。(挂上电话)。
                  陈父:嗯 ,回去说两句好话完了。要在外边儿玩吗,自己的太太面前得敷衍敷衍,连这点儿都不懂。唔,嘿嘿嘿。
                  48
                  志远:思珍,思珍,你不要生气了吧。 叹 ,我真对不起你 。刚才我听了你爸爸对我的教训
                  我完全觉悟了,我答应你从今以后决不再跟那个女人在一块儿了。
                  少:你不去她不会来找你吗2
                  志远:唉,不会的。刚才你爸爸在那儿完全说清楚了呀。喏,那个房子罗,家具什么的 都给她了,从此以后我跟她一刀两断。
                  少:一刀两断?
                  志远:唔。
                  少:志远—一
                  志远:唔
                  少:我总觉得你近来人有点儿变了。
                  志远:哎,谁说我变了?
                  49
                  (电话响)
                  少:喂 是啊。噢,请你等一等啊!
                  少:一位姓王的,他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你了。
                  志远:姓王的?噢,王建微,一定又是来借钱的,你告诉他我不自家。
                  少:喂 唐先生还没回来呢!唉。
                  50

                  陈父:(唱小调。一边打扮和穿西装)
编辑梦想,导演人生。中国编导网! :-)

发帖
1599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0-08-05
51
                  陈父:哈哈哈。
                  咪咪:你穿上西装更显得年轻了。
                  陈父:哎呀,我好几十年不穿西装了,怪别扭的,哈哈哈。
                  玲玲:咪咪 志远不在这儿。
                  陈父:我们不找志远,我们是来找你的啊!
                  玲玲:我?
                  咪咪:是啊,他想约你一块儿跳舞去。
                  陈父:咪咪,我现在学会了那个新的什么舞步。
                  52
                  玲玲:志远完了,公司垮了,钱也光了。
                  陈父:哎呀,那我的钱他怎么还我呀?
                  玲玲:所以我说年轻人不可靠啊—一
                  陈父:我得找志远去.
                  玲玲:哎,你别走呀!
                  咪咪:玲玲你让他走吧!他们这一家呀,我看了就憎恨。
                  53
                  陈父:你们少爷呢?
                  张妈:少爷还没回来呢。
                  陈父:少奶奶呢?
                  张妈:少奶奶去买东西了_
                  陈父:那么老太太呢?
                  母:哟,亲家老爷,您好。
                  陈父:好,亲家太太你该知道吧!志远公司里出了事情啦!
                  母:是啊!把志远都急死了。
                  陈父:他人呢?我到公司里去找,他不在。
                  母:他恐怕到律师那儿去了吧?
                  陈父:志远这孩子也太混蛋了,公司他从来就不管,一天到晚就知道陪他姨太太玩儿才闹出这么大乱子……
                  母:哼哼,亲家老爷,就算志远在外头有了姨太太,这也不能怪他呀,谁叫你们小姐……。
                  陈父:得很得 亲家太太你说得一点儿也不错,不过咱们先不谈这个,今天来,是跟志远算帐来的。
                  母:算账?
                  陈父:唉,坐下谈—一哎,我借钱给志远开公司的,他们现在公司倒了,我得把钱要回来呀。
                  母:唉 志远他现在正是为难的时候,你这做老丈人的,不能逼着你女婿呀!
                  陈父:女婿啊!
                  母:唉。
                  陈父:什么女婿,我这些钱不是冲着女婿的面子拿出来的啊,我是冲着你亲家太太拿出来的。
                  母:嘎?我?
                  陈父啊!
                  母:我几时问你借过什么钱呢?
                  陈父:你是没借啊,你有的是金条,还用得着跟我借吗?
                  母:金条?
                  陈父:啊!
                  母:我哪来什么金条啊?
                  陈父:得了,你别装,你只要拿出一部分来就够给志远还债的。
                  母:亲家老爷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呀?
                  陈父:哎,你还要我说呀,那一天—一
                  母:噢!
                  陈父:你病了
                  母:噢!。
                  陈父:啊,儿子上香港去了。
                  母:噢。
                  陈父;你怕你自己要死了一
                  母:嘎?
                  陈父:你才想到把保险箱的钥匙交给媳妇, 我女儿全告诉我,有一百八十条金子啊。
                  母:你发了疯了!好好儿的来,咒我死,我哪来什么一百八十条呀!
                  陈父:没有哇!难道思珍在骗我吗?
                  母:是啊,你女儿呀,能干着呢,一天到晚的就知道骗人,骗人!
                  陈父:女儿是我的女儿呀,可是她嫁到你们家里来啦, 她就是你们家的人。现在她帮着你们来骗她老子的钱、你们这一家子全是骗子。
                  母:亏你还不不问问, 你自己怎么会养出这种下流的女儿。
                  陈父:嘎,我女儿下流啊!你去管管你自己的女儿吧,叫他别狐狸精似的迷住我的儿子啦。
                  母:放屁!是你儿子自己找上门儿来的,哼,油头滑脸的,要多讨厌有多讨厌。
                  陈父:嘎!好哇!
                  少:爸爸。
                  陈父:思珍,我问你,你为什么骗我说这个老太婆她有一百八十条金条啊?
                  母:噢,少奶奶我问你,你怎么跟这个老混蛋说我病得快死了!
                  陈父:思珍,你看着点你弟弟,我不能来看那个小姑子,那个小妖怪,哼。
                  母:你过来,我告诉你,以后不许你那个宝贝兄弟再上我们这儿来。他要是来了,我就把他给轰出去。
                  陈父:哎,算我倒霉,跟你们这群女人又有什么好说的呀!我还是找志远去吧,唉!
                  母:噢,我倒要问问你,你为什么要咒我死啊!哼!我这会儿也没工夫跟你算这个账,上楼去,叫志琴下来,我有话跟她说。
                  少:妈 您—一
                  母:去,叫她下来。
                  少:噢。
                  54
                  妹:呜,呜呜。
                  少:妹妹,怎么啦?
                  妹:刚才我听见妈跟陈老伯大闹,妈气极了,说以后再不许我们见面了,呜呜呜。
                  少:你别哭吧。
                  妹:呜呜呜……嫂嫂,只有你能帮我们的忙。
                  少:我一定帮忙,噢,妈叫你下去呢!她要跟你说什么,你就听着得了,我们慢慢再想办法,去吧。嘎。
                  55

