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321阅读
  • 1回复

[电影剧本]导演王家卫《重庆森林》电影剧本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发帖
2668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6
影片一开始就是金城武穿行于夜晚街道的人群之中,伴随着金的大片独白。
    
    每天你都有机会跟别人擦身而过,你也许对他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他可能成为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我是一个警察,我的名字叫何志武,编号223。
    
    金成武发现一名逃犯,追逐中与林青霞擦身而过。
    
    我们最接近的时候,我跟她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57个小时之后,我爱上了这个女人。
    
    一个名叫“午夜特快”的快餐店前,金城武打电话给女朋友阿May的家里。
    
     “喂,伯母啊,我是阿武啦。”   
     “哦,不是不是,我不是找阿May的,我是特地打电话来问候你的嘛。”   
     “你好吗?我?没事没事,她呢,是脾气大了一点,让她冷静一下喽,她想通了会打电话给我的。”   
     “喂,伯母啊,你千万别给她讲我打过电话来哦。好不好?”   
     “哦,你要去看电影啊,那我不打扰你了,伯父呢?”   
     “喂,伯父啊?我是阿武啦。”   
     “不是,不是,我不是找阿May 的,我是特地打电话来问候你的嘛,你的咳嗽好了吗?”   
     “哦,你们赶时间啊,那么我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去啊。没关系没关系,哦,四姐在不在你们那边?不在啊?三姐呢?我想问候她……”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习惯,我的习惯呢?就是来这边等阿may下班。   
    阿May 很喜欢来这边,因为那个老板说她很象山口百惠,最近我和她分手了,因为她说我越来越不象三埔友和。
    
     “368复机,密码''爱你一万年''”   
     “阿明找我?阿美吧?”   
     “拼给我听啊,M-I-N-G,M-A-Y吧?你有没有听错啊?没有?你懂不懂英文?”
    (柜台边午夜特快的老板饶有兴趣地观察金城武。)  
     “喂,阿明啊?我知道我知道,是阿美叫你打给我的嘛?”   
     “呐,我没事,叫她不要担心好不好?我会好好地照顾我自己的,可是如果她这么想念我的话叫她自己打给我嘛,不用麻烦你吗,对不对?”   
     “啊?她没叫你打给我,那你找我什么事?去跑步,你失恋啦?”   
     “没有,那为什么去跑步呢?比赛?!你神经啊?跑步这么私人的事情怎么可以随便跑给人家看的呢?就这样,白白!”
    
    每个人都有失恋的时候,而每一次我失恋呢,我就会去跑步,因为跑步可以将你身体里面的水分蒸发掉,而让我不那么容易流泪,我怎么可以流泪呢?在阿美的心中里面,我可是一个很酷的男人。
    
    金城武趴在午夜特快的柜台上发呆......
    
     “还没和好呐?都一个月啦,再找一个吧?阿美吧?阿美不错的。她今天晚上早下班,你约她逛街吧?她暗恋你很久了。”(午夜特快老板说道)   
     “不行啊,今天晚上我约了人家,改天吧?”
    
    金城武在女朋友阿美家的阳台下面踢一个空的可乐罐,好像都深夜了丫......
    
    有时候我会在阿美家过夜,可是为了不想让她爸爸妈妈知道呢,每次我走的时候呢我都会从阳台爬下去,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这个机会呢?
    
    一间酒吧里,林青霞从酒吧柜台里男人手中接过一个信封,稍后,转身离去。那个男人若有所思地盯着林青霞离去的背影。
    
    一间房子里,林青霞在给一群印度人分发毒品。这些印度人熟练地将这些毒品分别藏入他们的行李之中。
    
    
    林青霞带着这些印度人来到了机场。林青霞在机场柜台办完手续后,突然发现这些印度人不见了!林青霞四处寻找,未果。
    
    又是那间酒吧,林青霞慢慢啜着酒,无意中看见了一听凤梨罐头...... 罐头上的日期告诉我,我剩的日子不多,如果我找不到那班印度人,我就会有麻烦。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一个很小心的人,每次我穿雨衣的时候,我都会戴太阳眼镜,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什么时候出太阳。
    
    一家便利店里,金城武找到一听罐头。
    
     “先生,这个罐头明天就过期了,那边还有很多,你再换一罐吧?”   
     “没关系 ”
    
    我们分手的那天是愚人节,所以我一直当她是开玩笑,我愿意让她这个玩笑维持一个月。从分手的那一天开始,我每天买一罐5月1号到期的凤梨罐头,因为凤梨是阿美最爱吃的东西,而5月1号是我的生日。我告诉我自己,当我买满30罐的时候,她如果还不回来,这段感情就会过期。
    
    重庆大厦一间没开灯的房间里,林青霞在打电话......
     “明天早上最早一班班机是几点?”
     “我要订位置”
     “一个人”
    
    林青霞从大厦内的一间储物柜里拿出一把手枪,开始寻找那班印度人。寻找了好长时间,还是没有找到,林青霞在一家玩具店门前休息,此时抱着一个玩具大老虎的王菲离开了这家玩具店......
    
    午夜特快的前面,金城武又开始打电话......
    
