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469阅读
  • 2回复

[电影]安德烈·巴赞(André Bazin)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莫莫
 

发帖
1379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0-06-29
安德烈·巴赞(André Bazin),1918年4月18日生于法国昂热(Angers),1958年11月11日逝世于巴黎,法国电影理论家,影评人,法国著名电影书《电影手册》创始人之一,法国迷影运动的精神领袖之一,被誉为“法国影迷的精神之父”(安托万·德巴克语 )”、“电影的亚里士多德”(区别于“电影的黑格尔”:让·米特里)。巴赞在1940年代到50年代发表的一系列高质量影评和电影评论,集结成四卷本《电影是什么》,已成为电影理论史上的经典著作,是二战后现实主义电影理论发展的一块基石。巴赞推崇现实主义美学,发现并阐述了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导演的重要价值,阐述了蒙太奇与景深镜头在电影语言中的重要性与辩证关系,提出了长镜头理论,丰富并总结了作者论,在巴赞与《电影手册》的推动下,法国电影在二战后兴起了新浪潮运动。(www.biandao.org
少年时代
安德烈·巴赞1918年生于法国昂热,是家中的独生子,巴赞一家与他的祖母住在一起。一个自然环境优美的中部小城。巴赞家附近有一片森林,少年时代的巴赞非常热爱大自然,他最喜欢做的两件事,就是到附近的森林里玩,或者在自己的小房间里读科普书。少年巴赞喜欢自然科学,据说他10岁时,房间里已堆满了各种科学书。对自然科学知识的钟爱和了解,可能是后来巴赞文章中大量运用地质学、化学等术语的原因之一。

1930年代,巴赞跟随父母离开昂热来到巴黎,但他经常会回到昂热,看望祖母和那里的森林。

巴赞从小天资聪慧,15岁就以优秀的成绩高中毕业,比其高中毕业生都年轻。巴赞的理想是从事教育工作,于是他决定报考高等师范学校。当时法国有79所高师,都需要经过严格的会考,当父母把小巴赞送到圣·克鲁高师时,被校方以“健康原因”婉据,其真实原因是巴赞的年纪太小。在接下来的备考时间中,巴赞主要在凡尔赛图书馆里,大量阅读西方艺术史和文学,以及哲学,这时巴赞的志趣已经转移到文学和艺术上。1938年,年仅20岁的巴赞以第7名的成绩一次性考取凡尔赛的圣克鲁高师(Ecole Normale Supérieure de Saint-Cloud),开始他的大学生活。

巴赞就读大学期间,朗松主义(Lansonisme)统治法国高校的文科教育,这个思潮来自法国著名文学史家、教育家古斯塔夫·朗松(Gustave Lanson),他提倡一种以作者生平研究和社会反映论为内容的教育思想,并因古斯塔夫·朗松成功推动了法国高校制度改革(1902年)而越来越成为教条的实证主义研究(positivisme)。巴赞则对朗松主义不感兴趣,他的主要活动都是在课外进行,当时他对文学和艺术研究受到新哲学家亨利·柏格森(Henri Bergson)的影响。由于他的会考成绩非常优异,巴赞连续3年获得了大学奖学金,这些奖学金让巴赞得以从凡尔赛往返巴黎,参加各种艺术活动。同时,他接触到新天主教思想,尤其艾曼纽尔·穆尔尼埃(Emmanuel Mournier),这与巴赞从小的天主教教育非常合拍,这两种思潮在对青年巴赞思想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
二战期间

安德烈·巴赞然而,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让巴赞深受打击,好朋友们参战了,而他必须继续学业,对战争的失望和困惑,以及个人的无力感,让巴赞产生深深的自责。自责心态成为他后来工作的主要动力。巴赞的理想是做一名教师,但1941年,他在毕业的教师资格考试中没有及格,迫于生活,他进入皮埃尔·艾美·图夏尔创建的文学沙龙(La Maison des Lettres)工作,并在那里创建了他的第一个电影俱乐部,由于经常邀请《精神》(L'Esprit)书的影评人罗杰·里纳尔(Roger Leenhardt)为俱乐部做讲座,他认识了里纳尔,更是通过里纳尔和他的影评专栏,巴赞开始了解电影。里纳尔的叔父是一间小电影院的经理,因此,这两个人得以在压抑的战争期间,每天与电影度过,巴赞也在这里学会了电影保存和放映技术等。每次看完影片,巴赞都要与里纳尔进行讨论和交流,由于电影院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的讨论天马星空,从音乐到布景,从剪辑到人物,这种无所不谈锻炼了巴赞出色的即兴讨论能力。在认识里纳尔之前,巴赞几乎对电影一无所知,1年后,通过主动的了解和学习,巴赞已然成为里纳尔的老师。

