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595阅读
  • 0回复

[电影剧本]唐伯虎点秋香(文学剧本)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续八
 

发帖
14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0-12-08
先生:年轻人,你跟我抢饭碗,你哪个道上的?
唐伯虎:还没请教---
先生:教上教。
唐伯虎:先请而后教。
先生:教后而先请。
唐伯虎:先请而先教。
先生:后教而先请。
唐伯虎:再说我就要教了?
先生:哎!不许教!本夫子原藉三水,现为华府首籍西宝,手执白纸扇!你哪个单位的?
唐伯虎:我原籍苏州,现任华府伴读小书童,门前一对双花大红棍!
先生:我呸!你大过我? (老先生脱去上衣,露出纹身)
众人:啊?
先生:我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腰间,龙头在胸口,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先生从腰间抽出一把砍刀,跃到门后)
华太师:阿文,阿武!(华老爷推门而入,正好将教书先生杀死)先生,你怎么啦?(问华文、武)哎哎,先生是怎么啦?
华武:爹,你刚刚不小心把老师给杀了!
华文:恭喜爹你杀人了。
唐伯虎:非也,非也!我刚才看到先生在玩“乩童起乩”,自以为刀枪不入,谁知道没起到乩,挂啦!是不是这样啊,太师?
华太师:哎!对,事实就是这样嘛。来人啊,把先生给抬出去!哎,你是谁呀?
华文:他叫华安,陪我们读书的。
华武:是呀是呀。
华太师:华安,说得好,立了大功了。
唐伯虎:小CASE。
华太师:我决定升你为高级伴读书僮!以后啊负责教我两个儿子读书,知道吗?
唐伯虎:谢太师!
(华安升职。华这和四香关系融恰)
(华安作诗给三香:一个华安两只眼,三个姑娘六个奶)
(三人娇嗔跑开,碰见秋香)
秋香:怎么了?
三香:华安他欺负人了!
唐伯虎:秋香姐。
秋香:华安,你又在捉弄人了?
唐伯虎:没有啊,我吟待给她们听啊。
秋香:念什么诗啊?唐伯虎的诗啊?
唐伯虎:当然不是了,我跟唐伯虎有不共戴天之仇。
秋香:你不用瞎掰了,你骗得了夫人骗不了我。哎,不过你那个故事编得蛮精彩的。
唐伯虎:秋香姐果然冰雪聪明,小弟佩服。
秋香:哎,那晚你为什么,冒充是唐伯虎呢?
唐伯虎:哎~~~~~(转身走开)你猜呀。 啊哈哈哈~~~~~~
秋香:(追上)哎,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一定认识唐伯虎吧?!
唐伯虎:当然认识。
秋香:那--可不可以介绍给我认识?
唐伯虎:就是我!
秋香:哎呀,你少开玩笑了,人家说真的。  
唐伯虎:人称诗画双杰,风流不羁的唐伯虎谁不认识啊,不过他不认识我而已啊,哼哼哼~~~~~
秋香:我觉得你说得不对!风流不羁只是他的外表,我读过他的诗,从他的字里行间,我看得出……他是一个用情专一,真情真义的男子汉。(唐伯虎感动)哎,你怎么了?
唐伯虎:我感动得有点想哭。你的观察力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如果唐伯虎能够有你这位红颜知已,真是死而无憾!
秋香:你别逗我了!
唐伯虎:秋香姐!你觉得华安我的人品怎么样?
秋香:我觉得--你是个傻瓜!
唐伯虎:秋香姐!那你愿不愿意跟一个傻瓜,今晚三更时分,柳树前,一起研究诗词歌赋呢,你说?
秋香:(沉思片该)好啊!
唐伯虎:多谢!
三香:不得了了!
夏香:秋香姐, 唐伯虎被武状元捉回来了!
唐伯虎,秋香:啊?!
(华府客厅内)
祝枝山:救命啊!
武状元:住口!
祝枝山:干嘛住口啊!
武状元:夫人, 我在苏州市集看到这个人自称是唐伯虎,还拿着他的字画到处卖,我就抓回来给夫人看看。
华夫人:(看画)嗯?!果然是唐伯虎的手笔。
祝枝山:冤枉啊,我说过我不是唐伯虎嘛。
华夫人:如果你不是唐伯虎,那你为什么有他那么多画呢?
祝枝山:我趁唐伯虎不在家的时候,KIAN--KIAN来的。
华夫人:你口口声声说你不是唐伯虎,那么你是谁啊?
祝枝山:我乃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祝枝山,如假包换!
华夫人:你不肯承认?!好,冬香,带华安出来,让他当面认一下,他不共戴天的仇人唐伯虎。
冬香:是,夫人。
祝枝山:华安?!
(唐伯虎以扇遮面)
唐伯虎:夫人。
华夫人: 怎么啦?