    已经六个月都没有破过案,可是我今天呢,终于抓到一个通缉犯。每一次我有好消息,我第一个想通知的就是我的女朋友阿May。
    
     “喂?喂?”(电话铃响,一个男声在那端应到)
    
    金城武面无表情放下电话转身离开。
    
     “三埔友和,我要杀了你”(金大叫着在已经停止的自动扶梯上狂奔)
    
    又是那家便利店,金城武没找到5月1日的凤梨罐头......
    
     “啊,请问有没有5月1号到期的凤梨罐头?”   
     “今天几号啦?”   
     “4月30啊”   
     “是啊,明天过期的东西我们不会摆出来的。”   
     “还有两个钟头,这么早就收掉了?”   
     “过期的东西没人要的,人家要买也要买新鲜的”   
     “新鲜新鲜,什么新鲜啊?就是你这种人啦,贪新忘旧的,喂,弄一罐凤梨罐头要花多少心血你知道吗?又要种,又要摘,又要切,你说不要就不要啊?你有没有想过罐头的感受?”   
     “先生,我只是职员,我负责卖东西的,你叫我去想罐头的感受?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又要抬,又要搬,还要负责扔,我也希望那些罐头永远不会过期,我还省功夫呢?你那么爱过期罐头是吗?我这里有一箱,全送给你,不收你钱!”
    
    金城武坐在便利店前的台阶上,一个捡破烂的经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每个东西上面都有一个日子,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老师傅,秋刀鱼要不要?”   
     “过期的,不要!你要吧”
     “不要?”
    
    林青霞在一座大厦内杀了几个印度人,夺路而逃...... 
    
    金城武在自己家中,把所有的凤梨罐头拿了出来,开始吞食......
    
    终于在一家便利店,让我找到第30罐凤梨罐头。就在5月1号的早晨,我开始明白一件事情,在阿May的心中,我跟这个凤梨罐头没有什么分别。
    
    有人说,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可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它却不肯跟我分享我的痛苦呢?   
    不知道算不算是一个记录呢,那一天晚上,我吃掉所有的凤梨,还好阿May 不喜欢吃榴莲,要不然我一定是完蛋了。我好想去庆祝一下,阿May 可能已经睡着了,可是我不知道另外一个阿May呢?
    
    金城武来到了午夜特快。
    
     “哎,你回来干什么?”   
     “我今天心情好,想看子夜场”   
     “嘿嘿,她走了,她走了”   
     “走了?”   
     “难道等你啊?女人不能等的,越等越会晚,越晚越担心,最后担心得就象发疯一样,刚刚跟路口那个Richard出去了,你有意思早点儿来嘛”
    
    没想到在一夜之间我居然被两个叫阿May 的女人抛弃,为了要平复我的创伤,我决定不再找叫阿May的女人。
    
     “喂,Lulu啊,我是阿武啊,出来喝杯酒吧?”   
     “睡着了?这么早啊,这么早你能睡得着吗?”   
     “睡得着啊?那没事了,白白”(粤语)
    
     “喂,千惠子吗?”   
     “是我啊,你猜我是谁,我是阿武啊”   
     “你教我说日文的那个嘛,不记得我了吗?”   
     “吃寿司会肚子疼的那个阿武啊,记起来了吧,出来喝杯咖啡嘛?”   
     “什么?你老公不答应,你什么时候结婚了?”   
     “五年多?怎么我们五年多没见了吗?”   
     “女儿都两个了,没事了”(日语)
    
     “喂,请问江秀惠在不在?”   
     “我是何志武,小学四年级同班同学,坐你隔壁的那一个啊。”   
     “你记不记得啊?哈哈,不记得啊?”   
     “那么没事了,白白”(国语)
    
    那三十罐凤梨罐头吃得我的胃非常得不舒服,所以我去了一家酒吧,因为听说酒可以帮助消化。
    
    酒吧里,金城武喝了好多杯的威士忌......   
    
    有一首歌叫作“日出时让恋爱终结”,我现在的心情就是这样,怎么样才可以让我忘记阿May 呢?我跟我自己讲,从这一分钟开始,第一个进来的女人,我就会喜欢她。
    
    此时,跑了一晚上,疲惫不堪的林青霞走了进来......
    
     “小姐,喝点什么?”   
     “威士忌啦,唔该”   
    
    我有个预感,她一定会喜欢我的,但为了保障我自己,我要问她一个问题。
    
    金城武起身,坐在了林青霞的旁边......
    