在二战期间,巴赞自愿加入了法国大众教育协会,参与战争时期法国各地法语教育工作,他先后到德国、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等地工厂参加教学实习,并在那里参与创建了一些电影俱乐部,做一些讲座等。同时,他开始为《法国银幕》(L'écran fran?ais)、《解放巴黎人》(Le Parisien libéré)、《精神》(L'Esprit)等书撰文章,并着手准备撰写个人的电影理论专著(该书最后没有完成)。在战争期间,巴赞成为青年电影协会的组织者(Les Jeunesses Cinématographiques),他曾冒着生命危险,偷偷放映过卓别林的电影《大独裁者》(The Great Dictator)。

1945年5月14日,巴赞为雷诺汽车厂的工人们放映了法国导演马塞尔·卡内(Marcel Carné)《太阳升起》(Le Jour se lève),这是安德烈·巴赞在二战后组织的第一场电影放映活动,这个活动意味着他开始了一生中两个最重要民间活动:参与恢复国民教育和迷影运动。对于从小立志做教师的巴赞来说,教育与电影是不可分割的,当巴赞在二战期间流转各地,进行义务教学活动时,他发现电影是给这一代法国青年和工人阶级进行教育的有效工具,这样,电影——巴赞最热爱的艺术——与他的个人理想——教育事业,开始像两条比邻的藤,紧紧缠绕在一起。 (www.biandao.org

二战结束后,巴赞在参与创建《广播电影电视》(Radio-Cinéma-Télévision,即今天的电视周刊Télérama)周刊过程中,认识了后来成为著名导演的弗朗索瓦·特吕弗,并成为他的精神之父和监护人。

奥逊·威尔斯之争
1946年7月10日,奥逊·威尔斯(Orson Welles)的《公民凯恩》(Citizen Kane)在法国公映,众所周知,这是一部经典名作,但就在影片在法国公映之前,许多法国人已准备好去批评这片子了,因为赫赫有名的哲学家萨特(Jean-Paul Sartre)对影片进行了“提前宣判”。1945年,萨特在纽约提前看过这部电影,并在1945年8月13日的《法国银幕》(L’écran fran?ais)书上发表的文章(文章原名为《美国电影引发的思考》),毫不客气地批评了这部电影。萨特认为:

影片的叙事结构过于‘文学化’,用闪回连接不同的时间,尽管以精湛的技艺构筑了带有怀旧色彩的时空,甚至是宿命论的,却形成一种极端的矫柔造作……我目睹了一种顽固的解释和技术的论证,或许有些是闪光的,但这些对电影来说是不够的。
很快,萨特的判断在法国知识分子中间埋下了偏见,影片公映后,各大媒体出现了大量偷换萨特概念的批评。在参与批评《公民凯恩》的人中,就有当时在法共领导下的各大电影组织的核心人物乔治·萨杜尔(Georges Sadoul),他在左翼电影评论中的威信是可想而知的,当时,萨杜尔对《公民凯恩》的批评颇具盲目的“反美色彩”。

在人云亦云的批评中,安德烈·巴赞敏锐地发现了《公民凯恩》在电影美学和风格创新中的独特贡献,他于1947年1月在Colisée影院主持了《公民凯恩》的电影放映,并与观众展开了激烈讨论,坚决捍卫影片的价值。这件事在当时巴黎不大的影迷圈子里迅速传开。1947年,就在萨特自己主编的《现代》(Les Temps Modernes)书上,安德烈·巴赞发表了回应萨特的文章,这篇文章在当时的电影界引发的争论相当炽烈,但却不是继续发生在萨特与巴赞之间,萨特本人没有回应巴赞,巴赞也没有继续争论,而是其他人围绕这个问题的延续性争论。

安德烈巴赞是二战后电影研究与批评的主要推动者。除了致力于编辑《电影手册》直到去世外,身后还留下了四卷本的文集 《电影是什么》(What is Cinema?)(1958——1962),其中两卷在六七十年代晚期分别翻译为英语之后,成为英美两国电影教学中的中流砥柱。

巴赞极力推崇那些描述他所称之为“客观现实”的电影(例如纪录片与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流派的电影)和那些使他们能在摄影机前成功隐去(invisible)的电影导演(例如:霍华德·霍克斯)。他赞扬深焦摄影(奥逊·威尔斯),广角摄影(让·雷诺阿),并推崇通过场面调度来达到的一种“真实的连续性”。这就使他站到了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认为电影应该操纵现实的主流理论对立面。对于客观现实,深焦摄影以及对蒙太奇的抵触都根源于巴赞这样的观点,即对于影片和场景的解读应该留给观众。

巴赞深信电影应该表达导演的个人视野(vision),这种个人视野根植于一种称作personalism的精神信念。这种信念对于作者论的发展有着关键性的作用。巴赞同样以支持一种“鉴赏性批评”而著称,这种批评观点认为,只有热爱电影的人才有资格书写电影评论,因此这种理论鼓励一种建设性的批评。(www.biandao.org