唐伯虎:没什么,昨天话说太多,肌肉抽筋。
华夫人:你过去认一认,他是不是你的仇人唐伯虎。
唐伯虎:是。
(唐伯虎走到祝枝山面前,将扇拿开,脸上贴满了膏药)
祝枝山:原来是你啊?!
唐伯虎: KAO!这样你还认得出来?
祝枝山:嗨!你化成灰我都认得,你就是唐……
唐伯虎:
(打断祝)不错!我就是唐伯虎千方百计想逼害的死贱种。(凑过去悄悄对祝说)不想死就给我闭口。夫人,因为唐伯虎每次行凶蒙着面纱,所以小人也不敢肯定是不是他。
华夫人:这样啊,那就宁枉勿纵,把他杀了!
唐伯虎:等一等!我看,这个人就算不是唐伯虎也应该跟唐伯虎有莫大的关系,所以留他一条命应该会有用。
华夫人: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石榴,带他到柴房里好好看管着,任你处置!
石榴姐:谢谢夫人赏赐!
祝枝山:哎,你想干什么?
石榴姐:带他进去。
祝枝山:哎,不要乱来啊,我是处男啊。
(石榴姐心满意足从柴房出来。唐伯虎溜进柴房。)
祝枝山:哎,喂,你该不是想杀人灭口吧?!
石榴姐:不要吵,我现在偷偷地放你走,快闪。
祝枝山:千万别放我走,我吃得好,睡得好,刚刚又上了一个XX的怨妇,我舍不得走啊。
唐伯虎:你开什么玩笑啊?
祝枝山:是真的!何况我外面欠了一屁股的债,这里是我最好的避难之处。
唐伯虎:你--(外面脚步声)有人来了!(躲到柴堆内。进来的是秋香)
秋香:你没事吧?
祝枝山:什么事?秋香姐。
秋香:请问,你是唐伯虎吗?
祝枝山:姑娘为何有此一问?
秋香:实不相瞒,我很倾慕唐伯虎的才华和文采,我好想见见他本人,请问你到底是不是?
祝枝山:没错,我就是唐伯虎。
(唐伯虎一惊,发出声音)
秋香:啊?!那是什么声音?
祝枝山:畜生的声音,畜生不要吵!秋香姐,今天你我有缘相会,应该促膝长谈。(拉秋香的手,秋香害羞闪开)
秋香: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愿意回答我吗?
祝枝山:当然愿意。可是为了表示你的诚意,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秋香:嗯。
祝枝山:首先呢,先闭上你的双眼,全身放松,慢慢把你的头靠在我的左肩膀上。
秋香:嗯?!
祝枝山:哎,不要紧张,你不相信我吗?尽量不要紧张,慢慢把头放过来……对!乖!
唐伯虎:忍无可忍……
石榴姐:我来了!唐哥哥!
秋香:有人来了!(也躲到柴堆中后)
(石榴姐奇装异服,大跳艳舞)
祝枝山:小姐,你是?
石榴姐:哎呦!吃干抹净了想不认帐了?啊?!
祝枝山:我唐伯虎乃一介斯文,你说什么啊?
石榴姐:少来了!你刚才的骚劲呢?
祝枝山:刚刚没有人当然要以骚了,现在有--(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石榴姐:有什么啊?我们来玩个更刺激的,美女与野兽!
秋香:原来唐伯虎是这样的人,华安比他好多了!
唐伯虎:(突然出现)过奖了秋香姐。
秋香:啊?!你怎么在这儿啊?
唐伯虎:我?我来看看哪,你呢?
秋香:我也是。
唐伯虎:噢,一起看。
(祝枝山和石榴姐嗯啊声不绝)
唐伯虎:这个精彩!
秋香:是吗?
祝枝山:老虎不发威,你当病猫啊?
石榴姐:我还要!
(宁王带大批人马来到华府)
武状元:太师,宁王还大队人马进来了!
华夫人:老爷,这个宁王一向跟老爷政见不和,在朝中己是水火不容,今日冒然来访,而且带了那么多官兵,恐怕另有所谋,小心别让他借题发飙啊!
下人:宁王到!
下人: 王爷请!
宁王:哈哈~~~~~~~~~~~~华太师你好吗?
华太师:哈哈~~~~~~~皇爷特地光临寒舍,我真是受宠若惊。
宁王:太师言重了!本王素闻太师对丹表有所偏好,好不容易才找到唐伯虎的几张真迹专程来送给你。
华太师:王爷……
宁王:哎,不必客气,师爷,拿画上来。
师爷:是。
华太师:果然栩栩如生,神韵十足。
宁王:很不错吧?!我最欣赏其中的王者风范,我还找人重新裱过, 你看那种令群鸟低头的气势,跃然于纸上,真不愧是鸟中之王啊!哈哈~~~~~~~~~~
华太师:王爷,这么贵重的礼物,我怎么受得起呢?
宁王:嗯?!你是不给我面子,想逼我发飙啊?!