                  少:你回来啦!杨律帅碰见了没有2
                  志远:怎么回事啊?妈告诉我,刚才你爸爸来过了。
                  少:啊。
                  志远:噢,哎,是你跟你爸爸说的?说我们家里藏着金条还装穷。
                  少:嗯,哪儿呀,我跟爸爸说有金条,也是为了要爸爸放心借钱给你呀。
                  志远:噢,怪不得呢,我说老头怎么忽然肯借钱给我呢!哦!真没想到……还说呢,都是你,要不是借了他这晦气的钱,我能倒这么大的霉?谁晓得公司也倒啦,都是你害得我们,你们这一家子啊……好势利,女儿就会说谎,我跟你离婚。

                  少:我是说谎。可是我说谎也是为你,想不到你会说出这种话来。你要离婚就离婚好了。
                  志远:哼,还哭呢,有什么好哭的。
                  张妈:少爷,杨律师来了。
                  少:呜呜呜。
                  56
                  杨:唉,老唐,对不起,刚才我不在家。
                  志远:哎,糟透了,我们这副经理逃走了。
                  杨:我已经知道了,你报了警察局了没有?
                  志远:没有,我想跟你商量商量,我们应该用什么办法来对付他。
                  杨:你应该先报告警察局,咱们这就走吧I
                  志远:好!
                  弟:姐夫!杨先生!……噢,杨先生你的事务所在哪儿?我也许有点事情要找您!
                  ……噢,张妈,你们小姐在楼上吗?你去请她下来,啊!
                  张妈:唉。
                  57
                  弟:志琴,我有一句话一直想跟你说现在不能不说了。志琴,我希望你能做我的终身伴侣。志琴你肯不肯嫁给我?志琴,嘿嘿!
                  妹:你走吧!我妈在楼上呢!一会儿她看见你她会把你轰出去的。
                  弟:我有一句话,说了就走,唉!
                  妹:你知道吧?你爸爸跟我妈闹翻了。
                  弟:唉,我就是为这件事情来的。既然他们都反对嘛,我想我们只好瞒着他们。反正我们两个人都成年了,秘密结婚,找一个律师来证明。
                  妹:秘密结婚,那不太好吧!
                  弟:不过,不过,就是委屈你了。
                  妹:那倒没什么。
                  弟:那你肯答应我了吗?
                  妹:我—一
                  弟:噢,大姐……
                  少:噢,你们在谈话呢!我不打搅你们。
                  妹:唉,嫂嫂。
                  弟:你别走,我们正要找你说话呢,
                  少:噢。
                  妹:你来替我们决定一下。
                  少:什么事呀!
                  妹:刚才他跟我说他想……你先说吧!
                  弟:你说好了呀!
                  妹:啊 你说。
                  弟:我刚才跟她说啊,我想啊……
                  母:张妈,张妈。
                  妹:妈恐怕要下来了。你赶快躲一下吧!待会儿碰见了不大好。
                  少:对了,你还是先走吧,待会儿再商量。
                  58
                  施兄:我是来讨钱的!你叫志远下来当面谈。
                  少:唉,志远到底欠了你什么钱啊?有什么话跟我说好了……
                  施兄:也好!我是来替咪咪要钱的,我妹妹肚子都有孩子呢。
                  少:不是早就断了吗?
                  施兄:他告诉你断啦?哼!
                  少:唔。
                  施兄:要不好好的给一笔钱,我就告他诱奸遗弃。
                  少:钱,你要多少?
                  施兄:至少,这个数字。(用手比划一下)
                  少:好吧,找一定想办法。
                  施兄:不行,钱不到手,我决不走。
                  少:你不能这样不讲理呀!你总该知道他公司出了事情,这么大的个数目,怎么拿得出来呀!
                  59

