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973阅读
  • 1回复

专访娄烨:这五年我是最愉快的流放者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多氟多
 

发帖
649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1-11-05
娄烨,北京人,第六代导演。1965年3月出生,1989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代表作品有《苏州河》(周迅主演)、《春风沉醉的夜晚》、《颐和园》(郝蕾主演)、《紫蝴蝶》(章子怡主演)等。


  第68届威尼斯电影节于北京时间9月1日凌晨正式拉开序幕,本届电影节为期11天,将于威尼斯时间9月10日闭幕。电影节的“威尼斯日”单元首部竞赛片、娄烨新作《花》(LOVE AND BRUISES),于北京时间8月31日晚举行了全球首映会。《花》是中国导演娄烨在“五年禁拍期”内通过法国资金拍摄的电影,该片大部分场景都在巴黎拍摄,全片法语对白。这也是娄烨第一次尝试拍外语片。片中男主角由去年凭《预言者》荣登法国恺撒影帝的塔哈·拉希姆担纲,女主角则是法国华裔女孩任洁。


  昨天娄烨接受了媒体采访,讲述关于《花》背后的故事,以及他在“禁期”内的生活状态。娄烨表示这五年“是我从影以来最愉快和自由的五年,但这自由代价太大,它使我成为一个中国电影的‘流放者’”。谈及近日被冯小刚导演炮轰的中国电影审查制度,娄烨认为,“由于电影审查制度的存在,使得中国电影市场长期与国际市场脱节”,但他也乐观地表示,虽然“国内市场基本上被电影审查屏蔽”,但中国电影与国际市场的差距在不断缩小。


  被禁五年


  最愉快和自由的五年


  娄烨解禁了,不过禁拍五年,对于一个正处于创作黄金期的导演而言,所要承受的痛苦和压力不言自明。因为《颐和园》违规参赛第59届法国戛纳电影节,2006年,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开出罚单,娄烨5年内不能在国内拍片。


  回忆自己过去的五年,娄烨说:“其实我们一直在争取对话,但是最终我们没有改变被禁的结果。禁拍之后,我们非常失望,在我最难度过的那个时候,我接到了聂华苓女士的邀请,邀请我参加她主持的国际写作计划(IWP),之后我在那里度过了很难忘的几个月,在那里我见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作家学者,和毕飞宇成为同学和朋友。我们经常傍晚去聂华苓老师家聊天、争论,同时也是在那里完成了之后两个剧本的准备工作。2009年在禁拍第三年,我在戛纳的《春风沉醉的夜晚》发布会上正式呼吁提前解禁,之后不久《花》的工作在巴黎开始,一直持续到几个月前。这五年来,我完成了这两部电影,我想说的是,这是我从影以来最愉快和自由的五年,但这自由代价太大,它使我成为一个中国电影的‘流放者’。”娄烨的工作其实一直在继续,所以其经济也没有太大的问题,“我觉得很幸运的是没有对我采用经济惩罚,还给我留了条活路。”


  虽然被禁了五年,但娄烨对于国内电影的发展还是很关心,他感觉中国电影在这5年里没有本质的改变。如果导演不能自由地表达,市场不能自由平等地交易,观众不能自由选择,那么导演拍不出好作品是必然的,投资人利益得不到公平尊重和保护是必然的,大家看盗版是必然的。他还说:“这五年来,我觉得同辈导演并没有获得中国市场的认可是正常的,由于电影审查制度的存在,使得中国电影市场长期与国际市场脱节,而这些导演包括我,几乎都是从地下电影开始的,中国地下电影的主要市场是国际市场,所以说这批导演其实不是什么靠电影节养活的,而是靠国际市场养活的。而国内市场基本上被电影审查屏蔽,所以差距是必然的。但差距在不断缩小,现在几乎已经缩小到一点上。”娄烨透露接下来要拍摄一部商业片。记者了解到,这部商业片依然是娄烨擅长的“与情感有关的主题”,他的目标是上国内院线,甩掉“禁片导演”的帽子。该片剧本目前在电影局审查中。


  《花》开不易


  乌龙一个接一个


  2009年,娄烨以中国香港与法国合资的《春风沉醉的夜晚》参赛戛纳,并获最佳编剧奖。这次参赛威尼斯的《花》被视为娄烨正式解禁后的首部作品(虽然是在“禁期”内拍的),不过该片并非一帆风顺。《花》曾是今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入围热门,但由于制作周期问题最终并未参赛。在错过戛纳电影节之后,娄烨为了让自己的作品尽快与大家见面,他将《花》放到了威尼斯电影节中地位并不高的“威尼斯日”单元,按照娄烨的话说,这是联合制片方和销售方的技术性考虑。