华夫人:哎,王爷请息怒,既然王爷今日还来了名画,贱妾也想开开眼届。
宁王:好!华夫人既然也是爱画之人,大家研究一下!
华夫人:秋香,你也来看看。
秋香:是,夫人。(看画)
这幅孔雀图,它本身的确是唐寅少有的妙笔之作,可惜孔雀始终是凡鸟,就算重新装裱来衬托,也是无补于事的。凡鸟就是凡鸟,绝对不会飞上枝头变成凤凰的!
华夫人:王爷,贱妾管教无方,秋香如果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王爷恕罪。
师爷:哼!王爷,夫人这么说,他们一定收藏了比我们这幅更好的唐寅作品!
宁王:对呀!夫人,那就拿出来见识见识啊!
华夫人:实不相瞒,我们真的没有唐伯虎的画。
师爷:(指着华太师)岂有此理!你分明是存心戏弄王爷!
宁王:华太师!
华夫人:哎, 王爷,画是没有,不过唐伯虎本人,正在舍下做客。秋香,去请唐伯虎出来。
秋香:是,夫人。
秋香:(将祝枝山带到)夫人,唐伯虎到。
华夫人:唐伯虎,我要你立刻挥毫,画一幅凤凰傲意图给王爷欣赏一下。
宁王:好!我要看你怎么画这个神鸟凤凰, 会比我的孔雀好!你要是画得不好,你小命难保!
华夫人:唐伯虎,还不快点画呀?!
祝枝山:啊啊呀呀~~~~~~~~~~~(挥笔几下画好)大功告成!(太师、宁王等人围上观看)看,这就是神鸟凤凰!
参谋将军:不对吧?!这分明是小鸡吃米图。
祝枝山:啊~~~~~,还差那么一点。(又在那张奇丑的小鸡头上加了个圈)在头上加个光圈,这就是神鸟了!
宁王:岂有此理,竟敢戏弄本王!
华夫人:(用桌子将祝枝山打倒在地,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多谢王爷,我一直怀疑这个人是冒牌的,今天在王爷的威严之下,果然露出了马脚?拖出去!
下人:是!
宁 王:素闻太师才高八斗,我有一个参谋将军想跟你切磋切磋!
华夫人:我们老爷怎么可以以大欺小呢?
华太师:是呀,是呀!
参谋:文学切磋是不分辈份的!
宁王:就是嘛,玩玩而已!不过如果你对不出来,别怪我发飙啊!出对!
参谋:一乡二里共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六义,竟敢教七八九子,十分大胆!
宁王:对呀,怎么不对呢,你不给我面子,我可真的要发飙啦!
唐伯虎:让我来试试!
唐伯虎:十室九贫,凑得八两七钱六分五毫四厘,尚且三心二意一等下流!
宁王:好工整啊!
华太师:华安,你来得正是时候啊!
唐伯虎:没事没事,没事!
宁王:嗯!
参谋:在下是七省文状元兼参谋将军,绰号“对王之王”的对穿肠,阁下是?
唐伯虎:小弟读过两年书,尘世中一个迷途小书僮,华安!
参谋:好,我就来会一会你! (两人对立许久,相互一个飞吻,众人偕倒)
唐伯虎:对不起,我俩惺惺相惜,情不自禁。
参谋:言归正传,我们开始了!
参谋:图画里,龙不吟虎不啸,小小书僮可笑可笑!
唐伯虎:棋盘里,车无轮马无缰,叫声将军提防提防!
众人:好好,对得好!对得好!
参谋: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洽洽!
唐伯虎:雨雨风风花花叶叶年年暮暮朝朝!
众人:华安真行呀,华安好棒啊!
宁王:快出对,对死他,对死他!
参谋:十口心思,思君思国思社稷!
唐伯虎:八目共赏,赏花赏月赏秋香!
众人:好,好--- ---
参谋:我上等威风,显现一身虎胆。
唐伯虎:你下流贱格,露出半个龟头。
参谋:我堂堂参谋将军会输给你个书僮?
参谋:你家横头来种树!
唐伯虎:汝家澡盆来配鱼!
参谋:鱼肥果熟入我肚!
唐伯虎:你老娘来亲下厨!
参谋:啊?!(参谋将军后退数步,口吐鲜血)
唐伯虎:对对儿本为消遣作乐,今日穿肠兄竟然对得呕出几十两血,可谓空前绝后,小弟佩服佩服!
华太师:哈哈~~~~华安哪,这儿没你的事了,你出去扫你的地吧!
唐伯虎:遵命!
华太师:王爷,今日我这个小书僮多多冒犯,没有让您发到飙,真对不起啊!
宁王:好,(吩咐师爷,原来师爷就是夺命书生)夺命书生,快点拿皇帝御赐的“春树秋霜图”给太师看看。
夺命书生:是!一起欣赏欣赏!太师,请接画!
华夫人:小心!(将画接住) 这么看不方便,还是到那边去看!
(两人打斗)
夫人:这么名贵的画,还是好好收起来吧!