     “小姐,请问你钟不钟意食菠萝?”(粤语)   
    哦,她可能不是本地人   
     “小姐,请问你喜不喜欢吃菠萝?”(日语)   
     “Do you like pineapple?”(英语)   
     “小姐,请问你喜欢吃凤梨吗?”   
     “国语讲得还不错嘛”   
     “哦,我台湾来的嘛,你呢?”   
     “我现在不想说话,请你走开。”   
     “你不用说话没关系啊,我可以坐在这边吗?”   
     “这里那么多位子,你干嘛一定要坐我旁边呢?”   
     “因为我看你…你很寂寞啊”   
     “是吗?”   
     “是…”   
     “一个女人这么晚了还戴墨镜,只有三个理由,第一个呢,就说明她是个盲子;第二个呢,就说明她在耍帅,所以要戴墨镜;第三个呢,就因为她失恋,因为她不想让人家看出来她哭过”   
     “那你觉得我是属于哪一种呢?”   
     “失恋!”   
     “哼…”   
     “其实没关系嘛,失恋很平常啊,何必哭成这样子呢?失恋我也试过啊,我失恋的时候我会去跑,然后跑跑跑,跑到满身大汗,这样子呢我就没有泪可流了,真的,你要不要试试看跑步?”   
     “我今天已经跑了一个晚上了,我很疲倦,如果你想找个人陪你聊天的话,请你找别人好了。”    
     “我不是想找人聊天的,我只是想陪你,因为我了解失恋的感觉,一个女人失恋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一个肩膀,其实你把我当成是你男朋友也没有关系。”
     “我没有男朋友。”   
     “我也没有女朋友啊。”   
     “你今年几岁?”   
     “我…我两个钟头之前呢,是24岁,可是我现在已经25岁了。”   
     “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不要讲得那么肯定嘛,搞不好你再给我多一点时间你就会喜欢我,对不对啊?你喜不喜欢吃凤梨嘛?”   
     “我喜不喜欢吃凤梨关你什么事啊?”   
     “因为我想多了解你啊,我以前交一个女朋友,我们在一起五年,可是之后呢她跟我分手,因为她说我根本就不了解她,所以我想多多了解你啊”   
     “你是不会了解我的。”   
     “你不让我了解你没有关系啊,可是你可以了解我啊,对不对?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嘛?”   
     “其实了解一个人并不代表什么,人是会变的,今天他喜欢凤梨,明天他可以喜欢别的。”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先生,先生,打烊了”   
     “打烊了,要不要去跑步啊?”   
     “我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重庆大厦的一个房间内,林青霞在沉睡,金城武百无聊赖地翻一本杂志。
    
    我没有想到她说的休息就是真正的休息,整个晚上我看了两套粤语长片,吃了四次厨师沙拉。当天差不多快亮的时候,我知道我该走了。在我要走的时候,我帮她脱了鞋子。我记得我妈说过,如果女人穿着高跟鞋睡觉,第二天会脚肿。她昨天晚上一定是走了很长的路,象她这样漂亮的女人,高跟鞋应该是要很干净的才对。
    
    金城武仔细地把高跟鞋擦干净,然后离开了房间。
    
    一个运动场内,金城武在跑步......   
    
    我是早上六点钟出生的,还有两分钟我就25岁了,换句话来讲,我已经在这个世界上经历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在这个历史性的时刻,我去了跑步,我很成功地将我身体里多余的水分蒸发掉。我觉得很开心,要离开这个球场的时候,我留下了我的call机,因为我知道今天没有人再会call我。
    
    金城武转身离开时,call机响了。
    
     “368复机”   
     “请说出密码”   
     “爱你一万年”   
     “你702号房间的朋友跟你说生日快乐”   
     “谢谢”
    
    在1994年的5月1号,有一个女人跟我讲了一声“生日快乐”,因为这一句话,我会一直记住这个女人。如果记忆也是一个罐头的话,我希望这罐罐头不会过期;如果一定要加一个日子的话,我希望她是一万年。
    
    林青霞杀了那间酒吧柜台里的男人,匆匆离开,等众人赶到时,现场只有一罐5月1号到期的凤梨罐头......
    
    金城武来到了午夜特快。
    
     “一杯可乐”   
     “哎,你又去跑步了?”   
     “大男人一天到晚去跑步这可不是办法,阿菲呀,阿菲不错的?”   
     “谁是阿菲啊?”   
     “啊,老朋友才告诉你,她今天才上班,你要呢就快点,要不然又便宜Richard了”
    
    此时,金城武看见一个黑丑男人从柜台后走出开始擦玻璃,金皱了皱眉头。
    
     “可是我不喜欢男人。”   
     “男人?!”   
     “让一让让一让!”(王菲一口好听的北京话拖着一水桶出场了)   
    
    我和她最接近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我对她一无所知,六个钟头之后,她喜欢了另一个男人。
    
    梁朝伟出场,他也是个警察,编号663。他来到了午夜特快,此时王菲在看店。
    
     “一份厨师沙拉,谢谢”   
     “拿走还是在这儿吃”   
     “拿走的”   
     “你新来的?没见过你啊”   
     “你喜欢听这么吵的音乐?”   
    
     “对啊,吵一点挺好,不用想那么多事啊”
     “你不喜欢想事情啊?”   
    王菲点点头。   
     “那你喜欢什么?”   
     “不知道,想起来再告诉你,你呢?”
     “厨师沙拉”
    
    又是晚上,梁朝伟又来到午夜特快。
    
     “老板,一份厨师沙拉”   
     “又是厨师沙拉?每天晚上吃不烦啊?”   
     “买给别人吃的”   
     “女朋友啊?她爱吃厨师沙拉啊?”   
     “买惯了嘛,她也没说她不爱吃。”   
     “她是没说出来,你怎么知道她不想尝尝新东西呢?炸鱼薯条,很好吃的!”   
     “万一她不喜欢吃怎么办?”   
     “那么你就买一份厨师沙拉,再买一份炸鱼薯条不就得了?”   
     “浪费钱”   
     “十几二十块嘛,让她有个选择不好吗?”   
     “好啊!一份厨师沙拉!一份炸鱼薯条!”
     “好”
     “谢谢”
    