                  施兄:那你叫他明天到我妹妹那儿去,我当面跟他谈。
                  少:我告诉他了。
                  施兄:他明天要是不来,你就当心嘎!
                  60
                  志远:人走啦?
                  少:你都听见啦?
                  志运:呀。
                  少:你不是说已经跟她一刀两断了吗?
                  志远:唉,我是要跟她断了呀。
                  少:现在,现在你才决定,上回原来都是骗我的。
                  志远:上回……唉。
                  少:她哥哥说她肚子里都已经有了孩子了,这个你总该知道。
                  志远:这完全是假的……前天我还跟她在一块儿的呢!……她怎么没跟我提起这个话呢!
                  少:噢,你前天还跟她在一块儿呢!你这个人……你简直……
                  志远:你现在哭,又有什么用呢?
                  少:她明天叫你去,你预备怎么样对付她?
                  志远:我,我还是不去。
                  少:不去也可以呀!你就给她两万万好了。
                  志远:两万万!我怎么拿得出呢!我们还是想一个办法来对付她?
                  少:噢,你一个人闯了祸都要我来给你想办法?
                  志远:明天我无论如何不能去呀!
                  少:你不去,她不会找上门来吗?
                  志远:那,那还是你替我去一趟吧。
                  少:我?
                  志远:这件事,只有你能够办得好。思珍,只要你能够帮我解决困难,以后我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你。
                  少:好吧,我有一个办法,明天去试试。我不知道我最后能不能再帮你这个忙?
                  志远:唔,最后?你为什么说最后呢?将来我需要你帮忙的地方多着呢!
                  少:将来我恐怕也没有机会再帮你的忙了。
                  61
                  施兄:(施兄在唱绍兴戏)(电话响)喂!噢,等一等啊,咪咪,电话。
                  咪咪:喂,你是玲玲是吧?
                  玲玲:咪眯我想给你介绍一个朋友,嘿,挺有钱的,你今天在空吗?
                  味咪:哎呀!今天我没空呀。嗯 待会儿有朋友来呢。对了,我还得跟他解决一下。
                  珠咪:玲玲说,有一个新朋友介绍给我呢!
                  施兄:对了,你是得转转念头啦。老叫我跟你这么过苦日子,我可受不了。
                  咪咪:你瞧你一天到晚吃现成饭,还要跟我发脾气呢!
                  施兄:得了,得了,你这股子劲儿,留着对付别人吧,我可没胃口。
                  62
                  施兄:噢,是你,小唐呢?他不敢到这儿来吗?
                  咪咪:他,他怕我把他吃了吗。
                  少:噢,这位就是施小姐啊?
                  咪咪:对了。
                  少:我要跟施小姐谈谈呢。施小姐,老想见见,可是一直没机会,今天……噢,施小姐,你现在有喜了,老太太一直就想有个孙子,你住在外头她不放心,今天她特为叫我来接你回去。