夺命书生:夫人,这么快就看完了,再欣赏一下吧!
(又打!直打到桌子底下)
夏香:糟了,夫人会不会有危险?秋香姐,我们过去看看!
秋香:(点头)嗯,走!(四香伸头到桌底下观看,结果都被打出来)
武状元:啊?!
唐伯虎:(又赶到)什么事这么吵啊?
武状元:不告诉你!
唐伯虎:啊?!秋香姐!
(四香被打得面目全非)
春香:我被踢中了三脚!
武状元:啊?!全歪了!
夏香:我被人踢了八脚啊!
石榴姐:(仰天长笑)啊哈哈~~~~~~~~~终于有人比我丑啦!哈哈哈~~~~~~~~
唐伯虎:秋香姐,发生什么事了?
秋香:(被打得像猪头)我被人家踢了三十几脚!
唐伯虎:哎~~~~~~~~~鬼呀!
(唐伯虎双脚将秋香又踢到桌子下面,“鬼啊”夺命书生和华夫人惊得从桌下钻出,两人衣服换了过来)
武状元:她真的是秋香!
石榴姐:是她!她是被人打成这样的!
唐伯虎:怎么?!难道是中了武林中最恶毒的……
夺命书生:不错!是最卑鄙最恶毒的“面目全非脚”。切!差点忘了是我自己踢的,还以为见了鬼了!
唐伯虎:啊?!秋香!
(将秋香从桌下拖出,一阵猛打,秋香又变成了人样)
秋香:我刚才怎么了?
唐伯虎:你刚刚中了最恶毒的“面目全非脚”,处境非常危险!还好我及时用失传己久的绝学“还我漂漂拳”,把你打回了原形,现在你没事了!
秋香:噢,谢谢你,华安!
唐伯虎:不客气!
秋香:那我现在复原了吗?
唐伯虎:哎,下巴好像还差一点。
秋香:用力!
唐伯虎:我打!
华太师:秋香,你变漂亮了!
(华夫人与书生再斗,夫人受伤,华安上去挡住,打斗中将画撕碎)
宁王:华太师,我好心拿幅画给你欣赏,你不领情不要紧,还把它撕烂?!
华太师:王爷息怒,华安不是故意的。
宁王:你不用多说,你毁坏国宝,我明天一定禀明圣上,我要让你满门抄斩!
唐伯虎:等一等。
宁王:嗯?!
唐伯虎:王爷刚才那幅“春树秋霜图”,我看不像是唐伯虎的真迹哦!
宁王:大胆小书僮,你想吓我?!皇上钦赐的名画,怎么可能是假的?!来人,发飙啦!
唐伯虎:慢着!其实真正的“春树秋霜图”一直都藏在华府里面呢!啊!不信我马上拿出来给你看一看!(拉秋香)秋香,跟我来!
夺命书生:王爷!
宁王:哼!我就先看你拿什么出来!然后再把你们赶尽杀绝!
(书房内)
秋香:华安,你搞什么鬼呀?!华府怎么会有唐伯虎的“春树秋霜图”呢?!现在怎么办呢?
唐伯虎:秋香姐,麻烦你帮我磨墨。
秋香:也没别的办法了。快,你快点帮我磨墨。
唐伯虎:啊
秋香:啊什么啊呀!你快帮我磨啊。我只有凭自己的记忆去画了,哎,可是唐伯虎的画意境这么高,我这么能模仿的像呢?现在只希望宁王他不识货,能够瞒天过海!不可能啊,宁王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唐伯虎的华呢?!华安,你这次闯了大祸了,不但自己性命难保,还会连累华府,现在怎么办呢?你还是逃吧!(开门准备让唐伯虎走)现在没有人,你快走吧。(回头看见唐伯虎己画好了画)
秋香:(惊)啊?!你画的?
唐伯虎:是啊,有时我就靠画唐寅的假画为生。这幅“春树秋霜图”画过几百次,熟的很,希望过得了关。
(秋香看到唐伯虎的印章,很惊讶)
唐伯虎:噢,这是吃饭的家伙当然要随身携带了?
秋香:可是……怎么画得这么快?!
唐伯虎:哎,这下算慢的了!
(回到客厅)
唐伯虎:这幅才是唐伯虎的真迹,王爷。
宁王:你说真迹就是真迹啊?!你有什么证据呀?
唐伯虎:王爷可以找个专门人才先来验一验再说!
宁王:对穿肠!(对穿肠还在呕血)你还没死啊?!没死过来验验那幅画,来!
对穿肠:好好好!
华太师:(问唐伯虎)行不行啊?
唐伯虎:赌一赌吧。
宁王:哼哼哼(对肠穿验画,王爷得意的笑)。
对穿肠:王爷啊,这真是出自唐寅的手笔哦!
宁王:啊?!你是不是眼睛花了?看清楚一点!看仔细一点!
对穿肠:的确是真的!不过这墨迹好像还没干似的!