    次日晚上差不多同一时间,梁朝伟来到午夜特快。
    
     “老板,一份炸鱼薯条”
     “对不对,我早说过她会爱吃,你不信?”
     “就是嘛?,不爱吃厨师沙拉也不说”
     “你又没有让她选择,有选择,她自然会说话啦。反正换口味,今天晚上尝尝pizza吧?”
     “pizza?不知道她喜不喜欢吃”
     “还是那一招,一份炸鱼薯条,一份pizza,多花几十块嘛”
     “好吧”
     “OK ”
    
    又一天,梁朝伟来到了午夜特快,他似乎心情不大好。
    
     “怎么样?今天晚上要不要尝点儿什么新的,热狗啊,热狗不错的”
     “不用了,给我一杯咖啡”
     “嗯?你不买宵夜给女朋友吃了?”
     “她走了”
     “为什么啊?”
     “她说想换换口味,也对啊,宵夜都那么多选择,何况是男朋友?好好的厨师沙拉嘛,换什么炸鱼薯条?”
     “小事情,她不换换口味又怎么知道你是真材实料,早晚会回来找你的,你放心!”   
    梁朝伟接过咖啡。
     “谢谢”
    
    一架747离地而起,画外音是梁朝伟的独白。
    
    每一架飞机上面,一定有一位空中小姐是你想泡的,去年的这个时候,我非常成功地在两万五千尺的高空上泡了一位。
    
    梁朝伟的家里,梁朝伟拿着一架飞机小模型在女友的身上比划......
    
    我以为会跟她在一起很久,就象一架加满了油的飞机一样,可以飞很远。谁知道飞机中途转站……
    
    梁朝伟再次来到午夜特快。
    
     “给我一杯咖啡”
     “都一个礼拜了,她还没回来找你啊?”
     “没有,也许她在外面真的有很多选择吧?”
     “那你不要等了,她选择她的,你也换换口味嘛,每天咖啡可不是办法啊。”
    正在拖地的王菲听到这句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说换就换吗?慢慢来好了”
     “没事的,放心吧”
     “没事最好啦 ”
    
    一天晚上,梁朝伟女友在午夜特快附近等了梁朝伟好长时间。
    但梁朝伟始终没来。
    女友不得已来到了午夜特快。
    
     “对不起,是不是有个警察每天晚上来这里买厨师沙拉?”
     “哦,你说六六三啊?他今天休假啦”
     “他不是星期六休假吗?”
     “换班了了,他没告诉你吗?”
     “如果你看到他的话,麻烦你帮我交给他好不好?”
    梁朝伟女友拿出一封信递给老板。
     “好的,没问题”
     “谢谢”
    
    那份信被所有在午夜特快上班的人传阅之后,落到了王菲的手里。
    王菲拿出信封里的钥匙看了看,又放了回去,随之用图钉把那封信钉在了留言版上。
    信的内容:“Your place cancelled, here''s your key”   
    
    第二天晚上,梁朝伟来到午夜特快,此时王菲一个人看店,手音机声音很大,播放着“California Dreamin”。
    
     “嗨,今天晚上就你一个人看店啊?”
     “什么?”
     “怎么就你一个人看店啊?”
     “刚才还都在这儿呢,你来,他们就全都出去了。”
     “我那里不对劲丫?”
     “没有”
    王菲递给梁朝伟一杯咖啡。
     “咖啡?”
     “谢谢”
     “昨天晚上,有个女孩儿…”
     “什么?”
     “昨天晚上有个女孩儿…”
     “你可不可以把收音机关小声一点丫?”
    王菲转身关掉收音机。
     “昨天晚上有个女孩儿,等了你很长时间,留下一封信,说要交给你的。”
     “是吗?”
     “对丫,是个空姐儿。呶,你看看?”
     “喝完咖啡再说”
    
    梁朝伟心不在焉地喝着咖啡,王菲趴在柜台上看着过往的人群,时间在流逝....
    梁朝伟的咖啡终于喝完了,他扔下几枚硬币便欲转身离去,王菲喊住了他。
    
     “喂,你还没拿信呢”
     “放着吧,改天来拿”
    
    翌日晚上,午夜特快柜台前。
    
     “喂,老板”
     “怎么今天是你啊?”
     “是我呀”
     “六六三呢?”
     “他请病假”
     “请病假?”
     “他说被大头针扎伤了,要留在家里养伤”
     “大头针?还有这种事?真他妈逗”
    
    在老板的笑声中,王菲也偷笑了一下,同时瞟了一下留言版上用来钉信的那个大头针。
    
    梁朝伟独白
    
    她走了之后,家里很多东西都很伤心,每天晚上我都要安慰他们才能睡觉。
    
    梁朝伟家卫生间里,梁朝伟坐在马桶上对着一块香皂说话。
     “你知不知道你瘦了?”
     “以前你胖嘟嘟的,你看你现在”
     “都扁了,何苦来的呢,要对自己有信心才行”
    
    梁继续对一条湿乎乎的毛巾说
     “我叫你不要哭嘛,你要哭到什么时候?做人要坚强一点嘛,你看看你,窝在这里象什么样子?”
     “唉,好好,我来帮你个忙吧”(把毛巾拧干,挂起来)
     “是不是舒服多了?”
    