                  咪咪:我?哼!(少奶奶要帮施咪咪弄衣服)
                  咪咪:我的东西不是你的。
                  少:你怎么这样小孩儿脾气!怪不得志远喜欢你呢!你真是天真烂漫。
                  咪咪:天真烂漫,我看你才十三点呢!
                  少:噢,得了,我们走吧!
                  咪咪:去你的,我凭什么到你们家受罪去啊!
                  少:对了,我们家是没有这儿舒服,我看,还是我们搬过来吧。
                  味咪:你们搬过来?
                  少:是啊!我们可以把那里房子顶掉了,开销也可以省点儿呀!
                  咪咪:噢,你们打算阖第光临了呀!
                  少:这儿住得下呀!喏,老太大就让她在这儿搭一张铺。我们家有个老妈子,就让她睡在地板。志远,志远嘛,要他睡沙发上,我跟你两人就住那个床吧!你现在有了喜,有喜的人还得有人照应。

                  咪咪:有喜!有喜!你这个人怎么那么……我哪儿有什么喜呀?
                  少:嘎!你没喜?
                  施兄:好了,好了,我受不了啦,你给我滚吧!我的姑奶奶!
                  少:唉,唉……你不过是她的哥哥啊。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到底是唐家的人啊!
                  施兄:什么唐家的人啊?她是我的人。
                  少:嘎,你的人?
                  施兄:唉,她是我的老婆,去吧!
                  63
                  少:这件事情,我总算帮你解决了,从今以后他们大概也不会再来找你了。
                  志远:从今以后我们也没有误会了,还是跟从前一样。
                  少:感情的事没那么简单,我们再也不会跟从前一件。
                  志远:怎么?你还没原谅我吗?
                  少:这不是原谅不原谅的问题。
                  志远:那,那你要我怎么样呢?
                  少:你不是说我帮你解决了这个困难以后,你什么事情都能答应我。
                  志远:唉,当然啦,你说,你说你要我怎么样?
                  少:我,我要跟你离婚……
                  志远:噢,离婚?嘎,离婚,哼,别开玩笑吧!
                  少:谁跟你开玩笑。
                  志远:你真的要跟我离婚呀?
                  少:我承认,我是失败了,我并不是天生的爱说谎,也是为了你好,谁知道,越是想好越是弄不好,到了今天,我实在太疲倦了,从此以后,我也不说谎了。从此以后,我也不做你的太太了。

                  志远:难道,就没有办法挽回了吗2
                  (音乐。少奶奶收拾行李)
                  少:先回家去住,明天下午办了手续就完了。
                  志远;唔,你想得可真周到,嘎!
                  少:我已经想了好几天了,这种事情不是一下子决定的,可是一决定,就不会改变的。
                  志远:好吧,你一定要这样做,我也不能勉强你。
                  少:噢,我得把这儿上上下下的钥匙交给你。喏。(把钥匙给他)
                  64
                  咪咪:咦,你还来干嘛?
                  志远:我来求你一件小事。
                  咪咪:什么事啊?
                  志远:唉,就是这个别针请你把它还给我。
                  咪咪:嘎,还给你,哼,跟你分开了,一个子儿都没有要你的。怎么,你倒跟我要起东西来了,
                  志远:唉,这个别针并不值钱啊!可是买的时候是预备送给我太太的,那现在她要预备跟我离婚了。我觉得这个别针是我欠她的,说什么我也得还给她r

                  咪咪:哎哟,肉麻死了,我才没有这么许多精神跟你说废话呢。
                  志远:那么,那么我有钱,你卖给我成不成。
                  咪咪:卖给你,哼!你出我多少钱呢?
                  志远;我,喏,我只有这么多钱了。
                  咪咪:怎么这别针才值这两个钱啊?算了吧!
                  志远:再多我实在没有啦!
                  咪咪:怎么样呢?
                  志远:你不给?
                  咪咪:唔。
                  志远:我抢。
                  咪咪:怎么,你穷疯了,你就抢别人的东西。
                  志远:你怎么可以把我脸抓破呢?
                  咪咪:哼!这还是便宜了你,没把你送到警察局去,给我滚出去!滚啊!
                  (音乐)(志远在门外遇到施咪咪的丈夫,以手示意要将手表换别针。同意,入内抢下别针来交换,还打了咪咪一个耳光;以上皆以画面显示)

                  65
                  杨:来,咱们来干几杯。来来来。
                  咪咪:哈哈哈,时候还早呢,你忙什么呀!(这时杨律师、志远、少奶奶都在餐厅另一桌,都听到咪咪的话,但咪咪看不到他们)
                  客:施小姐,你常常看电影?
                  咪咪:我最喜欢看苦片子,我就会想起自己的身世来。我的一生真是太不幸了,要是拍成电影,谁看了都会哭的。(志远和少奶奶一块站在旁边偷听)