唐伯虎:最近都是南风天,湿气太重了。
华太师:哎,湿气太重了。
宁王:(气愤的将对穿肠打倒)你可以去死了!皇上御赐的画都被人调了包,要是惊动了皇上,恐怕是死罪!
宁王:啊?!
华太师:不过,念在我们朋友一场,这幅画就送给你了,以后要小心保管,要不然又会被人调换的!
(宁王欲动,被夺命书生劝住)
夺命书生:(对宁王耳语)王爷,今日有高人在场,不宜久留。
宁王:好!我们走!
华太师:哎,慢着!
宁王:啊?!
华太师:王爷,你不是说要发飙的吗?!忘记啦?!
宁王:(恼羞成怒)好!我飙给你看!(掏出小弟弟在客厅地上撒了一泡尿,众人瞠目)这样满意了吧?!哼!
(宁王人等出了华府,门口)
宁王:刚才你为什么不大开杀戒啊?
夺命书生:王爷,刚才那个书僮不简单,我差点吃了大亏。
宁王:你不是说书生夺命剑,威力惊人,天下第一吗?遇到一个小小的书僮就畏首畏尾?!哎呦!
夺命书生:王爷,就是因为书生夺命剑威力惊人,小人生怕会误伤到王爷。
宁王:(上马)我今天面子全让你丢光了,走!(大队人马离开)
夺命书生:王爷,小人以性命担保,三日之内,等我恢复元气之后,再来教训他们,把太师的人头拿回来!
宁王:好!对了,还有那个华夫人,还有那个书僮,还有那个秋香,总而言之呢,叫他全家死光!
夺命书生:是!小人遵命!
(公子书房,两公子在侍候唐伯虎)
华武:大哥,爽不爽啊?
唐伯虎:很好。
华文:大哥,我听说你昨天耍了一套“还我漂漂拳”,十分惊人哪,可不可以帮我们的相貌打得漂亮一点啊?
华武:是啊是啊!
唐伯虎: 两位已经貌如天仙,不用再打了吧?
华武:嘿嘿嘿,谁会嫌自己太漂亮?
唐伯虎:那请你倒杯茶来先。
华武:(拍桌而起)啊?!你有没有搞错你说“请”,服侍老大是天经地义的嘛,为什么要说请LEI?!
华文:你说请就是看不起我们啦,你让我们好失望啊,而导致内分泌失调,大小便失禁,说不定会拉一大堆屎在你头上,对大家都不太好嘛!
唐伯虎:我不过是说了个请字,犯不着拉屎在我头上吧?
华琥:你不要这样!
华文:我们可是很认真的!
唐伯虎:了解。你们两个混蛋给我倒杯茶来!
华文:对嘛,这样才是大哥嘛。
华武:谢谢大哥哥。
(华文、武刚要开门,正好华夫人和秋香进来)
华文、武:娘!
华夫人:上哪去呀?
华文、武:去倒茶呀!
华夫人:你们先出去,我有话要跟华安说。
华文、武:哦。
华夫人:坐啊。
唐伯虎:夫人请坐。
华夫人:华安,你立了大功了,这里有杯千年人参茶,非常补的,把它喝了吧。
秋香:(递茶)华安。
唐伯虎:谢谢你,秋香姐。
秋香:不客气,趁热喝了。
(唐伯虎将茶喝下)
华夫人:以你这么好的才华,应该考取个功名才对呀?怎么会到我们华府来当下人呢?
唐伯虎: 夫人,功名于我如浮云,在下一点也不稀罕。况且在这里夫人跟秋香姐都对我这么好,我留在这里做一辈都愿意啊!
华夫人:(起身,笑)好一个风流才子……唐伯虎?
唐伯虎:啊哈哈~~~~~~夫人是在跟我说话吗?
华夫人:你还装?!凭你高强的武艺,在诗画方面的才华,我早猜到是你了。(坐到唐伯虎身边)虽然我跟唐家有仇,不过昨天你舍身相救,夫人我呢,也算是德高望重,绝不会恩将仇报的,你就承认了算了嘛。
唐伯虎:别说我不是,就算我承认我是,夫人到时候翻脸,我也吹不破你拉不长你,你懂不懂我在说什么,夫人?
华夫人:我懂,我懂。不过你今天不承认总有一天要承认的?
唐伯虎:明天再说。
华夫人:这么拽?
唐伯虎:正是!
华夫人:好啊,我还打算,如果你承认我就把秋香许配给你呢。
唐伯虎:此话当真?!说过的话不能不算数哦!不错!我就是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唐伯虎!
(秋香一惊,杯子摔碎在地上,门外众家丁将唐伯虎团团围住)
秋香:夫人--
华夫人:多事!
唐伯虎:夫人,你--
华夫人:不错,我是翻脸了!对于你这种人我恨不得你马上死!
(众家丁欲擒唐伯虎)
唐伯虎:嘘……夫人,有话慢慢说,何必动刀动枪的呢?