    梁开始对一个小的蓝色布老鼠说话
     “怎么不说话?”
     “别生她的气了”
    梁手中换了另外一个巨大的白色长毛狗
     “每个人都有不清醒的时候,给她个机会,好不好?”
    
    梁对一件衬衣说话
     “是不是很寂寞啊?”
     “才几天嘛?用得着这样?”
     “你冷啊?我给你点温暖”
    梁开始熨衣服。
    
    一天中午,梁朝伟回到自己家。
    
    有时候我会回家吃饭,因为每一次回来我都可以有个希望。
    
    梁走到衣柜前,对衣柜说:“我知道你回来了,你快点出来啊,我数三下,一、二、三”
    
    她以前很喜欢从衣柜里跳出来吓我,可是最近少多了,哼,说的也是,玩的多也会厌啊。那她会不会藏在厕所呢?
    
    王菲来到菜市场。
    
     “老板”
     “吃饭了没有啊?”
     “吃过了”“东西在那边,要不要帮忙啊?”
     “嗨,这点东西,不用了”
    
    王菲费力地拖着一筐东西,撞到了正在吃饭的梁朝伟。
     “让一下,让一下,对不起,让一下”
     “哎,是你丫?你好啦?”
     “什么好了?”
     “他不是说你被大头钉扎伤了啊”
     “听他瞎掰呢”
     “怎么最近老没见你丫?”
     “换早班了,现在巡这一区,要不要我帮忙啊?”
     “行啊”
     “我走了”(梁对另一个巡警打了声招呼)
     “哇,真够重的?”
     “这算轻的啦”
     “你的工作蛮辛苦得嘛?”
     “打工就这么辛苦呗”
     “为什么你会做这份工?”
     “我表哥请不着人,让我来帮忙,就暂时帮他啦”
     “那你以前做什么?”
     “我做过的事可多啦,我存钱呢”
     “读书啊?”
     “没想过。我就是想玩”
     “打算去哪里玩?”
     “随便呀,加州”
     “加州?加州好玩吗?”
     “不知道,不好玩就到别的地方去”
     “你喜欢到处去玩啊?”
     “你不喜欢啊?”
     “我无所谓,去也行,不去也行”
     “那咱们约着一起去吧,我的钱就快存够了”
     “改天再说吧”
     “你这人怎么老这样丫?那封信你到现在也没拿”
     “我没空嘛”
     “这样吧,你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寄给你,免得丢了”
     “好啊”(梁停下来把地址写在一张纸上递给王菲)
     “咦?你家挺近的哈”
     “是呀,就在前面,有空上来坐啊”
     “好嘞,行、行”
     “来,继续吧”
     “哇,你出了那么多汗,你还行吗?”
     “行,没问题”
    
     “拜托啦,你不要老做白日梦了,你以为你会唱两句就是歌星吗?工作不做,老是拿着根胡萝卜当麦克风,这是人家要来吃的,要拿拿卷卫生纸去?”(午夜特快店内,老板对菲籍男工)
     “你呀你呀......。”(老板对王菲)
     “我,我没做梦啊”
     “对对,你没做梦,你这是在梦游!”
     “对…,梦游,梦游呗”
    王菲等老板走后做梦游状......
     “那就梦游吧,游......”
    
    那天下午我做了个梦,我好像是上他家去了,离开的时候,我以为我会醒过来,谁知道,谁知道有些梦是永远不会醒的。
    
    梁朝伟回家,照例走到衣柜前,说:
     “我知道你回来了,你快点出来啊,我数三下,一、二、三”
    没有任何反应,梁转身离开,镜头一转,柜门被打开,王菲钻了出来。
    梁朝伟随之检查了卫生间,发现什么也没有,就离开了家。
    
    又一天中午菜市场,王菲拖着一筐东西又碰见了正要吃饭的梁朝伟。
     “让一下,让一下......”
     “hi”(王菲向梁朝伟打招呼)
     “hi”
     “又在这吃饭丫”
     “是啊”
    
     “你去哪里呀?”(王菲拖着东西从原路返回时,梁问她)
     “我忘了拿点东西,得回去拿一下”
     “喂,对了,你那封信我还没寄呢”(王菲好像想起什么了似的对梁说道)
     “没关系,有空再寄吧”
     “没关系丫,那等我有空再说吧”
    
    王菲又进入了梁朝伟家,在卫生间里王菲把淋浴喷头打开,然后给表哥打电话。
    
     “喂,表哥啊?我现在还在菜市场呢,对丫,我这下大雨,特大,你听听”
     “真的假的?,我们这里出大太阳呢”
     “地区性雷阵雨吧,雨停了我就马上回来了。”
     “记住把电费交了”
     “知道了知道了”
    
    王菲打开cd机,放上自己带来的“California Dreamin”,开始瞎折腾......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admin

发帖
2668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0-12-16
街边排挡,梁朝伟正吃午饭,王菲坐到他身边。
     “请你吃的”
     “干嘛买那么多荔枝啊?”
     “我串门去”
    
    王菲在梁朝伟家给表哥打电话,梁当然不在。
     “你跑哪儿去了?”
     “我不是交电费嘛”
     “要交这么久啊?”
     “对呀,人特多,挤都挤不进去,我看且得交呢”
     “怎么可能每天都那么多人哪?,你交了好几天了”
     “我也没办法丫,尽量吧,今天交不了,明天再来呗”
     “不要了,这家人太多,你换别的地方去”
     “换别的地方去?那我换了啊,我真的换了啊?”
    