  威尼斯电影节终于赶上了。不过在开展前,电影节官方网站却给《花》开了一个小玩笑,电影节官网此前闹出乌龙,曾主演娄烨《春风沉醉的夜晚》的谭卓、秦昊并没有出演《花》,却把两人列在主演资料上,后来电影节发现了错误及时更正。而北京时间8月30日晚《花》在威尼斯的第一场放映即媒体放映场又出现了小问题,贴片的电影节官方片头只有声音没有图像,观众开始起哄,放映被迫中止了十多分钟,工作人员利用广播解释,由于《花》之前的一部短片出现了状况,导致娄烨的作品受到了牵连。娄烨面对新片状况百出,很淡然地说:“这没什么,很正常不过!”


  床戏很多


  但不为激情而激情


  从《苏州河》到新片《花》,娄烨的电影都在讲述爱情这个主题。娄烨表示,爱情其实面很广,是社会一个缩影:“爱情问题本质上是人的日常生活问题,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问题,同时也是某种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很好的样本和缩影。可以通过微观的爱情看到我们的生存状况和背景,比如阴三儿(北京地下音乐人)一些作品几乎已经超越了很多对今天中国的严肃的社会性描述。”



  至于拍摄《花》的初衷,娄烨说:“《花》的原著作者刘捷给我她的小说,问我是否有兴趣,我看了很喜欢。这次和刘捷工作也很特别,前后大约几个星期,我们在巴黎按照小说故事发生的地点约会见面,讨论故事以及背景。”



  从《花》首场放映来看,该片依然保持着娄烨超大尺度的风格,有大量的性爱场面,从体位到镜位,影片想尽可能通过不同的方式,在床戏中展现女主角“花”的情路历程以及不同对象间的情感关系。娄烨解释说:“影片不是为了激情而激情,这都是要表达女主人公的心理状态。‘花’是一位社会学和法语专业的老师,也是一位兼职的翻译,她一直生活在不同的文化、地域、种族和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的中间。我能够理解她在‘两者之间’的感受,我们大部分人其实生活在‘中间’,活得不是很好,但好像也不坏,有时候非常理想主义,有时候又非常现实和世俗。爱情也是,‘在中间’可能是人的某种真实状况吧。”