华夫人:你在求我是吗?哈哈~~~唐天豪,你这个负心人,当年我杀不了你,今天我杀了你的儿子,以泄我心头之恨!
唐伯虎:哈哈~~~~别怪我太坦白,就凭这几个烂蕃暑臭鸟蛋就想取我唐伯虎的性命,会不会太儿戏了,夫人?
华夫人:哈哈~~~~我告诉你,你刚才喝的那杯参茶,已经被我下了天下第一奇毒--“一日丧命散”!
唐伯虎:哈哈~~~~天下第一奇毒,哪轮得到你那“一日丧命散”?!应该是我们唐家的“含笑半步颠”才对!
华夫人:哈哈~~~~废话!我们“一日丧命散”是用七种不同的毒虫,再加上鹤顶红,提炼七七四十九日而成的,无色无味,杀人于无影无踪。
唐伯虎:我们“含笑半步颠”是用蜂蜜,川贝,桔梗,加上天山雪莲配制而成,不须冷藏,也没有防腐剂,除了毒性猛烈之外,味道还很好吃。
(两人面对镜头,成广告模式)
华夫人:吃了我们“一日丧命散”的人,一日之内会武功全失,筋脉逆流,胡思乱想,而致走火入魔,最后会血管爆裂而死。
唐伯虎:没有错!而吃了“含笑半步颠”的朋友,顾名思义,绝不能走半步路,或者面露笑容,否则也会全身爆炸而死。实在是居家旅行--
华夫人:杀人灭口--
两人:(齐声)必备良药!
武状元:那么……在哪里才能买得到呢?
唐伯虎:啊!这位仁兄运气真好,我这里正好有一粒。
华夫人:(抢过药丸)哼,这颗烂药有这么厉害吗?!
唐伯虎:失礼啦,普天之下这颗最厉害!
华夫人:臭小子啊,小心牛皮吹破了!
唐伯虎:不相信?有种你就嗑一粒!
华夫人:你以为我不敢嗑?!
唐伯虎:我就看出来你不敢嗑!
华夫人:我就嗑给你看!
唐伯虎:嗑啊!
华夫人:嗑就嗑!
唐伯虎:嗑!
华夫人:嘿,你这个臭小子敢小看我!
唐伯虎:快呀快呀!
(斗嘴)
华夫人:嗑!(将药丸放在嘴边,停住)嘿嘿,你当我白痴,老糊涂了?!嗑?!哈哈~~~~~ (嘴张老大,被唐伯虎将药丸拍进肚内)
唐伯虎:进去吧!你不糊涂,只是笨了一点!现在大家都中了毒了,你就把解药拿出来大家交换就扯平了嘛。
华夫人:你个小王八蛋,想威胁我?
唐伯虎:夫人,划不来嘛,你的命很值钱的。
唐伯虎:来人!把他带到柴房去,锁在那里等死!
下人:是!
秋香:夫人,请你手下留情,何必两败俱伤呢?!
华夫人:不用说了!大不了不笑不走路。(双脚蹦着走,绊在门槛上,摔倒)

(秋香偷偷来到柴房)
唐伯虎:秋香?!
秋香:不要吵! 我从夫人的练功房里偷了好多药出来,你看看哪一种可以解你身上的毒。
唐伯虎:叫你冒这么大的险,华安真是过意不去。
秋香:你还说自己是华安?!其实上次你画“春树秋霜图”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唐伯虎了。但是我没想到,你居然敢在夫人面前承认自己的身份。
唐伯虎:秋香,其实我做的一切,完全都是为了--
秋香:哎哎,有个问题我很久以前就想问你,你回答我好吗?
唐伯虎:什么问题?
秋香:唐伯虎是你的绰号吗?
唐伯虎:不是绰号,为什么这么问?
秋香:伯虎……白虎,你娘怎么回给你取这么难听的名字?
(唐伯虎沉思)
秋香:噢,你不想回答就算了。
唐伯虎:谢谢。
秋香:你喜欢什么颜色?
唐伯虎:有很多……譬如黄色罗。
秋香:(指自己的衣服)黄色?就像这种黄色?
唐伯虎:是呀!
秋香:怪不得你老是跟着我!
秋香:你平常除了画画之外,你还有什么嗜号?
唐伯虎:也没什么特别的了,平时就是看看书,听听音乐,吹吹筲了。
秋香:你会吹筲?!
唐伯虎:是呀!
秋香:你会吹筲啊!
唐伯虎:哈哈~~~~有空教你啊。
秋香:好呀!(坐在唐伯虎身边)你身为江南四大才子之首,会不会有很大的压力?
唐伯虎:这个问题问得好!这个压力呢,说真的真是相当的大。所以我一有空就出去旅行,解解闷,这你懂不懂?
秋香:我懂我懂。“含笑半步颠”这种毒药是不是你发明的?
唐伯虎:哪有这种毒药,我是唬那个老太婆的。
秋香:你好坏哦。找了那么久找到解药了没有?