    街边排挡,梁朝伟和王菲偶遇。
    
     “你好”
     “嗨,你去逛公司啊?”
     “没有,我这帮一朋友装修嘛”
     “你很忙啊你”
     “对丫,我事特多”
     “还喝咖啡呢,别喝那么多,伤身体。晚上睡不着多喝点水”
    
    王菲来到梁朝伟家中,开始“装修”......
    电话录音机开始录音......
     “喂,是我丫”
     “班机回香港了,要不把位子留给你啊”
     “我还是以前的那个电话,打给我吧,白白”
    王菲离去时,洗掉了这段录音。
    
     “哇,你的头发多漂亮啊,留了有日子了吧?” (王菲对坐在梁朝伟对面的女孩说)
     “关你什么事啊?!神经病!”(女孩愤然离去)
     “够骚的哈?”
     “是啊”
     “怎么啦?”
     “没什么?不不......,你跟她挺熟的?”
     “不是啊”
    
    梁朝伟飞奔回家,家里全是水。
    
    有一天,我突然心血来潮,我有一个感觉她好象回来了。
    不知道是我忘了关水龙头,还是房子越来越有感情。我一直以为它是最坚强的,没想到它会哭得最厉害。一个人哭,你只需要给他一包纸巾,可是一个房子哭,你可要多做很多功夫。
    
    梁一推门,正要进来的王菲尖叫一声:
     “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里是我的家,我当然在这里”
     “你的家?”
     “你来这儿干什么?”
     “我没事,我买金鱼呗”
     “这里有金鱼卖吗?”
     “没有啊”
     “那你说你来买金鱼?”
     “对啊”
     “你到底是买金鱼还是卖金鱼的?”
     “什么呀?你说什么呢……我就是买金鱼呗,你问什么呀,我不知道,别吓唬我”
    
     “你怕什么?”
     “我怕你呗,我看见你就害怕,那我走了”
     “你说要走,还站在这?还不走?”
     “你动弹不了,我这腿能动弹我不早走了吗?”
     “你是不是抽筋了?”
     “我不知道,我没抽过筋。”
     “你还是进来坐一会吧,来丫”
    
    每一次她回来,我都会为她按摩小腿,因为做空姐真的很辛苦,女人的小腿是最性感的,自从她走了之后,我很久没有接触过了。
    
     “好一点没有?”
     “好一点了,我能走了吧?”
     “再坐一会儿,哎,给你听首歌”
     “你喜欢这首歌啊?”
     “我无所谓,我女朋友喜欢啦”
     “你肯定你女朋友喜欢这首歌?”
     “是呀”
    
    我知道她女朋友喜欢的不是这首歌,因为这张唱片是我前几天梦游的时候留在这儿的,我开始怀疑梦游是否会传染?可能因为刚才太紧张了吧,坐一坐就睡着了。”
    
    那天下午那个女孩子在我家里睡着了,本来我想叫她起床,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这么做。
    
    晚上,午夜特快突然停电。
     “糟了,糟了”
     “小心火,小心火啊”
     “当心,当心,蜡烛粘牢一点,当心着火”
     “我真不明白你最近干什么?电费也不交,好了吧,现在电也被人剪了”
     “你每天下午都去哪了?”
     “我看病去了”
     “看医生?我怎么没见你吃药啊”
     “我吃了啊,你没看见嘛”
     “是,我没注意,那么医生说你什么时候会好呀?”
     “快好了,他就快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换季,我觉得自己变了很多,我的观察力强了,开始注意一些我平常不会注意的事情,怎么茄汁青鱼会有豆豉的味道?
    
    梁又开始对香皂说话:
     “你不要自暴自弃嘛,前阵子看你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胖这么多?!她虽然不在,你还是得见人嘛,不要再放纵自己了,减肥”
    
    梁继续对毛巾说:
     “我早就想骂你了,你变了,你知不知道?,做人要有性格嘛,就算她真的不回来,你也不应该改变你自己丫,好好反省反省。”
    
    看着它哭的时候,我很开心,因为它外表好像改变了,可是它的本质没有变,它依然是一条感情丰富的毛巾。
    
    梁对布老虎说:
     “觉不觉得我开朗了,我突然觉得什么东西都好看多了,以前我觉得你很笨,现在看起来也蛮可爱的,别把自己弄得那么脏嘛,以前白白的多好啊,现在弄得黄黄的,你看你,还弄那么多疤,跟别人打架啦?啊?”
    