                  客:噢,那,那,那你能不能把你的身世讲给我听听……

                  (剧终)
                  1946年
编辑梦想,导演人生。中国编导网! :-)
离线hx999933761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4-09-19
恒信贵金属:苏格兰公投在即 黄金将何去何从
苏格兰独立事件正持续发酵,苏格兰将在9月18日举行独立公投,若民族主义者获得超过一半的支持票,将结束延续了300多年的英格兰与苏格兰的统一格局。然而苏格兰人是选择留下,还是选择离婚,已成为近期广大投资者关注的焦点,尤其是黄金市场的投资者,一颗紧张的心始终悬在空中,等待着结果的出现。而一些紧张的苏格兰投资者则已经迫不及待的买入实物黄金,以防独立后,国内货币体系,财政体系及经济状况的不稳定。苏格兰独立公投在即,黄金走势将何去何从呢?

苏格兰公投迅速占领市场舆论高点
地缘政治局势持续不稳,其中中东地区历来是战争多发之地,另外乌克兰与俄罗斯之间的战火亦令投资者担心,现在又传出苏格兰的独立公投事件,并迅速占领市场舆论高点。

市场担忧英格兰独立后,其经济将会出现剧烈动荡,投资者避险情绪升温,令黄金避险买盘增加,为弱势金价带来支撑。据市场统计显示,随着公投的临近,苏格兰的实物黄金需求开始出现明显的增长,在过去两周中,苏格兰实物黄金投资增长了42%。

英国国力减弱 或拖累金价
苏格兰的独立,或将对大不列颠造成致使性的打击,英国可能面临一场灾难性的英镑危机。在围绕苏格兰问题的不确定性中,货币问题可能是重中之重,这可能导致很多消费者,企业以及金融市场 参与者保持谨慎,也因此抑制了英镑的需求。

英国经济的疲软或许将加大英镑的下行压力,投资者将纷纷从英国抽离资金,而英镑的快速走弱,将会反过来刺激美元指数的走强,进而拖累金价走势。

苏、英分手两相难
一旦分手,英国将各种受伤深受打击,英国不仅将失去八分之一的人口和十分之一的GDP,95%的油田和60%的气田,其核能力也面临不确定因素。因为英国全部核基地都位于苏格兰,而苏格兰民族党早已表明独立后要尽快逐出英国核武器,而英国可能因为找不到替代场所而不得不自动放弃核能力。

而苏格兰独立对英国政治的直接影响是英国联合政府极有可能下台,首相卡梅伦将辞职,英国的世界地位将会大大下降,英镑的稳定性将受到挑战,可能会拖累金价的表现。

而苏格兰独立后,亦将面临一系列棘手的分家问题,如国债分割、货币等,这将问题都必须与英国展开慢长而友好的谈判,这些谈判中的分歧将会直接影响两国经济的发展。另外根据苏格兰的设想,苏格兰将继续使用英镑,但此前威斯敏斯特三大政党均表示不予接受。

再者,独立后,苏格兰将分得大量债务,债务金额占GDP比重甚至可能超过英国水平,而市场对苏格兰经济的信心持怀疑态度,这将增加资金的流出,造成经济动荡,如果情况恶化,将增加苏格兰国内对实物黄金的需求。

苏格兰留英国  英镑汇率将更巩固
在9月18日的独立公投中,如果苏格兰人民选择留在英国,则对在英国投资的国际投资商而言是一个重大利好消息。英国三大政党领袖15日签署了一项保证协议,承诺在苏格兰不独立的前提下,向苏格兰下放更多的权力,这或许可以增加两国人民的和谐共处,增强英国的总体国力,而英镑的汇率则更加巩固。

英国首相、保守党领袖卡梅伦,英国副首相、自民党领袖克莱格和工党领袖米利班德签署的这份文件主要包括三部分内容。一是承诺苏格兰议会将获得更广泛的权力;二是保证英国各个部分公平分享资源;三是国家医疗体系的资金支出由苏格兰政府决定,并维持“巴奈特方案”的分配方式。

伊丽莎白二世首度表态 美国充当和事佬
另外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也首度表态,提醒苏格兰人民在公投前要“慎重考虑未来”。同时作为英国的盟友,作为英国的长期盟友,美国政府则充当和事佬,帮助英国政府挽留苏格兰。

白宫发言人乔希•欧内斯特说,美国政府将尊重苏格兰选民的决定,但是美方希望看见英国保持强大和统一。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