唐伯虎:(笑)没有一瓶是对的。
秋香:哈哈~~~那么衰呀?!
秋香:我还想问你,你怕不怕鬼?
华夫人:唐伯虎,真是可恶,害我白白跳了几天。
秋香:夫人,既然你没有中毒,不如就大事化小,放了唐伯虎吧。
华夫人:秋香,我念在你是我最宠爱的丫头,如果换了别人我早就把她赶出华府了,以后再也不许在我的面前提起唐伯虎!
秋香:夫人。
华夫人:马上滚出去!
秋香:(跪在夫人面前)秋香跟随夫人多年,夫人对我恩重如山,我今生今世都报答不尽,秋香今天不孝,但求夫人放唐伯虎一命,秋香愿替唐伯虎受罪,任凭夫人处置。
华夫人:(大怒)秋香,你好大胆!
三香:秋香姐……
秋香:如果夫人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三香:夫人……
华夫人:我决定的事情,绝不会改变的!
三香:(也都跪下)夫人……
华夫人:干什么?!一个个干什么?!
冬香:夫人,我跟秋香姐情同姐妹,求你网开一面,答应秋香姐吧。
秋香:冬香。
春香、夏香:夫人,求你。
华夫人:你们这干什么?!来人,把她们拖出去!
三香:夫人!
华夫人:武状元,你死哪儿去了?
(突然武状元和许多下人摔了进来,原来是夺命书生大开杀戒)
华夫人:大胆夺命书生,竟敢在此捣乱!
夺命书生:华太师居然敢得罪我们王爷,上次你命大,今天我要把华府杀个鸡犬不宁!
华夫人:不许你在华府放肆!
(两人大战,华夫人受伤)

秋香:(对三香)快通知太师!
(秋香赶到柴房)
秋香:(解开唐伯虎)快点走!
唐伯虎:怎么了?
秋香:跟我来。(拉唐伯虎到后门)
唐伯虎: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秋香:夺命书生大开杀戒了!
唐伯虎:夺命书生?!
秋香:外面很危险,快点走吧!
唐伯虎:那你呢?
秋香:别管我了,走啊!(将唐伯虎推出门外,关上门)
唐伯虎:秋香!
秋香:夫人待我恩重如山, 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能够离开夫人的。
唐伯虎:你开门先啊。
秋香:华安!我爱你!
唐伯虎:你说什么?!秋香!秋香!
(华府内,华夫人大败。关键时刻,唐伯虎赶到)
众人:华安!
华夫人:什么华安,是唐伯虎啊。你小心点,你身上的毒还没解呢!
唐伯虎:放心,解药我已经在练功房找到。我还抽了点点时间,洗了个澡,换了套衣服。
唐伯虎:夺命书生,当年你用计打赢了我爹,不知道现在打不打得赢我?
夺命书生: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小贱种!难怪我看起来这么眼熟!
唐伯虎:今天我就要为先父报仇,我们唐家霸王枪要重夺兵器谱上的排名!
(一番恶斗)
唐伯虎:回马枪!
(枪头被夺命书生打掉,枪柄插在夺命书生胸口)
夺命书生:哈哈哈,你老子蠢,你比他更白痴,明知没有枪头,你还要捅!
唐伯虎:谁说没枪头就捅不死人?!
(原来枪柄己刺穿夺命书生的胸膛)
唐伯虎:我这招已经练到没有枪头也能捅进去,安心的去吧!
(夺命书生倒地身亡)
唐伯虎:从今天开始,唐家霸王枪重夺兵器谱排名第一位!
秋香:华安,你没事吧?
唐伯虎:我没事,你呢?
华太师:太好了!你及时出现真叫我太感动了!唐伯虎啊,你救了我们华府上下,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啊?!
唐伯虎:太师,不用客气,我只有一个要求……
华夫人:你不用再说了,你喜欢秋香是不是啊?!我就把她许配给你。
唐伯虎:(跳起)好耶!
(婚礼大堂,二十个新娘盖着红盖头)
唐伯虎:哇!这么会冒那么多新娘出来?
华夫人:唐伯虎,我虽然答应把秋香许配给你,不过还有条件,要看你的造化了。你可不可以从二十个新娘里面选中秋香?华文!
华文:(读条款)点选时间以一柱香为限,即时生效。(武状元点香)点选规则如下:
一、点选人不能超越黄线观察新娘。
二、所有准新娘不准发出任何声音,违例者当弃权论。
三、不准擅用任何物件接触准新娘之身体或衣物。
钦此!
华夫人:如果在时限之内,你不能点中秋香的话,就你算输了,那秋香就归我两个儿子华文、华武所有。
华文:大哥,我们捡现成的罗!
华武:别见怪哦!
唐伯虎:夫人,广天化日之下,你想玩死我啊?
华夫人:唐伯虎,何出此言呢?