  “威尼斯日”单元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多氟多

发帖
649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1-11-05
影迷们把娄烨叫做“娄公子”,我问,“你知道吗?”他微微一笑,“我知道,别人告诉我了。”  称呼“公子”,是影迷对他的偏爱,从《颐和园》,到《春风沉醉的夜晚》,再到今年威尼斯的《花》,娄烨的电影内地观众始终无缘亲见,但依旧以特殊的渠道,在影迷中间流传。但是关于他何时解禁的话题,一直没有明确的消息。
  娄烨告诉我,九月初就解禁,但是具体时间已经记不起来了,反正就这几天。娄烨还说,已经把即将在内地启动的新片剧本交给了电影局。
  面对剧本审查,别人只需要交一份大纲,而娄烨的电影则需要交完整剧本,看来他依旧不那么让人“放心”。有人质疑娄烨为什么那么“不老实”,被禁了还不消停点。娄烨回答,“这不是反抗,是回答。”
  同事告诉我,娄烨采访喜欢说脏字,说话无拘无束,这无伤大雅。但我们交流的这半小时里,他一句脏话没说。
  是他成熟了,还是我俩不熟?我不知道。但我能够感受到,这五年来他面对了太多难题,这境遇在给他带来大麻烦的同时,也给他带来了一定程度的改变。他曾经对媒体说,被禁这五年是最快乐和自由的五年,“表面看我比很多中国导演自由。但一个人的自由不是自由。况且,这自由代价太高。”
  最近几天,冯小刚公开表示,希望审查制度可以宽松,审片委员会成员赵葆华回应,现在的审查制度已经到了底线,一部作品偏离了社会主流价值观、偏离了市场,不应归罪于审查,而是应该好好总结、反思电影出了哪些问题。
  对于审查,娄烨的回答耐人寻味,“现在目前电影审查制度的存在,不能只怪电影局,也不能只怪体制,大家一半一半。什么样的电影人,就有什么样的电影体制。实际上中国的电影审查制度,是中国体制和所有电影人合作的产物。”
  谈《颐和园》被禁
  “我害怕那会是最后一部电影”
  《颐和园》戛纳放映结束之后多久,你知道自己被禁了。
  娄烨:我是提前知道的,但我不知道具体的细节。
  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娄烨:我实际上当时不是想得奖的事儿,我当时想这会不会是我的最后一部电影。
  这已经是最坏的打算了吧……
  娄烨:对,那时候《春风沉醉的夜晚》剧本还没写,实际上后头没有什么计划。当时做得最坏打算,就是很可能是我最后一部电影,我是不是要再回去做动画片什么的……
  我以前和方励(《观音山》《颐和园》制片人)聊天的时候,他跟我提过这个事儿。当时你把《颐和园》拿给他们看了之后,他们全都傻了,他们觉得怎么能这样呢?
  娄烨:我到目前为止,可以承担《颐和园》所有的麻烦,但实际情况没那么简单……
  就是你愿意自己扛,但是实际上一个人扛不了?
  娄烨:从最简单的道理来说,这部电影有四个制片人,有四个制片公司,你不要想着导演可以单独做决定,这是一个非常业余的做法。只是说最后造成的危害,以及最后的选择,我可能介入比较多,因为我本身也是联合制片人之一,所以说,我愿意承担这个,具体的我就不想多解释,而且我已经承担了五年(被禁的代价)了。
  当时方励和我说,娄烨有点不靠谱,然后我问他,娄烨不靠谱,你为什么还要投给他钱?然后方励说,因为我喜欢他,如果娄烨有一天能够在乎观众、在乎市场、在乎资本,我立刻跟他合作。
  娄烨:那我谢谢他了。
  有人说,当时这个五年的禁令,并没有文件通知,就突然间禁了,是吗?
  娄烨:正式宣读的文件,文件复印件现在还在我的办公室,但是律师告诫我不要出示这个文件。
  正式宣读的时候,您在场吗?
  娄烨:在,宣读给我,然后我有复印件。
  《颐和园》的遭遇让我想到了《色戒》中的汤唯,电影的问题由一个人来承担。
  娄烨:实际上是两个人,还有一个制片人耐安,是我们两个人接到的禁令。汤唯的情况我不知道,但是我在那个希望解禁汤唯的请求文件上签了字,就是希望不要禁演员。当然,这已经是一个你必须做的事儿,因为你在被禁期如果有另一个人被禁,这是你的功课,你必须做的。
  谈《春风沉醉》创作经历
  “每一刻都准备被终止拍摄”
  因为《颐和园》,你被禁了五年,但这段时间你没有停下工作,而是又拍了两部电影(《春风沉醉的夜晚》《花》)。一般人可能就老实了,不再拍电影,但是你选择继续坚持创作,有没有怕害怕被继续禁掉?
  娄烨:我回答过,这不是反抗……
  是回答……
  娄烨:对,真是这个意思。因为我觉得现在反抗是没有用的,但是对话有用,从电影人来说,从导演来说,对话就是工作。我的态度很简单,既要说也要做,不然你改变不了什么。你要不接受所有的,也别叫苦,也不要去批评,你就接受。
  现在好像大多数人都是在这么做……
  娄烨:对,但是接受而批评,我觉得不是特别恰当的,你接受就接受,就不要再发牢骚了,你就面对这现实,这也是一种工作,这种工作也是很有效果的。但你接受了,但又不服,这没有任何帮助。