巴赞与年轻人
安德烈巴赞与其妻janine对后来成为批评家与电影作者的弗朗索瓦·特吕弗的生活与与事业产生了重大影响。特吕弗来自一个动荡不定的家庭,一生从未曾见过他的生父。巴赞注意到了特吕弗对于图书与电影的喜爱并将其引入电影写作的殿堂。巴赞首先委托他研究让·雷诺阿,随后又将其引入《电影手册》书的编辑部。有很多关于巴赞帮助特吕弗的事例,包括使其免于被拘留,当然也包括在电影观念上时而对他提出修正。特吕弗将巴赞视为一种父亲的补偿与追加。贯穿他的生平,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安德烈巴赞将其从原地踏步与自我毁灭中拯救了出来。

《电影手册》
1951年,巴赞与影评人、导演雅克·多尼奥尔-瓦尔克洛兹(Jacques Doniol-Valcroze)共同创建了《电影手册》书,成为新浪潮运动的精神阵地。

《电影书》(La Revue du Cinéma)20年代后期曾短暂存在,1946-1949年又复刊了。当时的编辑有Jean-George Auriol、Denise Tual和Jacques Doniol-Valcroze,后来的编辑名单又增加了Jacques Bourgeois。1946年10月,复刊后的第一期探讨了电影和美术的关系,电影中的非视觉元素,及爱森斯坦的电影《伊凡雷帝》(Ivan the Terrible)。随后若干期书刊登了许多著名电影人及文化名流的文章,包括奥逊·威尔斯、让·考克多、Gregg Toland、Lotte Eisner、Rene Clair、沃尔特·迪士尼、Nino Frank、萨特、爱森斯坦、朗格卢瓦、罗塞里尼、费里尼、Jean Mitry等等,当然也包括巴赞。

这本刊物兴趣广泛,且十分严肃,封面上没有图片,正文的插图也跟明星没有关系,广告也十分罕见,偶尔出现,也仅限于电影器材物品。

《电影手册》的诞生,一定程度上是Jean-George Auriol的死催生的。1950年4月2日,Auriol车祸身亡,一年后,为了纪念他的贡献,曾经的朋友和同事们创办了一份新的刊物——《电影手册》。

主要著作

《电影是什么》(Qu'est-ce que le cinéma ?)
2《本体论与语言》(Ontologie et langage)
3《电影与其他艺术》(Le cinéma et les autres arts)
4《电影与社会学》(Cinéma et sociologie)
5《新现实主义美学》(Une esthétique de la Réalité : le néo-réalisme)
6《论奥逊·威尔斯》(Orson Welles)
7《论让·雷诺阿》(Jean Renoir)
8《论查理·卓别林》(Charlie Chaplin,与埃里克·罗麦尔合著)


英年早逝
年仅40岁的巴赞于1958年11月11日逝世,逝世时,他从事电影传播、电影评论才只有13年的时间。1958年11月14日,众多法国文化界名人、导演、演员和知识分子汇聚在巴黎最奢华的Saint-Saturnin教堂墓地,为安德烈·巴赞举行葬礼,但巴赞临死之前,连这块墓地都支付不起,是《电影手册》创建人多尼奥尔-瓦尔克洛兹)为他支付了葬礼的费用。但是巴赞一生却创办了14个电影俱乐部、一所学校和三份书。葬礼上,法国日报《自由巴黎人》(Le Parisien Libéré)主编克罗德·贝朗热(Claude Bellanger)亲自撰写并朗诵了赞美诗,法国批评家协会(Association de la Critique)主席罗杰·热让(Roger Regent)和法国国家电影中心(Centre Notional du Cinéma)的主任雅克·弗罗(Jacques Flaud)先后为巴赞致词,这两个人不是巴赞生前的近友,但都用极尽溢美之词表现出他们对巴赞的高度评价。当月《电影手册》书(总第90期),罗贝尔·布莱松、路易斯·布努艾尔、让·科克托、费里尼、阿贝尔·冈斯、让·雷诺阿和法国电影资料关创办人亨利·朗格卢瓦8个人分别发表文章,表达他们对安德烈·巴赞的怀念。之后,法国历史最久的哲学、文化书《精神》上,也陆续发表了纪念巴赞的文章,这是该书1923年创刊以来,第一次以如此篇幅来纪念一个影评人。接着,意大利导演罗伯托·罗西里尼在威尼斯电影节上宣布:把这一届电影节献给法国影评人安德烈·巴赞。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编导网 莫莫、 加我qq 87306308
离线mabeysomeday

发帖
221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0-06-30
太感谢你的内容了,很好,以后希望介绍更过朋友来此网站
以时间为锯,以空间为刃。
离线15242081

发帖
2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3-07-01
      终于知道巴赞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