    梁对衬衣说:
     “你怎么躲在这里?知不知道我找你多久了?你躲起来没有用啊,要面对现实才行。哇噻,都发霉了,明天吧,明天我有空带你晒太阳。
    
    才收拾完房间的现代田螺姑娘王菲要出去的时候,一开门看到了梁朝伟酷酷的脸,尖叫一声。梁开始敲门,问:
     “你怎么会在我家里啊?”
     “不是你叫我有空到你家来坐的吗?”
     “快开门啊,不然我撞门了啊”
    梁朝伟撞开门,四处寻找王菲,躲在衣柜里的王菲趁梁一个不注意逃离了梁家。
    
    
    晚上梁朝伟来到了午夜特快找王菲。
     “哎,有人找你啊?”(老板对王菲说)
     “找我?”
     “是啊”
     “你怎么会在这儿?”(王菲来到了柜台前)
     “我来拿封信”
     “什么信啊,你问老板啊”
     “问我干吗?在你那儿吗”
     “老板说在你那儿”
     “在我这儿?在我这儿吗?”
     “对啊”
     “我怕丢了,我帮你收起来了,我没有看过啊”
     “谢谢你啊,明天晚上有没有空?”
     “干嘛问我明天晚上有没有空?”
     “想约你出去”
     “干吗约我出去?”
     “老板说你明天晚上不用上班”
     “不上班就得跟你出去丫?”
     “你考虑一下,明天晚上八点,在对面那家“加州”等你。这首歌不适合你听,听这首”
     “完了完了”
    
    那天下午我在家里大扫除,我好象在清理跑道,准备第二架飞机降落。
    
    那天晚上我很早就到了“加州”,因为我不知道那班飞机会不会Delay,我换了十块钱零钱,半个钟头后,我又换了十块零钱。我开始有预感那班飞机已经Cancel。
    
     “她不会来了,她叫我把这封信交给你,用不着那么失望,泡不上她,可以泡别人嘛,对不对?阿may明天又回来做了,泡阿May吧”
     “她人呢?”
     “她辞职了,她说去什么……加州的什么的,哎,我走了”
     “谢谢”
    
    我没看那封信,因为有些事情需要时间去接受。老板走了之后,我开始跟啤酒瓶讲话:
     “你失望了?”
     “不会啊”
     “回家睡觉吧,她不会来了”
    
    其实她不是没有来,只是走错了地方,那天晚上,我们大家都在了加州,只不过我们之间相差了15个钟头。现在是她那边早上11点,不知道今天晚上八点,她会不会记得约了我。
    
    梁朝伟来到一家便利店,遇见了前女友。
     “这么巧啊,不用当班啊?”
     “放假”
     “你好吗?”
     “还不错,你呢?”
     “很好啊”
     “一个人?”
     “不是,跟朋友”
     “很配丫”
     “你还有东西在我家里,有空上来拿吧”
     “我不要了,帮我丢掉了吧”
     “好”
     “我要走了,我还是比较想看你穿制服”
     “你也是”
     “你买了东西,还没给钱呐”
     “你帮我给吧”
    
    梁朝伟走出便利店时,随手把那封信丢进垃圾桶里。
    晚上下大雨,梁走回来在垃圾桶里找回了那封信。
    
    那天晚上我收到一份登机证,时间是一年以后,至于地点我一直没有看清楚。
    
    王菲独白
    
    其实那天我去了,我知道八点的时候人多,我七点一刻就到了,那天的雨特大,看着窗户外面,我看见了下雨的加州,我特想知道另外一个加州是否阳光明媚,所以给了自己一年的时间。今天和那天一样那么大雨,望着窗户外边,我只是想着一个人。不知道他到底打开那封信没有?
    
    一年后,王菲来到了午夜特快,拉起了卷闸门,看见了......
    
     “哎,你怎么会在儿?喂,你怎么会在这儿?”
     “怎么是你啊?”
     “你干嘛呢?”
     “装修啊”
     “装修?”
     “我表哥呢?”
     “你表哥开卡拉OK了,他说想换换口味,所以让给我啦,他没告诉你吗?”
     “没有啊,好久没见他了”
     “你表哥真会做生意,刚开始介绍我买炸鱼薯条,现在连店都让给我了”
     “什么?”
     “我说你表哥很会做生意”
     “你什么时候喜欢听这么闹的音乐呀?”
     “花点时间,适应一下就行了,你不是去加州了吗?好不好玩?”
     “加州,就那么回事,没什么特别”
     “你穿制服很好看”
     “你这身也不赖啊”
     “吃不吃东西?”
     “不吃了,明儿一早我还得飞呢”
     “什么时候回来,这里过两天就开幕了”
     “不知道呢,我这次可能得飞挺久的。”
     “到了外国写封信回来嘛”
     “写了你也不会看啊”
     “哎,有个事想问你,如果有人给你这样的登机证,你会不会让他上飞机?日子是今天,可惜弄湿了,又不知道去哪儿的,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要不然给你换一张吧?”
     “好啊”
     “你想上哪儿啊?”
     “随便啊,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剧终。
  …………………………………………………………………………………
  
  ◆事实上,《重庆森林》的诞生,完全是一个意外。当时王家卫的《东邪西毒》还未拍完,却已经大大超支和超出拍摄日程。于是他需要第二个剧本来完成他与制片公司之间的合同,《重庆森林》就是这第二个剧本。影片从筹拍到上映总共只有短短三个月时间,并且在23天之内就拍摄完成。它不但是王家卫拍摄时长最短的一部影片,在香港电影历史中,这样的拍摄速度也堪称名列前茅。
    
      ◆在王家卫的最初想法里,《重庆森林》一共有三个故事。由于梁朝伟与王菲那段拍长了,所以我们看到的成片里只讲了两个故事。那么第三个故事在哪里呢?第三个故事就是后来拍摄的《堕落天使》。对此,王家卫的看法是,《堕落天使》和《重庆森林》,基本上这两个加在一起才是一部完整的电影。
    