唐伯虎:在这种规则之下,我有可能点中秋香吗?我唐某人本着天地良心,对秋香一往情深,绝不反悔,为什么你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我呢?
华夫人:唐伯虎,你不要忘了,当初你说你家境贫寒,甘愿到我们华府为仆为奴,还有契约为凭,但是,你却是为了泡妞!似乎是你先耍我的!
唐伯虎:谁说的?每行头一个字,一共四行,麻烦你横着看一看。
(原来是“我为秋香”)
华夫人:我为秋香?!
唐伯虎:不错!我早表明了来意,是你们太糊涂看不出来!
华夫人:你不要神气,你文才好又怎么样,我就是要玩死你!
唐伯虎:想玩我,再读两年书吧!我现在就要带秋香走,看你们谁拦得住我!
华夫人:试试看!这是华府你敢乱来?!我叫太师禀告皇上,把你全家满门抄斩!
唐伯虎:你这个八婆,背信忘义,卑鄙无耻!
华夫人:你骂我八婆?!去死!(扔东西)
唐伯虎:我还给你!(扔回去)
华夫人:哎呦~~~~~~~我饶不了你!
唐伯虎:来呀!
(两人欲撕打,被旁人拉开)
华太师:统统住手!唐伯虎,秋香终归是我华府的人,你想讨她做老婆就得照我们华府的规矩做!那柱香就快烧完了,赶快想办法才是真的。
唐伯虎:好!我唐某就使出生平所学,誓要点到秋香为止!
(兵来将挡)
唐伯虎:气吞天下!
华夫人:无风起浪!
唐伯虎:如来神掌第一式--隔山打牛!
华夫人:移花接木!
唐伯虎:双管齐下!
华夫人:我顶!(唐伯虎中招)
华太师:唐伯虎,你没事吧?
华夫人:如来神掌?!我看你是挂腊肠啊!
唐伯虎:是你逼我出绝招的!(运气)龟--波--
华夫人:好强的气功啊!
唐伯虎:气--
华文:他的战斗值竟然高到好几百万!
华武:难道是超级忍者龟?
唐伯虎:功!
(气发出,众新娘均被顶飞,盖头纷纷落下。却有一半左右的新娘还带着面具)
唐伯虎:什么?!
华夫人:哈哈~~~~~~~怎么样啊,唐伯虎,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啊!
唐伯虎:你她妈的耍诈阴我!
华夫人:你他爹的我就阴你,我气死你!(做鬼脸)
唐伯虎:太过分了,我打死你……(欲上前,被拦住)
华夫人:那柱香已经快熄了,你等着看秋香嫁给我两个儿子吧!
唐伯虎:难道我唐某注定要孤独一世?天呀!别人笑我太疯颠,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武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做田。
(一准新娘身子动了动)
唐伯虎:我知道了!(飞身将准新娘抱起,飞到房上吊灯上)
华文:(香灭)时间到了!
唐伯虎:刚刚好!秋香!(掀开准新娘的面具,竟然是石榴姐!)
唐伯虎:大姐,我念我的诗,你没事做什么反应?
石榴姐:我没做反应,我尿急抖了一下而已啊!
唐伯虎:你身上有没有带刀?
石榴姐:干嘛?
唐伯虎:我想自杀。
石榴姐:不要嘛,先跟我洞房了再说嘛!
唐伯虎:(翻身让自己落下)让我死吧!
武状元:(将唐伯虎接住)小子,连我的马子石榴你也敢碰?!你的马子在那边!
(秋香由一婢女背着,慢慢出现)
武状元:好了!快去拜堂吧!
(众人鼓掌。鞭炮响起。彩礼抬到。)
武状元:(为唐伯虎整理衣衫)穿整齐点穿整齐一点,这才像样嘛!
华夫人:来来来,拜堂了。跪下来,开始拜堂了。
(两从跪下)
华夫人:秋香,唐伯虎通过了重重考验,我相信他是真心爱你的,我现在把你许配给他。
秋香:多谢夫人!
华太师:唐伯虎,你该满意了吧?!有什么话要说吗?
唐伯虎: 人生大想大落得太快,实在是太刺激了,搞得我都想尿尿了。
华太师:想尿尿,是想进洞房了吧?!
华夫人:唐伯虎,不要枉费我们的一番心血,以后要好好的对待秋香啊。
唐伯虎:夫人,我差点错怪你了!
华文:叫一天大哥,一辈子都是我大哥,我祝你们年年有今日……
华武:岁岁有今朝!
唐伯虎:谢谢你们!
(唐伯虎与秋香含情相望)
唐伯虎:秋香,真是几经波折啊,我们--
秋香: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众人:恭喜恭喜……
华太师:你老婆红唇欲滴,面泛桃花,还不快亲她一下?!
(唐伯虎欲亲)
秋香:哎,慢着!划两拳先吧!
唐伯虎:啊?!
秋香:这都不会啊?!麻将,牌九,掷色子四色牌你总会一样吧?
(唐伯虎倒!)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