  你觉得电影局可以理解到你与他们对话的方式吗?
  娄烨:这个就不归我管了,我只做能做的,管不了太多,我就是做电影的,我管不了太多大的形势,这是我无能为力的。到目前为止,我只是做一个电影人份内的工作,我的批评也仅限于电影范畴,这是我的自律。比如说我认为电影审查制度确实是不合理,而且确实应该改变一点,一点点来,我有说这个。但要涉及到一些更大的东西,我会停止,因为超出了我的范围。
  《春风沉醉的夜晚》全部是在中国秘密拍摄的吗?
  娄烨:《春风沉醉的夜晚》所有的拍摄工作都是在中国完成的。为什么我使用DV,因为这是所有人都可以获得的设备。如果说对影检行为上有一点(反抗)的话,那就是《春风》,《花》不是关于电影审查制度的事儿,是别的问题。《花》的那个拧巴,不是留法学生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是所有人的问题,所以这个影片不是为电影审查制度拍的,只是继续我的工作而已。
  《春风沉醉的夜晚》是秘密拍摄,当时有没有担心遇到人不让你们拍?
  娄烨:当时拍摄是比较不踏实的,就是整个制作过程,每一刻都还在准备如果停下来怎么办,这不是一个好的感觉。
  有没有被阻止拍摄?
  娄烨:没有,其实《春风》我得到的帮助是更多的,这也是让我特别高兴的一件事儿,大家都非常地配合,我不知道因为什么,我也不想去问这个原因,但是我感受到这种配合,我就非常感谢《春风》剧组整个的团队,因为实际上没他们的合作,我想拍一部电影不可能,这就是实际情况。
  谈戛纳获最佳编剧奖
  “官方保持沉默就是进步”
  《春风沉醉的夜晚》获得了戛纳电影节的最佳编剧奖,但是很多媒体都没有报道……
  娄烨:好像是,对,他们告诉我的。
  会有别扭的感觉吗?
  娄烨:还是正常的吧,从整个(局面)来说已经可以了。当时我认为,没有官方反馈就是进步,我跟西方记者是这么说的。没有继续指责我,或者说他们保持沉默,没有反馈就是一个进步。虽然这个进步有点小(笑)。这部电影,能够完成国际销售,能够进电影院,这是拍之前没有想到的结果。
  但是外国媒体还是习惯把你当作反抗中国电影审查制度的人,今天我看到的电影节场刊上还是这个标题。是不是觉得,西方人把你标签化了?
  娄烨:那肯定,但是我也无能为力,就像我对体制无能为力一样。他这么理解这个事儿,当然有他的视角和他的偏见,我只能说我的态度。
  这让我想到了被伊朗政府禁止拍片的贾法·帕纳西……
  娄烨:我知道,我也在呼吁释放他的文件上签字了。
  会有人嫉妒你的成绩吗?
  娄烨:我想没有人会嫉妒禁拍五年吧!我肯定。
  谈解禁后新计划
  “没想过和明星合作”
  九月初你就解禁了,有没有给电影局送剧本?
  娄烨:已经送了,正在审查过程中。
   就是一个剧本大纲吗?
  娄烨:已经到剧本阶段了,我们也把剧本准备好了。
  那也就是说,大纲已经批过了?
  娄烨:没有,大纲没有批准,才调剧本看,是这个过程。
  但是一般的导演好像……
  娄烨:一般电影送大纲就可以了。但对于我们的态度,是我想到的,所以我们准备好剧本,然后我们也希望能够把剧本给他们看,然后我也希望等到反馈意见,这是我想做的事情,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得到具体的反馈意见。
  你会在新片和很多明星合作吗?
  娄烨:不会吧,不知道,我还没有想到那个问题。
  大家还有这样一个担心,你回到内地,可能会不适应现在的观众欣赏电影的趣味,你怎么回答这问题?
  娄烨:肯定有不一样的观众群,如果说能针对不同的观众群,那就好的多,但是这就需要电影多样一点,但这和电影审查有关系了。一种电影审查出来的片子差不多是接近的,所以也没法给观众分类。还是要解决一个根本问题,就是能不能让电影审查制度良性一点。
  谈当下审查制度
  “是中国体制和电影人的合作产物”
  你觉得现在回归,可以适应现在内地的规则吗?
  娄烨:我不知道,我试试,反正也试过好多次了。《苏州河》试过,《紫蝴蝶》也试过,《春风》实际上也在试,就是说我拿一个家用的摄像机,能在中国拍电影吗?我在法国能拍一部法语片吗?还是在试,就是我不知道结果。
  很多人说了一些事情,促进了一些事情,哪怕一点也行,就是让它处在一个现在的状况,这已经很不容易了。但还是需要一点反馈,正常的反馈,打你一下疼不疼,你别忍着,你疼,那你就叫出来,就很简单的一件事儿。
  但是现在有些中国的电影人,挨一下打,不喊疼,还喊爽,然后偷着去数钱。很多香港导演,非常快就适应了内地的规矩。
  娄烨:我一直说,现在目前电影审查制度的存在,不能只怪电影局,也不能只怪体制,大家一半一半。就是说什么样的电影人,什么样的电影体制,你能扛下来,这个体制就在那,你扛不下来,制度就不在了。实际上中国的电影审查制度,是中国体制和所有电影人的合作产物。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