      ◆《重庆森林》:英文名叫做:Chungking Express,Chungking指的是前半段中九龙的重庆大厦,就是影片开头林青霞出没的地方;“Express”是指后半段王菲打工的快餐店“Midnight Express”(午夜特快)——它位于中环的兰桂坊。电影前后两个看似毫不相干的段落就这样生拉硬扯地连接起来。
    
      ◆眼睛尖的观众会在前半段故事中便看到后半段的角色--第11分11秒,梁朝伟的空姐女朋友周嘉玲在机场外等车;第16分12秒,王菲抱着加菲猫从玩具店走出来;第16分59秒,穿制服的梁朝伟在天桥俯瞰。但这三个角色在前段故事中完全没有起到作用。若将其剪掉的话,也不会影响前段故事的发展。可是——
    
      “每天你都有机会跟别人擦身而过,你也许对他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他可能成为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这是金城武(金城武新闻,金城武音乐,金城武说吧)在影片开头所讲的一句话。
    
      ◆有人指出,影片中林青霞的角色,是模仿约翰·卡萨维兹(John Cassavetes)电影Gloria中的女主角(当时是由Gena Rowlands主演);也有人认为该形象是向美国“黑色电影”(Film Noir,电影史上的一个特定时期)中的“致命女人”致敬:长风雨衣、黑眼镜、抽烟,以及金色假发。但是根据张叔平的解释:当时只是想拍林青霞晚上逛街的场景,为了不想让人认出,就临时找了雨衣、假发和眼镜。后来觉得这个造型不错,就一直拍了下去了。
    
      ◆金城武为什么总会出现在后来王菲打工的那家快餐店“Midnight Express”呢?电影里讲得很清楚: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习惯,我的习惯呢?就是来这边等阿may下班。阿May 很喜欢来这边,因为那个老板说她很像山口百惠。”
    
      ◆影片中有一段戏,警察663在大排挡吃饭,有位女服务员深情地望着他,然后阿菲从身后拨弄她的头发。
  
  另外,请留意梁朝伟与该女子的表情(镜头回放),双方表情明明写着很熟的样子。可是后来阿菲问663是不是跟该女子“认识好久啦?”,663却矢口否认。这一段情节是不是特别突兀呢?
    
      江湖传言:重庆森林中原本有郭富城,在其中扮演一名与663争女孩子的角色,后来重庆里肯定找不到郭富城的身影。但那个女孩却突兀得令人好生奇怪。
    
      原来,根据剪接张叔平回忆,当时重庆森林上映期赶得太急,一边剪接一边做配音,十分仓促,现在回看起来,有些画面确实比较突兀。
    
      (画面定格)各位观众请留意观察,这位女服务员是那位唱过《我的1997》的内地歌手艾敬
    
      ◆警察633的那间会哭的房子位于中环近半山区,现实中当时是摄影师杜可风的家,楼下是香港"屠猪牛同业工会"的会址。杜可风后来在《光之速记》中写到:“我想任何拍摄电影的朋友都不会轻易将自己的住家借出,作为拍摄的场景,因为后果难以预料……不但自己被逐出家门、流离失所,还要遭受邻居的抱怨、投诉,甚至生活的另一半在忍无可忍之下要求离婚。”
    
      
      ◆苏菲亚·科波拉曾经公开致谢王家卫,但也有些人内心爱慕王家卫但不表露于口头上的:《天使爱美丽》中的艾米丽与阿菲同样有着浅入爱人家中的癖好。
    
      ◆影片中的重庆大厦,位于尖沙咀,是一个小小的平民版联合国,大厦外招牌纵横,大厦内宾馆、食肆、商铺、住宅林立,有人认为其混沌无序难以摸清,故名为“重庆森林”。这里云集了大量印度和巴基斯坦裔香港人,堪称香港的小印巴。王家卫儿时在尖沙咀住过,对此地历史文化别有体会。《重庆森林》为尖沙咀重庆大厦这间乌烟瘴气的廉价旅馆增添了几分迷离的色彩。内地常常有王家卫迷专程来港到此暂住,宛如朝圣。现今的重庆大厦已成为景点,里面的商场经过整修重新开张,并改名为「重庆站」"Chungking Express"(即“重庆森林”的英文片名)。这个名字对它(重庆大厦)来说,足足迟到了十年。
    
      ◆“Midnight Express”是《重庆森林》中位于兰桂坊角落加州餐厅斜对面的路边快餐店。对街张开的柜台形成电影中街头文化感觉极强的场景。该铺位现实中的确是一家快餐店,虽然名字屡次变更,但在兰桂坊一直屹立不倒。
    
      ◆影片的结尾,阿菲给663重新手绘了一张登机证,意味着一切可以重新开始。这是王家卫电影中最为圆满的结局。到了《花样年华》,结局变成了一个假设:如果我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走?
    
      ◆昆汀·塔伦蒂诺对《重庆森林》一见钟情,1995年六月他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场试映会上,介绍了这部影片,他提到在观看本片时,“我不禁流下泪来”。他说他哭不是因为剧情令人伤心,而是因为“我竟然可以如此深深爱着它,而哭起来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